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4日
首頁 新聞 沒有健全的食魚教育,何來海鮮文化?

沒有健全的食魚教育,何來海鮮文化?

還記得上一次吃魚是什麼時候嗎?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全球對水產品的依賴逐年攀升,從1990年代的14.4公斤、2013年的19.7公斤,到2015年時已突破20公斤;而臺灣國人平均約為34公斤,高於平均值1倍多。也許正閱讀文章的您並不像我每天食用海鮮,但從飯店的海鮮吃到飽Buffet、漁港海岸的海產店、街道巷弄的海產攤和夜市的海鮮小吃,從各類以海鮮為主打的飲食,就不難看出臺灣人有多愛吃海鮮。

海鮮季缺少敬海文化

從臺灣頭到臺灣尾、從春季到冬季,都有由各縣市政府舉辦的海鮮季:屏東縣東港黑鮪季、臺東縣成功旗魚季、臺東縣蘭嶼飛魚季、花蓮縣曼波魚季、宜蘭縣南方澳鯖魚季、新北市萬里螃蟹季、基隆市鎖管季、高雄市烏魚節、澎湖縣白沙鄉丁香魚季等。

但上述除了蘭嶼飛魚季中有著達悟族敬海文化,以及宜蘭縣南方澳鯖魚季中一小部分有謝海的祭魚外,其他的海鮮季都只是為了「促銷海鮮」而舉辦的活動。

各縣市政府無一不使出渾身解數鼓勵大家用力吃!拼命吃!發狠地吃!彷彿這些生命是人類的九世之仇般,非要大啖牠們血肉將之殲滅殆盡。活動一年一年辦,我們究竟吃了些什麼?

何止海洋文化,連海鮮文化都沒有了

很多人說:「臺灣沒有海洋文化,只有海鮮文化。」

這點我可是大大不認同,因為臺灣根本連海鮮文化都沒有!的確,臺灣海鮮曾有過「文化」,在不少俗語都可一窺當時的海鮮文化,由物種生態、品嚐嘗海鮮和討海打漁所衍伸出來的民情風俗,擁有的是敬天畏海惜食的精神。但隨著物質生活的富裕,現今臺灣的海鮮早已毫無文化可言!現在臺灣人食用海鮮,不再是追求蛋白質需要、更不是追求口慾美味,而只是在追求一個虛榮的「名字」。

好比最簡單的生魚片,臺灣總是要沾上滿滿的綠色芥茉醬油泥,除了養殖鮭魚尚能吃出濃厚的飼料味,其他無論是白肉魚或紅肉魚,均無一倖免只剩下辛嗆的化學調料味。

又為了掩蓋不重視水產品保鮮,千篇一律地採用椒鹽、糖醋、麻辣或大量辛香料的重口味烹調方法掩蓋腥臭味。加上大眾普遍缺乏海鮮常識,寧可貪小眼前的便宜,反花了冤枉錢買到不好吃不新鮮的海鮮,再怪罪臺灣本地水產又貴又難吃。但究竟是臺灣海鮮差,還是不懂得吃海鮮呢?連最基本的「品嚐」都不懂,又如何算是有「文化」呢?

AO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全球各地區平均水產食用量。

食魚教育不該僅有吃

追根究柢在於國人缺乏一個健全的食魚教育,臺灣目前其實有不少縣市都有針對國中小進行「食魚教育」,但內容都只有名字介紹和營養成份,僅少數有生產捕撈認識。說穿了只是打著「食魚教育」旗幟的「加菜」,孩子們只被教導「要多吃海鮮」如此不知所云的食魚教育。

食魚教育不該僅有「要吃」,現今臺灣並不缺乏蛋白質等各項營養來源,若只是為了營養而吃,不免流於低俗簡陋。「吃」不能再只有「吃」,而是必須吃出一個先進國家該有的文明素質。完整的食魚教育,以臺灣本地物產優先,並包含以下五項要點的基礎介紹:

  1. 物種認識:名字、特徵、生態習性。
  2. 生產介紹:是如何被捕撈或養殖的?
  3. 處理方式:屠宰分解、料理烹調。
  4. 如何吃魚:挑選要訣、採買時節和挑魚刺。
  5. 人文風俗:該物產所衍伸出的習俗文化。

不懂就不會珍惜,漁獲減少你我有責

請各位捫心自問,這一到五項懂得多少?我們不但缺乏健全的食魚教育,現有的食魚教育更是只強調「要吃」,於是造就了囫圇吞棗的水產市場現況……吃!都吃!什麼都吃!但卻沒人在乎自己吃了什麼下肚?每年吃下了大量的進口冷凍海鮮、中國海上走私(馬祖、新竹和澎湖為走私熱點)與東南亞的水產品(鸚哥魚、冷凍軟絲,與刺鰓鮨屬的紅條、虎條),讓自家人的錢都給外國人賺走,漁業的「漁獲物」漸漸被商業的「魚貨物」所取代。

因為對本土水產種類的不熟識,自然不懂選購牠、不懂料理牠、不懂品嚐牠,甚至不少成年人連挑魚刺都有困難。這也讓很多味美平價的永續小型魚,都淪為下雜魚賤售處置。盤中飧粒粒皆辛苦,難道盤中魚就死不足惜嗎?

當我們生活中不需要牠時,自然不會有人真心在乎牠的生死存亡。提倡再多的永續漁業和資源復育都只是作秀空談,因為大家只是製造社會對立來撇清責任,將「無魚」通通卸責給臺灣漁民。

食魚教育不單影響著一個國家海鮮文化的文明程度,更拓展到整個水產市場與漁業發展。願意多花點時間去學習食魚教育嗎?願意多花些錢去支持少數願意認真照顧漁獲的臺灣漁民嗎?少了國民的支持與認同,便會讓產業礙於現實收入的殘酷而打退堂鼓,使得漁業改革之路更加窒礙難行。

「沒有海洋文化,只有海鮮文化。」綜觀全文,很明顯我們現在連海鮮文化都沒有。海鮮文化是海洋文化中的一環,一個完善健康的永續海鮮文化要仰賴正確的食魚教育發展。今天,您吃對魚了嗎?

照片為俗稱皮刀的眼眶魚,價格廉美且肉質鮮嫩無暗刺。但因食魚教育的不完善,臺灣懂得品嚐牠的人並不多,最終魚漿品和飼料廠成了牠生命的終點站。

本平台提供各方意見投稿交流,文章內容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文章

《上下游》報導紅豆使用固殺草安全性評估的三大誤解/蔡韙任

針對開放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的議題,《上下游》新聞的諸篇報導引起爭議,即使臺灣的農藥管理單位,對於農藥核准使用,如同許多先進國家一般,先依據國際規範進行安全性評估,再經相關專家充分討論後,才決定是否通過審查,但農藥的開放使用與否?就是農藥管理機關的風險溝通課題,本文從毒理學角度,論析《上下游》新聞報導紅豆使用固殺草安全性評估的三大誤解。

鴨舌草與野慈姑田中長,農民氣得牙癢癢

以前的水田,農民沒有使用農藥或除草劑,勤勞農夫要用雙手來除掉水田裡的野草,拔除的野草被順勢埋入土壤下層成為水田綠肥,其中比較常見的雜草有稗草、鴨舌草與野慈姑等。

陸上養殖漁業開放申請聘僱外籍移工 漁民觀望

陸上魚塭養殖業者即日起可申請聘僱外籍移工,本國籍勞工及外籍移工核配比為35%,即有3名本國籍勞工才能申請1名外籍移工,薪資不得低於基本工資,加上各種保險支出,以及提供宿舍等條件後,讓養殖漁民說:「我聘請本國勞工就好」。

精饌米冠軍出爐! 有機米得主:就是要消費者「歡喜甘願」

包裝食米界的最高榮耀,2020精饌米獎13日公布得獎名單,臺灣有機米組冠軍由池上多力米公司「大地有機香白米(1.5kg)」獲得,臺灣好米組冠軍則是由臺東池上鄉農會的「正宗池農米(2.5kg)」摘下。

迷上季節風土的甘美,以發酵向在地農作致敬

迷戀發酵的人致力於昇華食物的風味,身在稻穀之鄉臺灣,米自然是發酵人不可錯過的素材。發酵食品牌「發酵迷」的創辦人黃靖雅翻玩食材,在她擺著四、五十甕發酵食的店裡,由米發酵而成的各色酒釀是長銷商品之一,主張「萬物皆可酵」的她要帶領人們一起被發酵圈粉,進而迷上土地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