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通信】甘味消暑提案

文字.攝影/林品嘉、佐藤敦子 翻譯/馬力

敦子老師你好:

東京的夏天還好嗎?

臺灣的夏天,如果不先大吃一些冰冰涼涼的點心,在身體內建冷氣的話,實在沒有走在豔陽下的勇氣。尤其等紅綠燈的時候,大家尋找陰影的功力都很厲害,剛回臺灣沒多久的我,總是搶輸一步,啊又輸了,倒數著漫長的紅燈酷刑。

既喜歡喝熱湯,又必須灌涼水的夏天,覺得每天肚子都很脹,更別說那豐富八寶山般的剉冰料,只有一個胃真的不夠。帶著外國朋友前往冰果室,站在冰櫃前,解釋那五顏六色、各種口感的配料,習以為常的自己也意外覺得有趣。

有一次,日本小男生指著一排不同顏色,看起來像果凍的配料問我「那是什麼?」我用好理解的單字說:「白色透明的呢,是石花菜凍,海藻做的,味道像在吃海!?中間那個是愛玉凍,用一種臺灣才有的樹的果實種子,在水裡用手搓著搓著就會結成凍,很神奇吧!你一定要吃吃看。然後黑色的是仙草,用藥草熬煮的,吃起來有點像咖啡凍。」講完這一連串,自己都不禁覺得臺灣點心真是個性鮮明、像魔女熬出來的,聽了誰敢吃哈哈哈哈,轉頭一看,小男生一臉驚悚地說那我要加這三個。想想綠豆湯、白木耳、蓮子湯、各式涼凍,很多臺灣甜點都是用乾貨就可以做的,乾貨竟可為夏天帶來綠洲般的救贖,不是魔法是什麼?

也有懷念日本夏天的時候。在日本認識的南臺灣朋友,激動地對我說:「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喝什麼嗎?薑汁汽水!很辣很辣,辣到胃的那種!」沒錯,日本的咖啡廳常常有自製薑味糖漿加上刺刺的蘇打水,真的很過癮。我說,交給我,這個辦得到,我們花了一個下午切薑刨薑熬薑,為了得到記憶中辣到胃裡的薑汁汽水,大滴汗小滴汗,才做出兩杯,你一杯我一杯,就為一瞬間的跳躍時空。

 

品嘉桑你好!

真的是很熱啊!每年都很害怕夏天的到來。不過想想可以吃到的食物,夏天好像也就沒那麼可怕了。臺灣是很熱的國家,所以夏天會有很多好吃的東西呢!

臺灣的甜點像是仙草、龜苓膏、木耳等,很多對我來說,光聽食材會覺得「這真的是甜點嗎?」(雖然好像對身體很好)不過我想這些應該都是可以對抗暑熱的智慧吧!

而東京的話,似乎從我上高中那時開始,熱度就上升了一級。在那之前,雖然白天很熱,但早晚會吹來陣陣涼風,可以過著沒有冷氣的生活。現在則是熱到沒有可以把冷氣關掉的一刻(我想,都可以在地上煎荷包蛋了吧)。

由於夏日倦怠症的關係,總是忍不住想吃冷的食物,例如在冰箱冰得透徹的西瓜、桃子、冷奴(冰豆腐)等。這樣的日子過久內臟都寒了,接下來就會吃不下東西……。大概因為如此,我看到臺灣人大熱天還是會喝熱湯。然後品嘉提到製作薑汁汽水的薑,也是可以溫暖身體的,所以我每年都會煮薑糖汁。

我們家的夏日甜點是冰紅豆。把紅豆煮熟後放入少許砂糖帶出甜味,冰起來吃。可以在上面放冰淇淋(推薦香草口味或抹茶口味),也可以再放白玉丸子。在大熱天也可以放上冰塊,甚至還可以放上切成四角形的寒天凍(跟洋菜一樣)。紅豆不只營養價值高,對減肥似乎也有用。雖然煮紅豆時很熱,但一次做多一點就可以冷凍,很推薦喔!實在沒有別的這麼棒的食物了!(不是幫紅豆農人說話)

今年不如就來煮煮看紅豆吧!

PROFILE

林品嘉 2011年成立「100個,冰茶、水果、家庭料理。」工作室,擔任一人農產開發局。感受臺灣帶給自己的澎湃與大方,並期許自己永遠知道她的可愛之處。

佐藤敦子 日本料理研究家,為「肚子料理生活工作室」主理人,也是狗狗Tinker跟Moomin的媽媽。目前居住於東京,除在自家教授料理,也不定期來臺開設課程。


更多文章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8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