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美味,更散發母愛光輝

文字.圖片提供/袁櫻珊

人到中年,發現自己活得越來越像母親,包括飲食的偏好。母親熱愛芋頭,我年輕時並不特別喜歡,也許是思念,也許是味蕾也有生命的轉化,這幾年我很愛吃芋頭——芋頭粿、芋泥蛋糕、芋頭米粉、芋泥肉丸子,尤其愛火鍋裡吸飽湯汁、鬆化中帶著軟糯口感的鹹芋頭。

母親的芋頭排骨粥

母親化療後,味覺盡失食不下嚥,不吃怎麼有體力繼續治療呢?我看了著急,但急也無用,有天就燉了芋頭排骨粥回娘家,想誘惑她多少吃一點。芋頭先用紅蔥油煎得香噴噴,添了蝦米提了鮮,將香菇、胡蘿蔔和高麗菜都切成絲,增加些營養也好入口。全數放到排骨蒜仁湯裡和米一起熬煮至軟,最後撒少許的白胡椒粉、幾滴麻油和芹菜珠。那一餐,母親吃吃停停,很努力地吃了兩碗。

看她喝粥的模樣,想起了小學三年級我第一次洗米煮飯時,母親下班回家非常欣喜,覺得女兒長大了,會張羅全家人的白飯了,邊吃還邊說了振奮人心的話:「今天的飯煮得特別好吃,我還要多吃一碗。」那頓午餐,她真的吃了尖尖的兩碗白飯。母親很少誇獎孩子,經她這麼一誇,我整個人被母愛的慈暉照耀得飄飄然,幸福了很久。

婆婆的香菇蔬菜粥

第一次見婆婆,她已七十多歲,我倆談了好多她在日據時代的成長歲月,談到激動處,老人家便轉進房裡,出來後抱著一大箱黑白照片要和我分享,我驚嚇得幾乎跪在地上,趕緊接下那個沉甸甸的箱子與心意。婚後沒多久,大寶出生了,大家都圍著小嬰兒轉,「老大人囡仔性」覺得自己受冷落,便也開始冷落我,對我視而不見。

婆婆年輕時是料理高手,即便晚年茹素,也能做出一大桌素菜款待朋友。中風後,她把自己關在家,怕給兒子添麻煩,便努力打理自己的一日三餐。吃飯時間,電磁爐上熱著一鍋神祕的雜菜,白煙冉冉噗嚕噗嚕的。那一鍋,陪伴了她的昨日今日與春去秋來。週末,我有時會幫她炒盤義大利麵或蔬食,她經常只吃了一口,就把整盤倒進那神祕的鍋裡。

PROFILE

袁櫻珊,台菜主廚的女兒,從小就很有口福。金牛座,嫁給了另一個金牛座,生了大寶和二寶兩個吃貨。白天在電視臺工作,晚上回到黃家男子宿舍,裡面住著大食怪,餵飽他們才能安心過日子。經營臉書粉絲團「黃大寶便當:愛的家庭料理」。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2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