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婦心底話】我怕了窯烤麵包

文字劉崇鳳 插畫/謝佳君

多年前,還住在花蓮壽豐時,曾有段時間我們小夫妻與一個農場合作,一同販售窯烤麵包。

從前一日備料、揉麵、撿柴、劈柴,到隔日黎明4點起床,理柴、生火、控溫……然後才開始,窯烤麵包。

每週六清早一百個麵包出爐,8點準時送至市區的農夫市集販售。量化的結果,是我們犧牲了生活。麵包師小飽的鬍子越來越長(顯示為頹廢),我越來越瘦,疲累時兩人時常吵架,一次我開車送麵包到市集,一邊開一邊便哭了起來……

明明是為理想努力,生活卻不知不覺變了調,不知從何調整起,時有壓抑委屈。麵包雖受歡迎,風光的外表之下,內裡卻充滿掙扎與煎熬。

所以,不若一般人對窯烤麵包充滿期待與幻想,我懼怕窯烤麵包。

算一算,小飽經手過的窯大概有六、七個,從土窯、磚窯、桶窯,然後又回到土窯。自家沒蓋窯,我們與窯卻相當有緣,總有人家或是學校,請小飽前去窯烤麵包。小飽卻不常答應,不是他懶惰,是遍尋不著熱情。

那段沉重的窯烤記憶成為某種歷練,好一陣子,我們不再窯烤。

去年夏日,至加拿大友人的農場生活一個月,看見友人自建的窯,我們不無驚奇,跑這麼遠也能遇見窯!一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覺蔓延開來。

那時我們天天一起工作、一同共食,越來越喜歡那農場,基於對料理的熱忱和對友人的愛,小飽每天都早起做早餐,農場生活的充實與詩意鼓舞了小飽,有一天,他主動提議做窯烤麵包,我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於是乎,我們到超市買麵粉、酵母,想著農場的孩子喜歡原味麵包,那烤全麥麵包吧! 再來一種不同的口味:採摘一些茴香、用農場自栽自烘的番茄乾,做茴香番茄麵包。

窯烤這麼開始了。

為了開窯烤麵包,友人煞有其事,其他食材紛紛登場。我們在家討論窯烤的食材,配合窯溫排序。除雞肉、麵包、豬肋排外,還有馬鈴薯、茄子、洋蔥、大蒜、甜菜根……以及最後的蛋糕。

PROFILE

劉崇鳳 鍾愛書寫、鍾愛吟唱、鍾愛獨處、鍾愛即興舞蹈。沒了這些,她什麼也不是。然則生活被各式農務和人際關係所沖刷,卻因為這樣,生活才落地有聲。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9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