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7日
首頁 鄉間小路 當月主題 【阿嬤的廚房】獻給美味人生的兩個廚房

【阿嬤的廚房】獻給美味人生的兩個廚房

文字/李佳芳 攝影/王士豪

打開便當的豐盛記憶,跌進一段又一段美好的廚房時光。在游楊雅如阿嬤的兩個廚房裡,一個是獻給家人的前半生,另一個是獻給自己的後半生。而今,她持續烹調的美味人生,不知不覺也豐富了陌生人,那有可能就是今天到訪的你和我……

端出自家料理的私房菜,麻油燉豬肉的香氣很暖,家常料理的滋味清淡,很有媽媽的風格,不若外面館子為了刺激食慾,誘人多點幾道菜,調味總是香辣濃豔。這道菜是大齡食堂的主廚之一游楊雅如阿嬤的私房料理,不列在餐廳的固定菜單上,只有每星期四游阿嬤輪值廚房時,才會特地從家裡帶來。

游阿嬤有兩個廚房,一個在自己家裡,一個在大齡食堂,她在兩地為不同的人上菜,卻都是以樂在料理的人生態度,端出一道道很有感情的菜餚,在匙筷之間訴說出「自家」味道的故事。

打開便當的豐盛記憶

「我是內埔、墩仔腳人。」穿戴亮麗的橘色圍裙與報童帽,游阿嬤穿著與談吐還是好年輕地自我介紹。游阿嬤出生在內埔,此內埔並非在屏東,那是大甲溪與大安溪的流域之間,臺中后里的古地名。

游阿嬤小時候成長的墩仔腳,是清代就成聚落的老街庄,后里糖廠就在隔壁不遠,從以前就是個熱鬧的小地方。初中時候,游阿嬤的父親在臺中開橡膠鞋工廠,所以才舉家搬到臺中市區,成了臺中人。

在那個刻苦勞作的年代,家戶生養的孩子數量非五即十,而游阿嬤在家裡排行第二,下頭還有五個手足,從小勢必學著分擔家務與照顧弟妹,幫忙母親買菜或煮飯是很自然而然的工作。「我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煮飯。」游阿嬤說。或許是從小跟著母親忙進忙出,看著看著就知道怎麼動手,沒有刻意去學。

回憶起兒時的料理,游阿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便當。在物資不豐的年代,游阿嬤替自己與弟妹做的便當,充其量就是一飯配上一菜,但那已令人吃得津津有味又滿足。「以前我很愛吃小魚乾,經過第一廣場看到有在賣就會順便買,回家用油炒香做成便當菜,有時候也會去餅店買肉酥來配便當。上班之後,我會帶著便當去餐廳點一碗湯,這就是心目中很豐盛的一餐。」

形影不離的廚房生活

在女性普遍學歷不高的早期年代,游阿嬤卻是臺中商校畢業,並領有珠算一級檢定資格。游阿嬤年輕時曾在三信銀行與造紙廠擔任會計,由於當時許多公司有著不成文規定,女性在婚後就不得任職,所以游阿嬤結婚後就轉為全職家庭主婦,爾偶才會到豐原商職或補習班兼課,賺取微薄薪水來貼補家用。

「我是個很認真的家庭主婦喔!」游阿嬤信心滿滿地表示,自己從國一就開始做便當,一直到出社會、結婚、有了小孩也都沒有間斷,即使到現在八開頭的年紀了,游阿嬤也還是幫在醫院上班的女兒做便當。「做到連女兒的同學看了都問,可不可以請你媽媽也幫我做便當?」日日便當的挑戰持續了60年無間斷,為使每天的便當菜都不重複,游阿嬤不知不覺學習了各式各樣的料理,甚至為了初一十五固定茹素的婆婆,她又加學了形形色色的素菜料理。

打開游阿嬤的冰箱,可見她常備的料理好物,都是自製的基本漬菜與調味用料。像是拌菜拌麵百搭的油蔥酥、早餐粥品必備的醋漬大頭菜與味噌醃嫩薑、為愛吃辣的先生與女兒製作的生辣椒等,就連素菜常用的豆製食材,例如豆輪、油豆腐等等,游阿嬤也都不外購現成品,寧願在自家廚房小量油炸。

無論生活有多忙碌紛擾,游阿嬤從不覺得煮飯是件麻煩事,她反倒很喜愛待在廚房裡,享受替心愛的家人煮食的料理時光。也因此,當老伴「畢業」之後,游阿嬤因為女兒的關係,從臺中搬到了嘉義,住在離女兒家不遠的大樓社區。

對游阿嬤來說,家可以搬,但廚房卻不能換。她捨不得數十年用慣的那套寶貝廚具,於是便請廚具公司把L形的廚具改了改,切成了兩座,一座剛剛好塞滿了現在的一字型廚房,而另一座則放在小房間,用來放膠囊咖啡機、熱水器、烤箱等等,當成了迷你吧。

走進生命的第二個廚房

游阿嬤移居嘉義不久,時值基督教醫院旗下的雙福基金會正推動大齡食堂計畫,而在嘉義基督教醫院工作的女兒自然也順水推舟,主動替媽媽報名了徵選,使得游阿嬤在卸下家庭主婦的責任後,卻意外多了一個「廚師」的專業工作。

當了一輩子的專業家庭主婦,游阿嬤沒想到自己可以擔當餐館廚師,在她的人生第二廚房裡,她與同樣「資深」的夥伴們合作,真正打理起一家對外經營的食堂。廚房裡,游阿嬤與淑霞阿嬤兩人組隊,各人各自展現私房手路菜,聯手料理的感覺更是特別好玩!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4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職人大未來:生活中的工藝復興運動

「一輩子做好一件事」是職人的單純想望,然而時間也是最大的敵人——當產業、技術日新月異,傳統工藝則面臨需求減少的嚴峻考驗,有些就這樣消失在時代的洪流裡。周易正與陳明輝分別從出版及教育著手,找回被時代遺忘的職人工藝。他們相信,工藝不應是博物館館藏、要價不斐的奢侈品,只要重回你我的生活,便有了創造未來的動能。

【讀冊】聽見大樹的在地足跡

「樹」始終不只是「樹」而已。樹是一張地圖,可以超越時空,透過歷史、透過記憶,去建構屬於你和它的心靈座標。我的生命中有很多關於樹的記憶,就跟這本書一樣,它是圍繞在不同的國度裡,在世界各個角落中穩穩佇立,似乎也在你的腦海中盤纏出自己的位置。

開放固殺草? 紅豆農:期待兼顧食安與收穫的藥劑

農委會將開放固殺草做為紅豆植株乾燥使用,種植紅豆的農民指出,自從巴拉刈禁用後,農民就普遍對無藥可用感到很恐慌,政府有必要開放一支能有效乾燥的農藥給農民使用,期待政府開放的藥劑能兼顧食品安全及收穫便利性。

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 立委暫喊卡 要求衛福部撤銷公告

立法委員陳椒華、林淑芬、王婉諭6日共同召開「給我安心紅豆,拒絕固殺草落葉劑」記者會,邀請專家學者、紅豆農針對農委會擬公告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方法提出意見,陳椒華要求衛福部先撤銷紅豆的固殺草殘量容許量修正公告,並要求防檢局1個月內召開聽證會,公開讓大家做評定。

「燒好香」的堅持:舉重若輕、聞香識木的職人技

香火鼎盛的廟宇,善男信女燃香參拜,虔心相信祈願會跟著拜香的裊裊輕煙上達天聽。以香祭祀是自遠古流傳至今的習俗,製香技藝亦隨著明清移民傳入臺灣。來到宜蘭頭城專門製香的己文堂,職人不畏工序繁雜辛苦,以手工與誠心上粉做香,作為人與神靈的溝通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