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7日
首頁 鄉間小路 人物 市場搬遷期間,我不斷告訴夥伴:這是我們一起永久生存的地方。

市場搬遷期間,我不斷告訴夥伴:這是我們一起永久生存的地方。

口述.圖片提供/謝銘能 整理/祖孟萱

我從小在建國市場長大,有四個兄弟姊妹。我的媽媽從麵廠起家,婚後自己出來在臺中老城區的綠川旁經營素食材料行,之後因綠川整治工程,才遷入舊建國市場。剛開始伯公先借我們錢買下攤位的永久使用權以及一間土埆厝,主要賣麵類跟豆類製品,後來品項越來越豐富。直到我接家業,經歷建國市場搬遷,我們一直都在建國市場。

我從小在建國市場長大,有四個兄弟姊妹。我的媽媽從麵廠起家,婚後自己出來在臺中老城區的綠川旁經營素食材料行,之後因綠川整治工程,才遷入舊建國市場。剛開始伯公先借我們錢買下攤位的永久使用權以及一間土埆厝,主要賣麵類跟豆類製品,後來品項越來越豐富。直到我接家業,經歷建國市場搬遷,我們一直都在建國市場。

舊建國市場

有一天我們家跑來一隻小狗,我們叫牠小黃,當我爸爸從市場工作完騎車回家,小黃遠遠聽到引擎聲便會出門迎接,我就知道爸爸回來了。奇妙的是,老一輩的人都說「狗來富」,自從小黃來了以後,市場生意也越變越好。

6歲的時候妹妹出生了,每日天還沒亮,爸媽就去市場工作,我在家裡揹著妹妹做家事,等到我7歲那年,妹妹終於可以帶去市場照顧,我也開始去市場幫忙。最初,爸爸凌晨會把我放進摩托車後面的籃子載去市場,讓我跟著媽媽送貨。直到上了小學,爸爸給我一臺孩子騎的腳踏車,教我認路,第二次我就能自己去市場了,也慢慢熟悉送貨的工作。

上工前,爸爸會把我放在舊建國市場邊、賣滷肉飯的阿土伯那兒,對我說:「先吃飯,摩托車顧好喔。」吃飽後就學做生意,觀察大人怎麼做事情。媽媽教導我如何察言觀色,從人的五官、眼神及談吐去應變、溝通。一樣米養百樣人,市場裡什麼人都有,做生意就是在學習與人相處,我也這樣教導我的孩子去看、去聽。

在市場工作容易中暑、過勞,我發揮在國術館工作時學得的技能,常到處幫人刮痧,算是一種服務,慰勞辛苦的攤商們。我時常覺得,市場小孩都能文能武,便是如此。

建國市場的變化要從九二一地震說起。地震完當天,我開車送貨碰上餘震還會蛇行;也因為那次大地震,市場被政府判定為危樓,準備封起來。為此我們成立自治會,我接下了總務長的工作。

在我擔任總務長的三年間,也與建國市場共度了搬遷過程。那陣子市場很混亂,我每天都播送宣導廣播,從不會訓練到會,從講話聽不清楚到能夠帶動全體。協調各攤商搬遷的日子裡,我不斷告訴市場的每一位夥伴:我們是一家人,這是我們將來一起永久生存的地方。我多希望能帶領大家一起過去,互相幫忙,不要有人受傷,和氣地完成任務。

PROFILE

謝銘能,建國市場日益素食材料店店主。從小在建國市場長大,曾任新建國市場自治會總務長。日益素食材料為50年老店,於2017年獲經濟部「優良市集暨樂活名攤」全國三星樂活名攤,2019年獲得四星樂活名攤評定。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1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歷史來說菜】日治時期的西洋味:臺灣西餐的華麗初登場

中國的西洋料理起始於1860年代左右的上海英法租界,隨國民黨來臺灣的移民也將上海式西餐帶到臺灣。臺灣西餐則是日本時代的產物,1895年的北門街就已有了「臺灣樓」,到1908年冬,臺北的「鐵道飯店」開幕,臺北最高級的西洋料理華麗出場。到1934年成立的波麗路西餐廳,已經是非常成熟的在地化西式料理屋了,或許可以稱為臺式西餐。

團結力量大!從日本合夥制度 看4大共同化措施如何改善水產經營

日本水產業,為了實施「共同化」,逐漸成立「有限責任合夥」組織,成為共同化的一項新手法外,也是改善水產業經營狀況的手段。透過「有限責任合夥制度」,利用水產業者間的共同購買、共同銷售等方式,降低成本或增加收入,以 改善經營狀況。

鯨鯊標示記錄突破「南點」 臺灣放流、北緯1度還看得到牠

寬寬的嘴巴、白點的背部,正面看起來有點「萌」的鯨鯊,是不少人一見就會喜歡的海洋生物,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研究所團隊長年從事鯨鯊標識放流研究,去年刷新追蹤紀錄...

【農遊】新春去哪兒?臺東慢旅行 泡湯、捏捏陶 體驗職人的陶藝手作課

座落於臺東的「東遊季休閒農場」,最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晚上可以坐在泡湯池內看著天空聊天,看著夜幕裡的雲朵飄、微風不時吹撫,心情總是特別暢快。不過在這裡泡湯、做SPA不特別,因為造訪東遊季最好玩的是,還能動手做做小陶藝,發揮自己的創造力。

正確放流方法跟著做!豐裕漁業與海洋生態 水產動物增殖放流的規範與執行方法

近年來受到氣候變遷、棲地環境破壞及漁撈技術精進等因素,影響沿近海漁業資源。除減少漁船漁撈能力、保護棲地環境及建立國人保育觀念等措施,海域增殖放流是增裕漁業資源最直接的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