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通信】各國的待客之道

文字.攝影/林品嘉、佐藤敦子 翻譯/馬力

敦子老師你好:

老師去祕密基地偷採小草莓的故事,讓我想起偷吃草莓的回憶。去年的南美洲旅行,我與友人到了一座位於的的喀喀湖上由蘆葦做成的小島,身體不適錯過了午餐,醒來之後,小島主人已撐船外出捕魚張羅晚餐,只剩餓得兩眼發昏的我們,和熟練地吃著屁股下的新鮮蘆葦當下午茶的兩個小女孩。

天黑了,爸爸還不回來,女孩又開始吃桌上的糖粉奶粉可可粉,我們只能不停喝茶充飢,不曉得是女孩自己餓了,還是發現我們快餓昏,拿出一些乾麵包和各種奇形怪狀的水果。主人不在家,我們實在不好意思亂吃,這才發現妹妹不知跑到哪裡去。不久,她從廚房端出一盤洗好去蒂、擠上滿滿煉乳的小草莓,我們驚訝地想像這4歲小女孩消失了十分鐘,在廚房為我們準備點心的模樣!

妹妹用西班牙語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草莓、沙拉、加牛奶」,示意要我們跟著念一次,我們用破爛的隻字片語問說可以吃嗎,小女孩說當然,草莓沙拉加牛奶融化了我們的心,小女孩每吃下一顆,就好吃到跳起舞,還為我們套上傳統服飾大圓裙,像是一場舞會。吃完了草莓,姊妹互搶盤子舔了又舔,妹妹索性吸光整條煉乳。主人回來看到一片狼藉,舞會瞬間結束,姊姊被打了一頓,妹妹躲在桌底下,我們如同共犯在一旁安靜地等待晚餐。

小女孩還記得我們嗎?我永遠記得,那如夢似幻的傍晚她們可愛的待客之道,偷吃的不是草莓,偷吃的是祕密。不管哪裡的待客之道都一樣吧,想給遠道而來的朋友奉上最好吃的,只給一點點不夠,要各式各樣,要很多很多,尤其臺灣人!敦子老師有被臺灣的待客之道嚇到過嗎?要有吃大菜的胃,也要有吃小吃的胃,要能喝涼水也能裝熱湯的胃,甜的鹹的山的海的,所有的目的地都是吃,就怕你吃不夠的待客之道。

 

品嘉桑你好!

那兩位南美洲的小女孩,真的非常了解什麼是待客之道呢!我想那些草莓比起任何高級的草莓都還要好吃吧∼真羨慕你有去過南美!

我有個興趣是蒐集各種鹽,所以也有幾種來自南美洲的粉紅鹽。其中一種鹽的顏色是宛如草莓般的紅(這麼形容不知是否有些誇張)再加上橘色的濃稠鮮豔,而嘗起來就是鹽味(笑),不過比起一般的鹽,味道比較柔和、溫和。

說到臺灣的待客之道啊,臺灣人真的很親切,好像大家都是親戚一樣。剛到臺灣的時候,因為不知道方向在路上東張西望,有人走過去又折回來問「怎麼了?」但那時候我不會說中文,那位歐吉桑又不會說日文與英文,所以我們就比手畫腳(笑)。

去到茶店,老闆說「有很好喝的茶喔」,然後一直倒給我喝,又端出很多點心來,讓我差點吃不下午餐。(比起我買的茶葉,可能他招待我的茶與點心都比較貴呢)

那時因為每天工作都很忙、很累,所以有一天就去做腳底按摩。因為沒有時間吃飯,按摩時肚子餓了起來,不禁喊出「好餓……」,結果師傅說「等一下」,就放下我消失了,然後帶著笑容和熱騰騰的刈包回來給我。我看著嚇了一跳,他說:「吃吧!很餓對不對?這好吃喔!」

之後去那家店按摩,他們有時候請我吃芒果,有時候請我吃胡椒餅……。或許在那位小姐的腦中烙印著我是一位「又窮又可憐無法吃飯的日本人」吧(笑)!但對我來說,那感覺就像是在準備升學考試的深夜,覺得很累時媽媽親手捏給我吃的飯糰呢。

PROFILE

林品嘉 2011年成立「100個,冰茶、水果、家庭料理。」工作室,擔任一人農產開發局。感受臺灣帶給自己的澎湃與大方,並期許自己永遠知道她的可愛之處。

佐藤敦子 日本料理研究家,為「肚子料理生活工作室」主理人,也是狗狗Tinker跟Moomin的媽媽。目前居住於東京,除在自家教授料理,也不定期來臺開設課程。


其他文章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7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