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8日
首頁 新聞 農委會同意桃竹苗停灌 是因為這個原因

農委會同意桃竹苗停灌 是因為這個原因

農委會近日宣布桃竹苗地區1.9萬公頃農田二期作停止供灌,由於正值水稻抽穗期,收成已是可以預見,此時停灌引發不少農民不滿。農委會農田水利署長蔡昇甫表示,此時停灌是艱難的決定,農委會是在窮盡所有水資源調節措施後,因水庫蓄水量已達極限,繼續供灌恐危及明年5月底以前的民生用水,因此同意停灌。

農委會16日宣布桃竹苗停灌區域1.3萬公頃稻作可申請補償金每公頃14萬元,這個補償金額可相當程度彌補農民損失,但由於正值水稻抽穗期,聽聞農田將停灌,不少農民均感錯愕,有指責政府糟蹋糧食者,也有感嘆農委會終究無法保障農民用水權益者。

但蔡昇甫指出,今年是56年來最大的一次旱情,每年行政院災害防救辦公室均會提出相關水情評估報告,但這次旱象是連中央氣象局、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NCDR)也沒預料到;農委會7月時有所警覺,8月即實施精確配水,9月聯繫水利會進行分區輪流供水,9月底、10月初還啟用備用水井,因為窮盡一切努力,才將灌區31萬多公頃農田守住,剩下桃竹苗占全國灌區6%的農田不得不停灌。

今年汛期沒有颱風,中秋節降雨也不如預期,臺灣需要的可能就是那麼一場大雨,但那場雨就是一直不來;入秋已進入枯水期,明年反聖嬰年春雨也將偏少;蔡昇甫說,農委會之前只考慮不斷搶救農作物,但當這周水庫蓄水量已來到臨界值,繼續供灌可能危及明年5月底前的民生用水,迫不得已只能同意停灌。

水情嚴峻需要全民共體時艱,這周經濟部水利署也宣布桃竹苗及臺中地區夜間減壓供水,民生用水、工業用水一樣需要撙節。蔡昇甫說,到最後關頭,確定無法讓所有農田繼續供灌,雖有遺憾,但農委會仍盡力為農民爭取多一些補償,務必讓停灌不影響農民生計,獲得行政院及其他部會認同;稻作停灌補償「從寬估列」每公頃14萬元,所有經費由經濟部水資源作業基金及自來水公司預算支應。

蔡昇甫並表示,此刻停灌,他完全能體會農民心情,農田水利署務必將停灌補償事宜辦妥,保障農民權益。但外界擔心停灌補償不一定能讓實際耕作者拿到,蔡昇甫說,實耕農民沒有與地主簽合約,只有耕作協議書,農水署也會承認;若是口頭約實耕者,可請各改良場試所勘查後,開立實耕者證明,或是填寫農糧署「口頭約定切結書」,一樣可申請補償。

最新文章

【田野保存食】紅心芭樂的天堂

在鄉下農村東奔西跑期間,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就是晃來晃去看到別人家門前有好玩的事情時,可以立刻把頭伸進去他們家的庭院,或是走進人家的守備範圍問東問西,會受到非常和善的招待,有時還會大包小包的收到一些禮物。這個經驗是我在都市生活的時候完全沒有過的。

【菜市人生場】墟市界的Mall

今天,號稱北港扛霸子的朋友,帶我來到每個月日期尾數三、六、九才開市的北港牛墟。一到,她就大呼:「怎麼變成這樣!」我轉頭一看,不就是一大片水泥地上、間隔整整齊齊的攤位嗎?兩年前因為水利工程,牛墟遷到附近的紙廠空地,直到去年底又搬回橋下。扛霸子說,過去牛墟擺攤區的劃分並不清楚,連走道中央也有攤販,沒想到現在路平且寬,還能騎機車逛牛墟,「簡直墟市界的Mall!」

【農婦心底話】我們沒有孩子嗎?

我與飽結婚六年,我們沒有孩子。飽喜歡小孩,我卻沒法像他那樣自在與孩子相處。我怕小孩,受不了孩子無法掌握,我強大的控制慾與我的母親如出一轍,但孩子卻是天底下最難控制的生物。

【非關爬山】家在山海之間

烏雲集結在頭頂上的麻荖漏山,叢間的風透著溼涼,大夥不自覺的加快揮刀的速度,不一會藍色貨卡的背上就疊滿了一丘綠。此時遠方山腳下的成功鎮還安詳的依偎在太平洋邊,海天一片亮藍,判若兩個世界。

【文明野味】可愛的馬

不久前與人談茶,聽聞今日茶界仍有「品茗時搭配茶食是否適當」的爭論,即使茶食已吃了個幾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