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1日
首頁 鄉間小路 當月主題 吃牡蠣認識大洋大河

吃牡蠣認識大洋大河

全世界的人都吃牡蠣,因此牡蠣的料理方法很多,大部分以熟食為主。有人說,當初那個生吃牡蠣的人,真的是太勇敢了!看起來這麼軟、這麼噁心的東西,竟然有人敢生吃,這樣的飲食習慣是很難想像的,但從此大家才知道生的牡蠣原來這麼好吃。

牡蠣分布很廣,從熱帶到寒帶到處都有,所以很早就進入人類的飲食體系。

一般來說,帶殼的是蠔,沒有帶殼的是牡蠣,帶殼而且可以生食的是生蠔,但也有人統稱所有帶殼的為生蠔。牡蠣是很特別的食材,海鮮如果要區分葷素,素的有海藻類,葷的通常是海鮮的肉或蛋,像烏魚子、飛魚卵等等,只有牡蠣和海膽最精華、肥滿的地方是生殖腺。而海膽不像牡蠣是濾食性動物,所以不同產地的海膽滋味差異不大;但牡蠣在海洋裡是非常基層的濾食性動物,牠濾食海水中數量眾多的微細藻,再轉化成動物性蛋白質,牡蠣的品質會受到牠所處環境、濾食物種而有所不同。

牡蠣分布很廣,從熱帶到寒帶到處都有,所以很早就進入人類的飲食體系。牠開展了兩條路,一條是平民美食,是販夫走卒日常的飲食,像臺灣小吃蚵仔煎;另外一條生蠔的路,就是王公貴族品嘗的珍饈。一種食材可以衍生出最高級和最平民的美食,是牡蠣獨有的特性。臺北有一家生蠔吧的牡蠣一顆大概要一、兩百元,你不會覺得這麼便宜的東西怎麼賣這麼貴;在外面吃一盤五、六十元的蚵仔煎,裡面幾十顆牡蠣,你也不會疑惑怎麼拿這麼好的東西做蚵仔煎。

歐洲和美洲常用河口來區分牡蠣的類別,因為每條河的養分、鹽分、溫度都不一樣。

我認為每個地方的生蠔都各有特色,像澳洲吃生蠔的方法就跟美洲、歐洲不太一樣,因為澳洲沒有大的河川,牡蠣主要是養在海裡,生蠔吧裡賣的生蠔全部是同一個品種,吃起來很沒有趣味,重點其實是佐醬。佐醬種類非常多,最基本的是檸檬,還有碎培根、魚子醬、海葡萄……等等。

歐洲和美洲常用河口來區分牡蠣的類別,因為每條河的養分、鹽分、溫度都不一樣。法國有些知名的牡蠣來自黑森林下游,那個風味沒辦法複製。他們的生蠔同時有品種和佐醬的變化,不過佐醬種類相對於澳洲會少一點。

2008年,我在美國西雅圖品嘗知名海鮮餐廳「Elliott’s Oyster House」的生蠔,餐廳裡擺著一盤盤Cortes Island、Pacific Orchard等產地,以及扁牡蠣、太平洋巨牡蠣等不同品種的牡蠣,任客人挑選。它主打生蠔的種類多樣,佐醬就很簡單,只有檸檬和香檳冰沙。

日本介於其中,品種沒有像歐美那麼多,但是比澳洲多。日本有熊本牡蠣,也有屬於太平洋巨牡蠣的廣島牡蠣,浸泡在以蘿蔔泥、醬油等調成的日式醬汁後生吃。熟食的話,有炸牡蠣、帶殼烤牡蠣,牡蠣鍋也很普遍,湯底大多是柴魚、昆布熬成的,還有在砂鍋內側塗滿味噌的廣島土手鍋也非常知名。日本牡蠣都是養三到四年,成蚵非常大顆,一鍋就放上大大的兩顆,不像臺灣是一鍋有很多小顆牡蠣。另外,日本也有全世界都在發展的人工三倍體牡蠣,性染色體有三組,不是公的也不是母的,好處是不會繁殖,所以可以專心地長大。

美國有煙燻牡蠣,可以當前菜、配菜,因為很大顆,所以會切開食用。這種吃法不是主流,我覺得不太好吃,但就貯存食物的角度來看是合理的,這樣子才不會壞。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9月號
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農田水利會10月1日改制 首任署長是他

農田水利會10月1日將改制公務機關,農委會農田水利處將同時升格成立「農田水利署」,農委會21日公告,農田水利署首任署長將由農委會現任企劃處處長蔡昇甫調陞,此人事異動將於10月1日生效。

喝一杯農村釀的酒! 12家臺灣農村酒莊 釀出精彩在地旬味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糧署19日在臺北誠品信義店舉辦「醇萃‧臺灣農村酒莊精釀」專刊發表會,藉由專業品酒師踏訪經農糧署評鑑通過的12家優質農村酒莊,了解各酒莊釀酒師如何運用臺灣在地農糧原料,釀出絕美滋味,讓世界看見臺灣軟實力。

科學人萊豬廣告小編文惹議 陳吉仲:農委會絕沒說過瘦肉精增加收益又環保

《科學人》臉書粉絲團週末刊登農委會廣告「萊克多巴胺-國內維持禁用規定」字卡,但該字卡的小編文卻惹出爭議,農委會主委陳吉仲21日提出澄清,農委會透過媒體做政策宣導,說明國內養豬業者不使用萊克多巴胺,且提供的資料都是農委會官網美豬美牛專區內的專業資料,絕無「萊克多巴胺可以增加收益又環保」這樣的字眼,科學人為何如此用字,應該回頭去問科學人。

邊境管制半年 非洲豬瘟件數大減 中秋境外月餅禮盒加強查驗

我國自3月起實施邊境管制,入境人數大減,邊境查獲違規攜帶豬肉製品闖關的件數,以及檢出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件數也都減少,自3月到8月,每月遭裁罰20萬元的案件數為零至2件不等;不過,中秋節前1個月是送禮旺季,海關這段時間將鎖定國外寄到國內的中秋月餅禮盒進行特別查驗。

【農為國本–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紀念專輯】

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於7月30日晚間辭世,以「農業人」銘記的他,懷抱對臺灣土地的關懷,在農業轉型關鍵時刻,致力突破困境,奠定臺灣農業與農村發展基礎。他的一生,是一部臺灣近代史的縮影,農業面向的他,同樣的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