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殺草用於紅豆植株乾燥 專家共識不會增加環境及食安風險

紅豆餅有滿滿的紅豆餡,主原料是紅豆不是麵粉,不論是紅豆餅還是紅豆湯、紅豆水,都是國人常吃常喝的食物,紅豆植株乾燥劑的使用是否安全,因此而備受關注。(攝影/陳儷方)

農委會即將開放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引發外界安全疑慮,農委會防檢局6日召開專家會議討論,專家檢視固殺草於紅豆植株乾燥之毒理、殘留試驗、殘留標準評估等資料後認為,固殺草只要按照農委會公告的方法使用,就不會增加環境及食安風險,不過,專家建議防檢局應該進一步說明,包括農民及代噴業者在內的曝露者使用風險。

衛福部食藥署於2月13日預告、5月20日公告固殺草於紅豆的殘留容許量為2.0ppm。固殺草用於紅豆植株的食安問題,於食藥署公告後引發外界議論不休,防檢局6日邀集毒物學、植物病理、食品科學、醫學領域等相關專家學者召開專家會議,討論固殺草用於乾燥紅豆植株,對於產品及生產環境的影響及建議。同時,防檢局在公共政策參與平臺上公布《「固殺草」農藥新增豆植株乾燥處理之使用方法及其範圍》,尋求各界在防檢局公告使用方法前提供意見,為期一個月,8月4日前都可以在平臺討論區寫下支持或反對意見及理由。

會議主持人、臺大教授顏瑞泓表示,以目前風險評估結果來說,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不會對環境或健康有更高的風險,也不會造成其他危害,之所以出現疑慮,主要風險溝通上有問題,針對農藥殘留容許量訂定,應該在預告期就有更積極的作法。

歐盟將固殺草列為生殖毒性分類1B級(第2級判定),因此,在食藥署公告固殺草於紅豆殘留容許量為2.0ppm時,「固殺草會增加著床前後胚胎流失率,具有潛在生殖毒性」的歐盟意見,被廣泛討論。

對於1B級生殖毒性分類,農委會藥毒所說,專家學者其實有不同看法,根據2006年曾刊登於國際期刊的評估報告,固殺草在合理施用方法下,對於施用農民、旁觀者、消費者及幼兒造成生殖毒性的風險相關性低,固殺草不應列為生殖毒性分類等級1B。

中興大學植物病理系名譽教授曾德賜表示,使用固殺草最大的風險在於施用者,包括農民及代噴業者,按照農委會擬公告的13.5%固殺草SL稀釋200倍及安全採收期7天的使用方式,最後於農產品紅豆的農藥殘留上限2.0ppm,於食安上沒有太大問題,但仍建議防檢局再減半,殘留上限下修至1.0ppm;而他「最擔心的是農民」,固殺草即使經此比例稀釋,噴施時直接接觸的濃度仍非常高,不僅有生殖毒性,也有神經毒性,農委會必須特別向農民做宣導,且應在固殺草上加註警語。

負責評估農藥風險的藥毒所所長張瑞璋指出,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自106年起就做田間試驗,有殘留數據才能訂定殘量容許量,固殺草要確保沒有被濫用,就是要做殘留監測,包括環境監測及曝露者使用的風險,藥毒所都會配合防檢局做監測。

防檢局前局長馮海東指出,歐盟不是禁用固殺草,「只是退回未核准使用固殺草的狀態而已,不代表歐盟禁用,不應把這件事危言聳聽。」

紅豆是常見甜點食材,且在煮紅豆前,一般都是清水沖洗後直接煮熟。藥毒所副所長徐慈鴻以紅豆餅為例,計算出體重60公斤的成人1天吃下24個紅豆餅,才會達到急性毒的監控值,但達監控值不代表立刻對人體有害;由於固殺草為水溶性,因此煮紅豆之前水洗乾淨就不用擔心了。

專家檢視固殺草於紅豆植株乾燥之毒理、殘留試驗、殘留標準評估等資料後認為,固殺草只要按照農委會公告的方法使用,就不會增加環境及食安風險。(攝影/陳儷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