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7日
首頁 鄉間小路 當月主題 山腳下的迷人邊城──內惟

山腳下的迷人邊城──內惟

文字.圖片提供/陳坤毅

當我們談到高雄,多數人的首要印象,是個充滿海洋氣息的南部大城,有山有海,有河也有港。不過在海港的另一端、山河的那一頭,有這麼一處鮮為人知的內惟老聚落,周邊鐵道、水路、山林隔而不絕,地方氛圍自成一格,有作家形容它是位在繁華市區邊境的「邊城」。可惜大家到此卻以路過的成分居多,幾乎都是爬壽山或逛市場,究竟山腳下的邊城有什麼迷人故事被遺忘了呢?

近三世紀前的輿圖上,出現了「內圍社」字樣,那是邊城發展的起始點。早期山麓水草茂盛的環境,曾可見平埔族社群的活動蹤跡,當時在聚居地帶周圍以竹籬築柵保護,因而誕生出「內圍」這個地名。後來渡臺的漢人看上此富饒之地進行屯墾,番社遂被取代成為了漢庄,直到日本統治臺灣時,保留原本發音而寫成了「內惟」。

內惟西側的壽山是珊瑚礁石灰岩地形,地下水脈豐沛,其中的龍目井湧泉能灌溉百多甲田地,毓秀風貌在清國時代曾列鳳山八景之一的「龍巖冽泉」。庄民們在聚落東邊蓄水為埤,除了養殖魚蝦,也滋潤著出產水稻、菱角、蓮藕、芋頭的廣闊田野,在地出產的芋頭在高雄地區可是數一數二地出名,昔日還曾有「欲食內惟芋,毋行內惟路」的俗諺,形容想品嘗內惟芋的美味,卻對泥濘田間小路感到卻步的趣味情景。

日本時代起,湧泉水源還吸引不同產業進駐市郊的內惟,最早有畜牧業者經營的「高雄牧場」,是戰後高雄著名品牌「高大鮮乳」起家地;日本人加熱硫化湧泉經營浴場、旅館的「高雄溫泉」,成為高雄重要的觀光名勝;永豐何家在內惟設立製造纖維板的工廠,奠定其紙業發展的契機;戰後由上海人創立的「天香味寶廠」,更是臺灣最早自製味精的幾家之一。

內惟有著先民們胼手胝足打造的合院群落,材料多採自山上的「老古石」,這些珊瑚礁石灰岩從海下庇護站變成陸上的居所,還有人取河畔黏土燒製磚瓦,用一石、一磚、一瓦,建成充滿土地記憶的家屋。寬闊的晒稻前埕加上廣布的大小水井,將昔日常民生活風景表露無遺,而幾棟鶴立的洋樓住宅,則象徵務農人家在經商致富後的演變情形。

露德聖母堂是高雄史上第二座天主教堂。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3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職人大未來:生活中的工藝復興運動

「一輩子做好一件事」是職人的單純想望,然而時間也是最大的敵人——當產業、技術日新月異,傳統工藝則面臨需求減少的嚴峻考驗,有些就這樣消失在時代的洪流裡。周易正與陳明輝分別從出版及教育著手,找回被時代遺忘的職人工藝。他們相信,工藝不應是博物館館藏、要價不斐的奢侈品,只要重回你我的生活,便有了創造未來的動能。

【讀冊】聽見大樹的在地足跡

「樹」始終不只是「樹」而已。樹是一張地圖,可以超越時空,透過歷史、透過記憶,去建構屬於你和它的心靈座標。我的生命中有很多關於樹的記憶,就跟這本書一樣,它是圍繞在不同的國度裡,在世界各個角落中穩穩佇立,似乎也在你的腦海中盤纏出自己的位置。

開放固殺草? 紅豆農:期待兼顧食安與收穫的藥劑

農委會將開放固殺草做為紅豆植株乾燥使用,種植紅豆的農民指出,自從巴拉刈禁用後,農民就普遍對無藥可用感到很恐慌,政府有必要開放一支能有效乾燥的農藥給農民使用,期待政府開放的藥劑能兼顧食品安全及收穫便利性。

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 立委暫喊卡 要求衛福部撤銷公告

立法委員陳椒華、林淑芬、王婉諭6日共同召開「給我安心紅豆,拒絕固殺草落葉劑」記者會,邀請專家學者、紅豆農針對農委會擬公告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方法提出意見,陳椒華要求衛福部先撤銷紅豆的固殺草殘量容許量修正公告,並要求防檢局1個月內召開聽證會,公開讓大家做評定。

「燒好香」的堅持:舉重若輕、聞香識木的職人技

香火鼎盛的廟宇,善男信女燃香參拜,虔心相信祈願會跟著拜香的裊裊輕煙上達天聽。以香祭祀是自遠古流傳至今的習俗,製香技藝亦隨著明清移民傳入臺灣。來到宜蘭頭城專門製香的己文堂,職人不畏工序繁雜辛苦,以手工與誠心上粉做香,作為人與神靈的溝通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