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野味】詩的青春小鳥

《假牙詩集:我的青春小鳥》、《島嶼派》

《假牙詩集:我的青春小鳥》(圖片提供/寶瓶文化)、《島嶼派》(圖片提供/麥田出版)

文字/包子逸

馬來西亞詩人假牙曾經在2005年出版一本詩集《我的青春小鳥》,因為詩風蔚為奇觀,不多久便絕版,十年前重新推出手癢增修版,久仰卻錯過的讀者奔相走告,再度熱賣一波。

我手上的2011年版本封面戲仿國小生練習簿,上方寫的是The Public Elementary School of Awfulness,版權頁同樣無法正襟危坐,校對者署名「小舔舔」,並且列上警語:版權所有‧翻印必以身相許。幾年後,詩集裡的幾首詩在網路流傳而走紅,最著名的包括〈鄉愁〉:那年去非洲旅行/他爸爸被獅子吃掉/他媽媽被鱷魚吃掉/他弟弟被黑豹吃掉/他妹妹被蟒蛇吃掉/現在每逢想家/他就去參觀動物園。詩集旋即在臺出版,臺灣人自此不必隔海觀望,也能輕鬆捧讀。

以〈鄉愁〉為例,已可領略假牙文風善搞笑、常暴走,詩作彷彿七彩霓虹歌廳秀,諷諭的戲劇性觀點波濤洶湧,所有的悲哀無奈都被他寫成了段子。好比另一首只有三行的〈無題〉:七七四十九天/他靈魂化身為蛾回家/被孫子一拖鞋打扁。讀之還來不及哭,已然失笑。也有〈爽爽問一下〉這種詩,問過「如果豬欣賞王菲的歌/那你還吃不吃叉燒?」這種尷尬無以名狀的問題,或者〈地球是圓的〉:她千辛萬苦來到世界的盡頭/碰見隔壁賣菜頭粿的阿嫂,乍看之下廢到笑,但卻又不是那麼容易,當頭棒喝似的荒誕,宛若詩壇周星馳,只是話少。

《我的青春小鳥》收錄的詩大多不怎麼端莊而且極致濃縮,許多詩往往只有一兩行,像打在肩頭的戒尺,有幾首詩則僅有一個字,比如〈夜〉這首,只寫了一字:腳。至於〈下午茶〉這首「詩」更加登峰造極,內容是一片空白,半個字都沒有。

馬來西亞詩人eL與周天派身上也能讀到類似的筆觸,善用豐富的排比、悖論,廣泛援引大自然意象,花蟲鳥獸、山川雲影等等,話少言深,內建耍寶機能,與假牙創造的世界互通有無。

eL的〈失去論〉哀悼:已經許久,我擁有蜂蜜/而沒有花朵;/擁有貝殼/而沒有海洋。另一首〈它們與我們〉以生物對比人類社會的虛妄:金錢豹沒錢花一樣活得下去。/金魚不見得日漸富裕,也不見得日漸貧窮。……禿鷹越禿越像自己又有什麼不妥?周天派的〈古典早晨〉像首甜美的弦樂曲:天空從不厭世/祇是靜靜地看著/無所謂豐饒/無所謂荒蕪/海洋在其中/找到自己的昇華,在他們的筆下,彷彿文字也有魔幻的生態系。

PROFILE

包子逸 影評人、報導者。熱衷挖掘老東西與新鮮事。喜歡溫暖的幽默,常在荒謬中發現真理。曾獲臺北文學獎、時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散文獎,梁實秋文學獎譯文首獎。著有散文集《風滾草》、報導文學《小吃碗上外太空》。


Facebook Notice for EU!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and post FB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