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極北點的塔上點起一盞燈──富貴角燈塔守

富貴角燈塔

文字/廖詠恩 攝影/陳家偉

清晨6點多,騎車從基隆的家出發,奔馳在北海岸濱海公路,遠方海平面上太陽逐漸升起,經過萬里、金山、石門,抵達富貴角時天已全亮,在尚無一人的富貴角公園裡找張長椅坐下,就著海景與和風吃早餐,這是富貴角燈塔技工吳峻豪早班上工前的獨享時光。

成為燈塔守從不在吳峻豪的人生規畫中,35歲的他原本從事勞力工作,一放假就累得癱在家睡覺,多年前他外出釣魚,偶然和基隆燈塔守搭話閒聊,才得知燈塔守的報考訊息,兩年多前考上成為技工。錄取的15人以志願序決定工作地點,全臺灣36座燈塔中,通常以靠近市區的燈塔最為熱門,吳峻豪笑說:「那時候很嚮往去離島生活度假,是家人說先在本島,不然放假很難回家。」

燈塔守的暗夜驚魂記

位於臺灣本島極北點的富貴角燈塔有五位技工駐守,日落點燈,日出熄燈,24小時確保燈塔正常運作是他們最重要的任務。吳峻豪與同事分三班輪值,剛上任時,獨自值夜班的晚上很難熬,「這裡離市區很遠,一個人特別地孤單寂寞,風吹的時候咻咻咻的,門窗被震得響,覺得好恐怖啊!」一次他切水果時不慎切到手,深夜裡不知上哪求援,竟忍著痛直到天亮;另一次是關門時手被夾到,「很痛!那時候快失去意識了,我躺著,告訴自己要起來,好慘。」

技工得清潔維護燈塔環境,上至擦拭塔頂玻璃,下至園區草皮修剪,常要拿著工具爬上爬下,再加上風大,從高處摔落的危機四伏,後來他學會碰到意外時要傳訊到工作群組,請同事代班,也做好心理建設,「晚上要忍耐,撐過去就好,到早上9點就有遊客了。」

日治時期興建的富貴角燈塔於二戰期間遭炸毀,後來重建,2015年開放觀光。吳峻豪工作的樂趣之一是和遊客聊上幾句,但有時也會被遊客的瘋狂舉動嚇個半死,「半夜會有人來,不管幾點我都看過有人站在門口。」辦公室內有監視錄影機,某天深夜有幾個人走過鏡頭前,眼看半小時過去了,居然沒半個人走回來,「我嚇到了,拿著手電筒下去看,原來他們在那邊抽煙。」

從燈塔一樓往上看,旋轉而上的樓梯非常有古典美。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5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