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純素的路上,遇見更健康的自己

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就是研究食譜,此為試煮羽衣甘藍天貝咖哩的成果。

文字.圖片提供/Real Food Junkie天然蔬食迷Sabina

如果搭時光機向過去的我說:「嘿,妳有一天會吃素喔!」過去的我打死都不會相信。

我並不討厭蔬菜水果,只是也喜歡吃肉。跟素食結緣完全是為了一個膚淺的理由——減肥,我因此開始研究要怎麼吃比較健康,更發現吃原型食物的重要性,漸漸提高飲食中的蔬果比例。

我關注國外的健身網紅,除了健身的心得和食譜,他們也分享吃素的理念,包括動物被囚禁虐待、被取走生命的畫面。其中一張有個人笑著,右手摸狗,左手拿刀插進一隻豬的圖片,讓我有如當頭棒喝。

那時我養了一隻貓。我那麼愛貓,豬跟貓有什麼差別呢?雖然牠們不會講話,也聽不太懂我們的語言,但牠們絕對有感覺。現在回想,我從小就不太喜歡去動物園,看到動物被關起來就很不捨。但我承認,這種感覺只有看到動物受苦的當下才會出現,到城市又變回了葷食者。

我在德國念書時,歐洲的vegan風潮正在興起,素食超市和餐廳一間一間的開,一般超市也設有全素專區。我試煮素食料理,也去素食餐廳,發現素食其實可以很好吃,不像刻板印象中充滿「素味」,完全顛覆我的想法。我練習吃素好幾次,但大多僅維持一個禮拜就宣告失敗,因為跟朋友吃飯一定都約在葷食餐廳,儘管有素食的選項,還是會受不了大魚大肉的誘惑。

回到臺灣沒多久,有天我在夾肉的時候,腦中突然重播動物被囚禁的畫面,覺得肉好腥。我跟媽媽說:「我想要吃貓,豬跟貓有什麼差別呢?雖然牠們不會講話,也聽不太懂我們的語言,但牠們絕對有感覺。現在回想,我從小就不太喜歡去動物園,看到動物被關起來就很不捨。但我承認,這種感覺只有看到動物受苦的當下才會出現,到城市又變回了葷食者。

我在德國念書時,歐洲的vegan風潮正在興起,素食超市和餐廳一間一間的開,一般超市也設有全素專區。我試煮素食料理,也去素食餐廳,發現素食其實可以很好吃,不像刻板印象中充滿「素味」,完全顛覆我的想法。我練習吃素好幾次,但大多僅維持一個禮拜就宣告失敗,因為跟朋友吃飯一定都約在葷食餐廳,儘管有素食的選項,還是會受不了大魚大肉的誘惑。

回到臺灣沒多久,有天我在夾肉的時候,腦中突然重播動物被囚禁的畫面,覺得肉好腥。我跟媽媽說:「我想要吃素!」她驚訝得下巴快掉下來,非常不理解。我先不吃有腳的動物;一個月後,我對著生魚片發楞,就這樣開始吃奶蛋素。

三年後,某天我在拿蛋時,頭腦閃過小公雞因不能生育被取走生命的畫面,手開始發抖,從此不吃奶蛋。我練習跟著自己的感覺,成為一個全素食者(還是會吃五辛)。

PROFILE

Sabina 曾流放柏林,並成立部落格「Real Food Junkie天然蔬食迷」,2015年回故鄉臺南後開始吃素,分享健康食譜、素食餐廳與吃素理念。2020年成立環保推素服飾品牌「veg. & Things」,讓每一個選擇都對地球好一點。

2020年11月底剛完成鐵人三項113,證明無肉飲食也可以很有力!


文章未完,請見《鄉間小路》2021年3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