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橘甜與花香,梅爾檸檬的黃金傳說

樹上黃的梅爾檸檬容易被風雨打落,因此葉光治後來改採摘八分熟的綠果,再以人工催熟。

文字/廖詠恩 圖片提供/葉光治

金黃色的果實切片,點綴在磅蛋糕、乳酪塔上,形成一幅香甜的暖黃風景——2017年以前,這幅景象總帶有異國風情,因為講到檸檬,臺灣人腦中浮現的多是綠檸檬,然而四年前在檸檬主要產地屏東,一種混合柑橘香甜與花香的黃檸檬橫空出世,其實它原本就生長在這片土地上,只不過是以綠皮的樣貌示人,而識得它本來面目的,是一位初入農業的小農。

「沒有檸檬的酸香,還有草腥味。」老農口中滿是負評的綠檸檬在葉光治看來卻有點特別,「它的風味、果形特徵跟一般檸檬不一樣,可是阿伯只知道苗商說這是黃金檸檬。」從老農手中接過農園後,農業科系畢業的葉光治返校詢問老師,查詢資料、比對特性,找回它真正的名字——梅爾檸檬。

輸入梅爾檸檬的英文名Meyer搜尋,網頁上清一色是黃色果實,葉光治很納悶,「我從沒吃過黃色檸檬,國外資料說它的風味很好,可是綠色的我根本感覺不到。」八分熟的綠果經催熟、轉黃,才展現應有的魅力,「草腥味變成玉蘭花的味道,也有人說像百里香。」

與天賭博、遭人質疑的產銷難關

梅爾檸檬於農曆年後開花、結果,主要產季6至9月時常遇上梅雨和颱風,一整年的心血掛在樹梢隨風雨擺盪,葉光治與太太高舒奈的心也隨之七上八下,「常常今天看樹上滿多果實,一夜風雨過來,第二天早上就是滿地檸檬。」

務農的頭一、兩年,除了歷經看天吃飯的無能為力,還得克服蟲蟲危機,尤其屏東氣候潮溼炎熱,病蟲害嚴重,他們雖然為檸檬套袋,讓果實保有一定的顏值,但仍然防不了直搗要害的天牛,「只要有天牛鑽進樹幹下蛋,那棵樹就沒救了。」在不施用農藥與除草劑的狀況下,他們得跪在樹頭,以鐵線探入樹幹上的孔洞,將天牛幼蟲勾出來。

他們因天牛損失了數十棵檸檬樹,但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打擊。「剛開始倒掉了上千斤的檸檬,心很涼了啦哈哈哈。」葉光治心有餘悸地苦笑,他說當初選擇種梅爾檸檬,是為了避開作物盛產時因量大而價崩的產銷輪迴;但也因為小眾,推廣時屢遭碰壁,「前輩會跟傳統檸檬比較,『它為什麼沒有檸檬酸香的刺激味?汁像柑橘一樣,但又這麼酸?』也想過要送進批發市場,但越傳統的市場越不會嘗試新東西。」

讓甜點帶著梅爾征服 眾人的味蕾

在外頭碰了一鼻子灰,葉光治決定另尋出路,「聽過梅爾的人可能是曾在國外待過的餐廳主廚或甜點師。」他以網路搜尋出兩、三百間甜點店,一一去電、傳訊息毛遂自薦,免費寄出檸檬供他們試用。

第一個回應葉光治的是臺南屏息點心舖的創辦人鄭英男,「它的皮尾韻有小花香,還有點柚子味,檸檬汁帶甜,我很喜歡。」他以鹽之花平衡檸檬的澀味,微鹹酸爽的味覺組合應用在馬卡龍、霜淇淋、水果塔等甜點上令人驚豔。如果沒有甜點師的手藝,葉光治推薦糖漬檸檬,「糖漿會有蜂蜜的味道,這是梅爾檸檬的特色,可以泡成氣泡水喝,或是加入慕斯裡,蛋糕的風味會更有層次。」

繼鄭英男之後,麵包師傅吳寶春、水果電商知果堂、臺虎精釀釀酒師許若瑋陸續找上門尋求合作,梅爾檸檬在業界的知名度漸開,然而2020年底,葉光治租的兩塊農地被地主收回,「有時候都覺得,這些地主是不是串通好了,因為兩個通知的時間相隔不到一個月。」不過這幾年的努力沒有白費,葉光治帶著銷售經驗與人脈,和在嘉義種植柑橘類水果的朋友合作,雙方產銷分工,持續供應梅爾檸檬。

以爆米香為底、飾以奶餡與莓果的主廚特製,再加上多種口味的馬卡龍與爆米香,就是中西合併的下午茶饗宴。(圖片提供/百饌良行)

博客來讀冊生活誠品金石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