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5日
首頁 新聞 新知先知 「2億元重建臺灣草蝦王國」草蝦之父廖一久喊出這豪情(上)

「2億元重建臺灣草蝦王國」草蝦之父廖一久喊出這豪情(上)

文/ 戴安瑋 文、攝影/ 莊曉萍

今年83歲的臺灣草蝦之父─廖一久肅穆而親和的侃侃地說出這51年來,他在臺灣掀起的草蝦養殖巨浪;他及團隊曾帶領臺灣成為世界頂尖的草蝦養殖王國,全盛時期一年生產10萬噸,但同時也面臨高密度養殖引爆的病毒侵襲,最後不得不宣布失敗。51年、半世紀來的沈浮中,如今他說出心中願望,「只要給我2億,我有信心可讓臺灣草蝦王國重生」。

他說,2018年諾貝爾獎得主中,有1位年齡96歲;今年(2019)亦有1位97歲,他距離97歲還有14年,仍有壯志,隨後又自我解嘲說,「我年紀大了」、「我年輕時可是拚命三郎」、「我們那個時代年輕人,充滿熱情和使命感」,而這熱情、使命感仍在他的身上流露,言談之中不斷滲出。

談起他的水產養殖人生,廖一久謙虛地說是「幸運」,其實更多的是「命」,而這個命握著他的小手,一步步導引,讓他走上臺灣草蝦之父的這條漫長道路,也讓臺灣草蝦養殖從無到有,締造世界紀錄,更讓他繼續擴大範圍,鑽研烏魚、虱目魚、紅鼓魚等養殖。

廖一久形容阿公家魚池養出來的草魚有3尺大。(攝影/莊曉萍)

這條路也並非一帆風順,有成功也有失敗。廖一久說,臺灣草蝦人工繁殖黃金時期,全臺計有2000多家繁殖場,種蝦從東南亞進口,活運種蝦的車子,一輛輛在高速公路狂奔,從通關、檢疫,到上高速公路,都要以最快速度送進蝦苗繁殖場,只因為一尾母蝦要價7~8萬元,必須在最短時間內送進繁殖場,讓牠順利產下腹中滿滿的卵,只要延遲即是蝦死卵亡。他嘆口氣說,這時損失的不只是母蝦,還有要送往民眾嘴裡腹裡、外銷日本等國家的白花花銀子。

根據國史館資料,廖一久,1936年11月在日本東京出生,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父母決定遷回臺灣豐原老家,阿公曾擔任數任臺中廳廳長通譯、也做過豐原區區長,家中有一佔地兩分、深約2米多的魚池,引用灌溉水,水源乾淨,加上阿公每2年清洗一次,飼養的草魚肥碩,阿嬤偶爾會抓1、2隻做料理,從小就吃生魚片、味增湯等;有時阿公餵飼料時會敲碗,魚兒聽了會快速聚集過來,讓他驚訝不已。

廖一久阿公家中庭院的大池塘,開啟他對水產生物的探索。(圖片提供/廖一久,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他說,阿嬤是日本人,很會做料理,阿公養的草魚有三尺大,每當有客人來時,就會捉1、2隻打牙祭,賓主盡歡,而阿公的養魚、餵魚,都在他小小的心中,種下種子;國中、高中生物課之老師生動講解,都成為養分,讓種子茁壯。

直到他考上臺大動物系漁業生物組、赴日拜當時水產界出名的嚴師大島泰雄為師後,小樹已慢慢長成大樹。廖一久笑著說,赴日深造期間,他向老師大島泰雄提出想研究鱔魚養殖,被打回票,他再提出想研究鱉,又被打回票,但交給他蝦子餌料的研究,而博士後研究,他到非常有名的學長的研究所工作3個月,學長交給他1千多萬尾蝦苗,讓他擁有實作經驗,一生受用。

他在日本求學6年,取得東京大學農學博士學位後,在農復會(農委會前身)漁業組組長陳同白先生的力邀下,於1968年7月21日搭機返臺。回臺的哪一年,他32歲,隨即以農復會洛氏基金會派駐水試所的研究員身份,到臺灣最基層的臺灣省水產試驗所臺南分所報到。

廖一久聳肩說,這一切好像有根繩索拉著他不斷往前走,這根無形的繩索是「命」,他隨命也創造命。臺灣當時才剛從「有水便有魚」的粗放式型態,邁入能夠人工繁殖草魚、鰱魚的草創時代,他為了將人工繁殖蝦苗技術帶回臺灣,跑遍臺臺灣各漁港,向漁民購買剛捕撈上來的海水蝦。

為了進行人工繁殖,年輕的廖一久必須乘竹筏到海上選購健壯的烏魚種魚。(圖片提供/廖一久,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買回來還要想辦法,讓蝦子存活並產卵,這一切說得簡單,做起來不簡單,他花了10幾年努力,每天工作10幾個小時,不斷增強養殖技術,同時也帶領臺灣於1980年代邁入草蝦養殖黃金期,參加養蝦的漁民愈來愈多,年產量高達10萬噸,那時最愛吃蝦的日本,2尾草蝦中的1尾是臺灣輸出的,也因此臺灣被稱為草蝦王國,廖一久更被稱為臺灣草蝦之父,獲獎無數。

但好景不常,養蝦池經4至5年的使用後,水池底質惡化,蝦子染病(白點病),大量死亡,造成產量極巨下滑,1987年在農委會召集專家研究後,在記者會上宣布草蝦感染病毒時,難過哽在喉間,這曾是他一手建立的王國啊!曾為臺灣創造了奇績啊!竟因養殖戶飆增,養殖密度不斷提高,養殖環境惡化,怎不生病!

忙於研究工作之餘,廖一久不忘深入民間,了解養殖漁民的需求。(圖片提供/廖一久,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他感嘆說,其實在他宣布感染病毒前,早有跡象,已有養殖戶大門緊閉,不肯讓他前往探視,他想關心、探病都被拒絕於門外,「沒辦法,養殖戶不聽專家建言」;養殖池數量太多、養殖戶不聽專家建言,讓此一為臺灣帶來千億產值、傲於國際的事業,在幾年內崩盤。

不過,從1987年宣布感染病毒到現在,已30幾年,廖一久說,臺灣的養蝦池已很少有白點病了,政府若要振興草蝦養殖,「只要給我2億,我有信心可讓臺灣草蝦王國重生,但絕不是生產10萬噸,是臺灣需要的3~4萬噸」。

 

 


延伸閱讀

滿足民眾口腹之欲!廖一久因這原因不吃草蝦(中)

最新文章

不只幫料理調味!鵝油熔點低、富含不飽和脂肪酸

談到鵝,人類與鵝接觸的歷史久遠,最早懂得享受鵝肝美味是古埃及人,據一些世界家禽史料顯示,早在公元前2500年,即距今4520多年前,埃及的撒哈拉壁畫中,就有古埃及人填鵝的情景。

潮間帶有什麼?六斑二齒魨 氣噗噗的海底氣球

魚兒百百種,不見得每種都認識,但大家看到長滿刺棘的魚,一定可以大聲的叫出牠的名字,牠們就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河魨。奇怪的是,明明是住在海裡,卻被叫「河」魨,這是因為以前人們經常在沿岸或河口附近發現牠們,才有如此特殊的名稱。

【老頑童說故事】九九登高去踏青

重陽節是農曆九月初九,又稱敬老節或踏秋節,是中國四大節日之一。二個九相疊,故稱九九、重九、重陽,是依據《易經》九為陽之說,這天在民間有登高的風俗,所以重陽節又稱登高節,也稱重九節、茱萸節、菊花節等等。「九九」諧音「久久」,有長久之意,所以重九祭祖,是敬老崇孝的傳統。

【區域農業新世代系列報導】 全面提升臺灣精品花卉保鮮儲運技術 讓世界「花」現臺灣

蘭花高貴、火鶴熱情,臺灣精品花卉外銷全世界,深受國際市場青睞,每年創造的產值遠高過蔬菜、果樹、特作、雜糧與稻米等農作,如何全面提升花卉切花保鮮儲運技術以滿足市場需求,成為一大挑戰。

保育生物多樣性 監測過程須有4大關鍵要素

監測野生動物的分布與動態變化,是保育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方法之一。在固定的地點,以同樣的調查方法與調查時間,長期反覆調查,能獲得一個地區的自然資源與生物族群的狀態,以及環境棲地的變化情形;調查成果可作為經營管理與保育策略的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