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07日
首頁 鄉間小路 藝文 【小村畫誌】自己的零用錢

【小村畫誌】自己的零用錢

布畫創作.口述/羅秋玉 文字整理/花蓮縣牛犁社區交流協會

我是家裡的大姊,從小到大的記憶裡面,就是不斷的工作,休息的時候照顧弟妹。直到我21歲的那一年,住在豐田的伯母看到一個男人覺得不錯,便介紹給我。那男人是從新竹竹東搬到豐田的客家人。當時也沒有多想,長輩說嫁給他不錯,我們在 1972年便成婚,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我也成為了豐田人。

先生家裡的親戚多、土地多,要做的農務也很多。我常常羨慕妯娌,他們在家裡什麼事情都不用做,又因為經濟狀況好,每個都有念書,沒幾年就搬到臺北去,年節回來的時候,因為蘇花公路路況不好,他們都坐飛機,回來也是光鮮亮麗;我卻得幫忙準備節慶的菜餚,他們的孩子在院子裡玩,我的孩子卻得被我帶到田裡工作……。

直到1970年代中期,豐田開始盛產無籽西瓜,我們家的生活才開始好轉。短短的十年間,我們便賺夠錢可以買房子,家裡現在住的那一棟屋子,可以說都是用西瓜換來的。不過那時大家沒有保護環境的概念,亂噴農藥、亂撒肥料,最後再也種不出無籽西瓜。

從結婚以後一直到孩子也成婚,我從來沒有領過薪水。每半年農務的錢先生都會收去,再投入下一期的農作之中。直到2010年左右,朋友介紹我到平和國中當廚工,每天為國中生煮飯做菜。第一個月學校發了薪水給我,我第一次領到工作的薪資,才終於明白:啊——這是領薪水的感覺呀!我把錢拿回家,告訴先生,我也有薪水了!先生問我拿到錢要幹嘛?我想很久,告訴他我想去買喜歡的衣服穿。

PROFILE

羅秋玉

1952年於光復鄉太巴塱出生,她說她算是半個在部落長大的漢人。因為太巴塱一帶幾乎都是阿美族人,整個村子裡只有五戶漢人,從小到大的朋友都是阿美族人。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2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職人大未來:生活中的工藝復興運動

「一輩子做好一件事」是職人的單純想望,然而時間也是最大的敵人——當產業、技術日新月異,傳統工藝則面臨需求減少的嚴峻考驗,有些就這樣消失在時代的洪流裡。周易正與陳明輝分別從出版及教育著手,找回被時代遺忘的職人工藝。他們相信,工藝不應是博物館館藏、要價不斐的奢侈品,只要重回你我的生活,便有了創造未來的動能。

【讀冊】聽見大樹的在地足跡

「樹」始終不只是「樹」而已。樹是一張地圖,可以超越時空,透過歷史、透過記憶,去建構屬於你和它的心靈座標。我的生命中有很多關於樹的記憶,就跟這本書一樣,它是圍繞在不同的國度裡,在世界各個角落中穩穩佇立,似乎也在你的腦海中盤纏出自己的位置。

開放固殺草? 紅豆農:期待兼顧食安與收穫的藥劑

農委會將開放固殺草做為紅豆植株乾燥使用,種植紅豆的農民指出,自從巴拉刈禁用後,農民就普遍對無藥可用感到很恐慌,政府有必要開放一支能有效乾燥的農藥給農民使用,期待政府開放的藥劑能兼顧食品安全及收穫便利性。

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 立委暫喊卡 要求衛福部撤銷公告

立法委員陳椒華、林淑芬、王婉諭6日共同召開「給我安心紅豆,拒絕固殺草落葉劑」記者會,邀請專家學者、紅豆農針對農委會擬公告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使用方法提出意見,陳椒華要求衛福部先撤銷紅豆的固殺草殘量容許量修正公告,並要求防檢局1個月內召開聽證會,公開讓大家做評定。

「燒好香」的堅持:舉重若輕、聞香識木的職人技

香火鼎盛的廟宇,善男信女燃香參拜,虔心相信祈願會跟著拜香的裊裊輕煙上達天聽。以香祭祀是自遠古流傳至今的習俗,製香技藝亦隨著明清移民傳入臺灣。來到宜蘭頭城專門製香的己文堂,職人不畏工序繁雜辛苦,以手工與誠心上粉做香,作為人與神靈的溝通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