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醉人植物》不只能釀蘭姆酒 甘蔗甜甜真會醉人

甘蔗來到新世界,除了帶給我們蘭姆酒,也帶給我們另一件事──奴役。16世紀初期,歐洲的商船就航向西非,再從那裡航向加勒比海的甘蔗園,將奴隸帶給他們的貿易夥伴,開啟了人類歷史上最慘無人道的一章。在甘蔗田裡工作毫無喜悅可言,炙熱的高溫裡,必須用大刀砍下甘蔗,在強大的石磨裡壓榨,然後放入炙熱的鍋裡熬煮。

新聞
【菲觀糖事】之四:失敗的土地改革

新年與聖誕節對菲律賓人特別重要,Virom見我獨自一人,便邀我跟他一起回家過節。任職NFSW(全國蔗糖工人同盟)的Virom平時在艾斯卡蘭塔(Escalante)工作,只有放長假才會回到維多利亞(Victoria)。

新聞
【菲觀糖事】之三:控制一切的美國

如果說,菲律賓的糖業從西班牙殖民時期開始發展,那將它推向黃金時期,則要從美國接手開始算起。

新聞
【菲觀糖事】之二:殖民與糖

Lemuelp Honor剛從台灣回到菲律賓。一見到我,連忙滑手機,讓我看看他們一家的旅行,即使他只去台北,仍讚賞連連,「台灣生活真便利。」這個生長在獨魯萬(Tacloban)的小商人很是羨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