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照看乳與牛的超人特攻隊

獸醫龔建嘉

文字/李怡欣、廖詠恩 主圖攝影 林韋言

除了牧場酪農,還有一群幕後功臣照看著乳與牛的狀況──有營養師把關飼料配方,乳牛得以吃飽吃巧頭好壯壯;指甲長了容易受傷,交由修蹄師協助修剪;各種疑難雜症,大動物獸醫使命必達;乳品的品質則由品保員把關,他們是鮮奶背後的超人特攻隊。

大型月子中心的乳牛醫生——鮮乳坊創辦人、大動物獸醫龔建嘉

乳牛獸醫分成「駐場」跟「出診」兩種工作型態,駐場獸醫負責例行性的診療工作,出診獸醫則會巡迴多個牧場。我目前負責十多家牧場、約三千頭乳牛,工作內容主要是定期的內科檢查,視牧場規模大小,每兩週到一個月看診一次。其他時間也要隨時stand by,如果有外傷、難產、第四胃異位等臨時狀況,即使是半夜也要立刻到牧場動外科手術。

牧場就像大型月子中心,獸醫主要關注產前產後的狀況──幫發情的母牛人工配種授精,懷孕期間追蹤小牛是否健康,產後子宮卵巢有沒有發炎受傷等等,產後60天內的乳牛最容易生病,這段期間要特別注意牠們的狀況。

我通常一天安排兩到三個牧場,在早上8、9點牧場工作告一段落後開始看診,左手戴超音波儀器,從肛門伸入直腸觸診,只要一分鐘就可以判斷消化、泌尿、生殖系統的狀況。最高紀錄是一天跑了十個牧場,從清晨工作到晚上11點。日本每一千頭牛就有一個獸醫照顧,臺灣有五百多個牧場、13萬頭乳牛(含肉用),有證照的乳牛獸醫卻僅30位,雖然這十年有慢慢增加,還是供不應求。

看診過程常會發生臨時狀況,例如沒有適合開刀的地方,就要拿水桶疊木板應急;有次開刀到一半,牧場養的一隻很兇的狗,竟然掙脫鎖鏈衝過來,而且當時是休息時間,沒有人可以幫我。雖然有屎有尿有蒼蠅,日晒雨淋都在戶外,但可以定期巡迴牧場,看到母牛小牛均安、生生不息,且跟乳牛與酪農建立如家人朋友般的關係,是我很喜歡的生活方式。

超音波儀器
(攝影/林韋言)

牛隻零跛足的願望——梅桂牧場修蹄師甘名恩

牛跟人一樣要定期修剪指甲,將蹄該有的角度與形狀修飾出來,最好是每半年護蹄一次,否則牛蹄容易受傷,原本光滑的表面出現裂痕、磨損的痕跡;牛會痛到拱起背、抬起某隻腳走,走路一拐一拐的,行動力減退、沒有食慾,連帶影響身體機能,甚至無法產乳。

2019年,我去美國進修為期一週的修蹄課程,早上上課,下午用來自屠宰場的冷凍斷肢練習修蹄。初學者必須拿尺量角度,但老師不需要,五分鐘內就可以完成一隻牛的護蹄作業。

有一次家裡牧場有隻牛的三腳趾潰爛,三腳趾一旦有病變就很嚴重,修起來很麻煩,早期沒有人願意處理。我一撬開蹄尖,就聞到很濃的腐臭味,裡面整個潰爛,我修了快三個小時,在患處黏上木片,讓傷口不會直接碰到地板,還開視訊跟美國老師討論,確認我做得正確,只是情況太嚴重,所以牠還是只能靠腳後跟走路,後來牠因為年紀大了,就自然老死。

我有從美國帶回修蹄用的膠水,推薦給臺灣的廠商,很多傳統的膠水才剛黏好木片,結果牛一走動就掉下來,美國的產品黏著性很好,大家接收度滿高的。

臺灣目前只有二十多位修蹄師,人力嚴重缺乏,我也是養動物的人,看到牛跛腳會很心疼,希望未來能再去美國進修,把專業課程帶回來,並且跟大動物獸醫、營養師合作,全方位地維護牛蹄的健康。

梅桂牧場修蹄師甘名恩
(圖片提供/甘名恩)

鮮乳品質的把關者——初鹿牧場鮮乳品保員蔡昀霖

初鹿牧場的生乳是初鹿牧場自產與向其他五戶契約酪農戶收購,我們品檢人員每天早上6點半就要去各個牧場採樣生乳回來檢驗,當品檢人員到牧場後,會先確認乳槽溫度保持在10℃以下,且在攪拌均勻後採樣,以免影響檢測。

採樣的生乳先以目視與嗅聞方式,看顏色或味道有沒有異常,接下來依序檢測抗生素藥物殘留、酒精試驗、比重試驗、酸度試驗、成分分析、體細胞試驗、總生菌數實驗等項目,目的是檢查生乳是否符合法規規範,也同步確保乳品品質與新鮮,如果只要一項不符合農委會訂定的標準就不會收。

生乳計價目前採冬(12至隔年3月)、夏(6至9月)、暖(4、5、10、11月)三段式計價,夏期最貴、冬期最低,且收購價會依成分及數值變動而有所差異,連帶影響到收購價,所以酪農戶都會很在意自家生乳品質。品檢人員檢測時,如果數值跟前一、二天比波動較大,我們就會主動通知酪農,作為酪農即時調整的依據。

初鹿牧場鮮乳品保員蔡昀霖
(圖片提供/初鹿牧場)

Facebook Notice for EU!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and post FB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