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時光】不一樣的國中生活

文/陳培瑜 圖片提供/三民文化

剛上國中的大兒子,7、8月暑假期間每天都在倒數童年的消失,他打球、去公園溜冰,隨意的看書,用Minecraft蓋他想像的世界,偶爾背背英文單字,這樣鬆散的日子,他說是為了回味童年。

到國中新生報到後,他收到厚厚一疊暑假作業,看來各科老師似乎想藉此讓他們知道即將到來的國中生活會是什麼「慘況」!

或許因為如此,最近他只要一有問題,就急著找我討論和分享。「我時常看到許多用力實踐夢想的人,書裡面很多,新聞裡面也很多。但是,生命可以沒有夢想嗎?我好像還沒有像是『夢想』等級的事情想要去做……。」「我最近有一點發現和知道,原來學習新東西真的可以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為了考試和老師。」「動物農莊的故事,我已經看了三次,越看越難過,但是如果讓我有機會選擇,我想當一位像老少校或者像雪球那樣的人,牠們有理念也知道行動面向的事情!」(老少校是書中最早提出動物自主想法的老豬;雪球也是豬,牠擁有革命理想,但最終還是被驅逐)

這些話,偶爾也會引出小學生弟弟跟他的對話,像是「國中的暑假作業」和「學習」這個主題。

弟弟說:「學校老師教我們新知識的方法,是把我們當成什麼都不會的人,然後把每一個知識都像切pizza 一樣,分成小小的給我們吃。可是如果我是自己看很多書才慢慢學會很多知識,其實比較容易記得耶,因為比較像是從麵粉開始自己動手做pizza來餵我自己……所以哥哥你應該勇敢拒絕寫那些都還沒上課就急著給你們的功課,不然你好可憐喔……。」

看著哥哥的暑假作業,我心裡當然同意弟弟的說法,但也明白哥哥有自己的解讀和應對之道,我尊重也欣賞著。其實,我好想把《小豆子》的故事送給哥哥的國中老師們,因為國中生活不只有分數啊!如果用小王子和小豆子的故事當成一種良善的提醒,國中生就有機會用更多時間培養興趣,探索自己的能力,累積更多為自己學習的動力。

不過,哥哥從升上高年級開始,每一個老師都告訴他們國中生活的樣貌,他似乎早有心理準備。只是某一天他看完《可莉米的白色畫布》後跟我說:「原來『留白』真的是有意義的,生活也可以這樣啊!升上國中之後,媽媽妳也可以像小學的時候那樣,繼續給我空間和空白嗎?學校的課業我會自己想辦法……。」

我的答案無庸置疑。只是我再度相信,繪本可以是問題,也可以是答案——開學後,就找機會把這些書帶去跟國中老師分享吧!

PROFILE

陳培瑜

熱愛童書,相信閱讀繪本是提升孩子閱讀能力的重要關鍵,曾在花蓮開設凱風卡瑪兒童書店,目 前暫居臺北,並陸續推出數位繪本作品。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9月號

回覆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