2020年01月25日

飲食

【魚婦養成筆記】煙仔?煙仔虎?傻傻分不清楚?

好久沒去逛菜市場,今天在攤子上看到一尾體型圓滾滾、長著漂亮藍黑條紋、牙齒超利的魚,好奇問老闆:「這是鯖魚嗎?」老闆說:「不是啦,這是煙仔虎!肉很軟很好吃,不是煙仔喔!」我:「???」結果在旁邊用手機估狗了快十分鐘……原來跟「煙仔」發音相關的魚,有三種!

【朝食部】荷包蛋

一日之初,希望能簡單卻不簡單。煎一顆荷包蛋應該是最簡單的了,是只需一鍋一鏟就可完成的蛋料理,不像炒蛋還得多費一碗一叉打散蛋液,不像水波蛋得等水燒滾,還得攪拌加醋再動用撈杓;但荷包蛋也是最不簡單的料理了,下蛋時鍋夠不夠燙,油夠不夠熱?蛋要翻面嗎?還是折半,還是要澆點水加蓋燜呢?

【農食部】一起挑戰下個年度的餐桌

一件事情的結束,常是另一段故事的開始。原住民紀錄片《如是生活,如是Pangcah》記錄港口部落老頭目的「美」式生活,Pangcah是花蓮阿美族人的自稱,老頭目表露對文化流失的憂心,並對後輩說了令我印象深刻的話,「我在前面幫大家砍草(走出一條路),但是孩子,我累了,什麼時候換你們?」

【餐桌通信】特別喜歡的料理片刻

敦子老師你好: 秋天最適合煮湯了,適合拉板凳顧爐火,適合撇去殘渣浮沫。想想過去在北海道,這個時候應該已經飛來第一隻雪蟲,預告要下雪了吧。那時我們開始搬春天砍好的木柴,計算一個冬天暖爐需要的量,堆成一座山才安心。

【食事旅行家】巧克力玉米漿的榮耀

馬雅文化源於熱帶雨林,大大小小的城邦遍及墨西哥東南部、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薩爾瓦多、貝里斯。我在瓜地馬拉和當地考古學家安娜一起吃早餐,我們點了巧克力玉米漿(atole de chocolate)。安娜說:「每次聽到外國遊客稱呼馬雅為『失落的文明』,我就一肚子火,彷彿我們馬雅人全死光了一樣——我們明明都還活得好好的!」

【南洋庶物學】咖啡店喝的是咖啡,也是生活

新加坡組屋是推行數十年的公共住宅計畫,超過八成的國民住在組屋。政府規劃組屋的邏輯就像在玩城市建造遊戲,必須在一定密度的住宅範圍內配置綠地和公園,還要有一家走路就能到的咖啡店。

【田野保存食】宜蘭釀造的空窗期

宜蘭的地理位置決定了它的命運。氣候上完全獨立於臺灣島內的其他區域。常常颱風一來的時候,宜蘭人全都繃緊了神經,而西部的人幾乎無感。回到宜蘭這20年間,我練就了一身算命的功夫,只要看颱風切入的角度,就知道這次影響的程度。如果是從南澳以北到三貂角以南之間登陸,就只好摸摸鼻子,乖乖的把長期閒置在屋外的鍋鍋盆盆、東東西西全都收回倉庫屋內,否則等颱風過後,全部出清一件都不會剩下來。

【農食部】用餐桌守護世代保種人

中秋連假,我們跟屏東萬安部落共同舉辦了一場餐桌活動,地點就在萬安溪旁。享用美食前,我們出了一項功課——沿著溪畔採集喜歡的野草、花葉,敲拓自己的餐巾布。

【南洋庶物學】一串入魂的大馬沙嗲

打開網路地圖搜尋加影,會發現這裡標記密密麻麻的沙嗲店。不過地標終究是平面,沒辦法體現全城烤沙嗲的震撼,前陣子我和當地友人去加影吃沙嗲,下車就聞到空氣瀰漫一股濃又嗆的煙熏味,對臺灣人來說,這股味道真是貼切地召喚中秋節的既視感。

【食事旅行家】等待食物掩蓋咕嚕聲的日子

我在菲律賓的貧民窟買過鴨仔蛋,在柬埔寨偏鄉買過臭魚醬配白飯加生菜,印尼再鳥不生蛋的小島也有賣炭烤沙嗲串,印度的遊民吃得到幾盧比一個的炸咖哩餃,墨西哥的擦鞋童也能負擔幾披索的玉米粽。

熱門

雜草型紅米降低收穫率 農試所3步驟教農友保收成

近5年來臺灣水稻田中混雜雜草型紅米水稻自生苗的情形日漸普遍,雜草型紅米本身口感品質不佳,生長田間還會跟栽培稻株搶養分,造成稻株碎米率提高,影響產量。農業試驗所透過分子標誌技術,建立全臺紅米分布熱區圖資,並發現其存在由南往北傳播繁衍的趨勢...

「黑白切」怎麼來?從一道臺灣經典小吃 搞懂你究竟在吃些什麼

在臺灣,常常可以看到許多攤販、小吃店在招牌上寫著大大「黑白切」三字,店家案頭前會放著很多不同的內臟與肉類部位,點餐單上甚至還會有許多神秘的名詞:「脆管」、「脆腸」和「粉腸」等。這些彷彿黑話的名詞,聽起來好像差不多,但其實都指稱著不同的解剖部位,吃進嘴裡的口感與滋味也有著很大不同。這些名詞,是屬於饕客們與店家的豬隻解剖學,用詞正確,才能吃到心裡所想的部位;了解這些名稱,才能順利點單、大啖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