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看不見的人】黑夜裡的抓雞師傅

在一個初秋微涼的晚上,和朋友約好前往位於屏東縣鹽埔鄉的養雞場,他們家經營多年的養雞場今晚有一個特別的工作事項——種雞場派師傅來抓種雞。原來種雞場除了有小雞的「性別辨識員」之外,也需要到養雞場挑選精良的種雞回去配種繁殖。晚上抓雞師傅們的任務是抓已飼養18週左右的雞僆仔(母雞),如果要抓公雞,就會利用白天來仔細辨識挑選最優質的公種雞。

永安鰻苗寮
人物
【看不見的人】永安沙灘的鰻苗寮

每到冬季夜晚,沿海淡水出海口就會聚集捕撈鰻苗的漁夫。在鰻苗寮裡的邱大哥說:「以前什麼都撈,一年四季都有魚苗,夏天撈虱目魚苗、蝦苗、蟹苗、鱸魚苗等,冬天就捕鰻苗,但現在全都可以人工繁殖了,除了鰻苗到現在還是沒辦法,如果鰻苗也可以人工繁殖,就不需要這麼辛苦的跑來海邊撈了!」

人物
【看不見的人】漁港冷凍廠的出漁工

在漁行口負責卸魚的碼頭工人,稱為「出魚班」,然而除了碼頭卸魚的工作之外,他們還要負責將漁獲運送到冷凍廠,並以人工搬運的方式搬入冷凍庫,所以又稱為「出入庫」。

人物
【看不見的人】沿海魚塭的顧塭人

平日經過養殖魚塭的空曠地區,通常都很少看到有人在活動,唯一有活力的就是塭池辛勤轉動的二葉水車,嘩——嘩——嘩——地攪拌著池水,偶爾會有一兩尾虱目魚或鱸魚躍出水面,還有護堤上看見陌生人就狂吠的野狗,以及因騷動而飛起的鷺鷥,魚塭是沿海靜謐的曠地。

人物
【看不見的人】種雞場的鑑定員

嘉義鄉鎮有許多培育雞苗的種雞場,在種雞場裡有一種特殊的工作,就是幫剛孵化的小雞做性別鑑定,他們必須在兩三秒內辨別出雞角仔(公雞)或雞僆仔(母雞);每天檢查可愛小雞的屁股似乎滿輕鬆療癒的,但其實從事這工作必須要有異於常人的耐心和細心,因為每天要長時間全神貫注地辨識數千隻小雞,且不能出差錯。

人物
【看不見的人】都會近郊的菱角田

以前念書在臺南市官田鄉大崎村住了一段時間,學校附近有許多菱角田,每到秋冬就是菱角採收的季節,省道上也有許多現炊菱角的攤販,假日偶爾會買幾包帶回老家,品嘗官田菱角的滋味,當時我就很好奇帶著斗笠與包巾的農婦們是如何栽種菱角?

人物
【看不見的人】漁行口的大鯤組

滿載的漁船進港後,由大鯤組奏起勞動的樂章,但卻完全看不見他們的身影,若偶然在漁港邊看見卸貨的場景,除了岸上工作的人之外,別忘記船艙底下還有一群人正揮汗賣力的工作著。

人物
【看不見的人】南大西洋的冷凍艙

5 月中旬過後,在西南大西洋漁場作業的魷釣船會開始陸續返航。駐留漁場三個多月的魷釣船,通常都會轉載三、四次,當大艙(冷凍艙)已達七分滿,船長就會聯繫運搬船來轉載,在大海上轉載作業可不輕鬆,而且需要 動員全船船員。

人物
【看不見的人】都會近郊的菱角田

以前念書在臺南市官田鄉大崎村住了一段時間,學校附近有許多菱角田,每到秋冬就是菱角採收的季節,省道上也有許多現炊菱角的攤販,假日偶爾會買幾包帶回老家,品嘗官田菱角的滋味,當時我就很好奇帶著斗笠與包巾的農婦們是如何栽種菱角?

人物
【看不見的人】荔枝園裡的養蜂人

在盛開檨仔花的產業道路裡騎了很久,路越來越窄陡,附近果樹也變得紛亂茂密。這片山丘零星分布著兩三個養蜂場。阿發的養蜂場就設在小路盡 頭的荒廢果園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