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
【菜市人生場】潤餅──永遠帶不走的思念

嘉義朴子市場內,有一潤餅攤,招牌上同時寫著「潤餅」與「春捲」。在我的理解上,都是指那以薄皮裹著熟料的冷食。然而有人堅持「春捲」是炸過的、體積較小,且常作為辦桌菜菜餚。我想是作法的不同,本意都是那捲春天時享用的食物吧。

封面故事
阿嬤湯裡的豆子文化,推動部落農作復育保種

前些日子回山上老家,特別去拜訪了豆子奶奶夫妻倆,非常熱情好客的豆子奶奶伊布(Ibu)端出一鍋豆子湯說:「Heza di 阿嬤湯`un, dia moza!」(這裡有阿嬤湯啊,來吃吧)
有趣的是,最近伊布奶奶經常會把豆子湯說成「阿嬤湯」,這在我的部落裡形成一股流行,許多人也會脫口說阿嬤湯,部落有一間年輕夫婦經營的野菜風味餐廳,其中一道餐就叫作「阿嬤湯風味餐」,據說相當的受歡迎,許多人慕名而來。

藝文
【小村畫誌】阿嬤的新衣

那一年,爸爸媽媽跟我們孩子說,要去親戚家喝喜酒,順便出去玩。我們聽了好開心,那幾天大家都在想著出去玩的事情,一心期待那天的到來。只是妹妹突然跟我說,她有點擔心。我問她,妳擔心什麼呢?她說:我們的衣服都髒髒的,怕被人家瞧不起。

藝文
【影吃相談室】遺忘之後,至少料理滋味還在

如果有一天,我們喜愛或是在乎的人終將消逝,該用什麼方法去留住記憶,或者說,該用什麼方法讓人們不致於遺忘得太快,太過絕情。

藝文
【私的讀書單】書讓人得以看到自己的所在座標。

暗自反省,最近一年總是如此:想說要找誰來一起做點有趣的事,約見面,興致高昂地丟想法,將想像力的邊際激盪得更為寬廣,結果都像這樣,彷彿本來就不曾見過面。

飲食
【朝食部】白煮蛋

雖然在這世界裡,花枝招展的早餐好多,但大部分的早晨,我只想吃一顆白煮蛋。「熱熱的,鹹鹹的,然後一點點飽的就好」,當早起的胃口冒出這些願望,我就會去煮蛋。

飲食
【魚婦養成筆記】虱目魚全身都能吃也太威啦!

身為臺南人,最熟悉的魚,應該就是虱目魚了。在下身為一個不會吃魚的廢物級主婦,我跟任何魚都不熟啊啊啊。生平第一次到臺南最貴、海鮮最有名的水仙宮市場買魚,讓我深受震撼的,不是價格比其他菜市場高尚三成,而是我發現,虱目魚的賣法和其他魚,不一樣!

飲食
【農食部】來,喝湯

從來不覺得我們Kazalisiyan 〔註1〕的湯有什麼特別。直到婚後,從東部搬來的先生──小民,跟我分享他的喝湯經驗,我才開始注意排灣人處理一鍋湯的特色與智慧。

海南雞飯
飲食
【南洋庶物學】沒有醬料,就不是完整的海南雞飯

走在新加坡的街上,總覺得這裡好像真空的世界,路邊沒有垃圾、沒有噪音,也沒有氣味。只有熟食中心(Hawker Center)不一樣,雖然是開放的空間,但所有聲音和味道都被鎖在裡面,人群的汗臭、火炒的菜香、魚露蝦膏的腥味……,這些氣味層疊交纏,構成我在新加坡日常的嗅覺記憶。

飲食
【西大陸食旅】值得讓人告別溫暖季節的菌菇

最近住在德國柏林,這是稍微偏北的城市,北緯52度,相當於黑龍江的緯度。初來此地,凡事都是新的,沒有前例,等待摸索。比如,當我看見一片黃葉,一樹黃葉,接著一地黃葉,卻沒有辦法馬上明白,這裡的秋天與冬日,會來得如何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