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地】百舟競渡的逐夢地

文/譚洋

「人還好嗎?……好,我們再試一次噢,抓穩船頭……走!」這段海岸不那麼溫柔,我和同船夥伴被一道浪推回岸邊。

遠處海面上矗立著兩公里高的斷崖,腳下鵝卵石灘地形陡降,彷彿水裡藏著另一面山崖。進岸的浪與搶灘下浪在同一點交會, 我們在斜面顛仆,抵抗上下波浪拉扯──我剛喊同伴名字就被浪拉倒,在岸勤和救生衣協助下,趕忙站起來。岸與浪形成白色圍籬。第二次我們抓緊時機,加快划槳,一舉越過。外頭是蔚藍大海,寧靜起伏,如夏日午睡的呼吸。

我眺望著海面,船頭同伴小祐則用其他所有感官在擁抱海洋。小祐是視障者,我們剛完成「黑暗水手勇闖清水斷崖」出岸挑戰。去年夏天海上的這一刻,是我至今對清水斷崖的深刻記憶,遠勝無數次火車上觀望。

有多少船來到這裡?前年我隨賞鯨船造訪清水斷崖,晨光灑滿淡金色紗幕;大船遇見或紅或綠的獨木舟。划手跟賞鯨船打招呼:看到什麼(鯨豚)?船上遊客開心回應。那一瞬間,所有人沒有年齡、背景或引擎動力的差異。我們都在大山腳下、大海懷中。

再一年,換成在小船上陪黑暗水手「眺望」這片斷崖。對蘇老師跟教練們來講,這是片圓夢的海岸。近十年來,隨著蘇帆基金會幾次成功帶領銀髮族「不老水手」划向清水斷崖,許多獨木舟業者來此發展,現在崇德海灘是獨木舟熱點,有十多家業者進駐。以海為生,是他們的夢吧?

在教練和黑暗水手合力下,獨木舟們前後扣繩串聯;前方的伴走船繫繩開動,引擎一拉,繩子一繃,獨木舟「衝浪」起來,水手們沿途歡呼聲不斷。拖曳一段後,各船開划。當天海流強勁,直把我們往回推;黑暗水手們奮力划槳,偶爾遞蘋果補充體力或下水降溫。小祐是船頭靈敏的指北針,每次船被海流推偏,他就回頭:是不是有點歪了?

我一邊修正方向,一邊留意前後船。更遠處,近岸一排排塑膠浮球圍成矩陣,標示著底下數百公尺長的口袋狀「定置漁網」。那是船隊要避免闖入的範圍。

PROFILE

譚洋

曾任報社編輯、獨立書店店員。2016年起定居東海岸,現為「夢想海洋生活工作室」草創成員、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海上解說員、蘇帆海洋基金會志工。想寫關於海的字,探索更多海洋文學與文化。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