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市散策】賣菜婆婆拯救了男子一命──在東湖市場完成野薑花任務/番紅花

婆婆手指的含苞待放的野薑花,解救了一位太座即將生日的男子……。

文・圖/番紅花

全臺灣共有八百多處公民營菜市場,東湖市場在網路上的聲量與報導不多,但那完全無損於內湖和東湖人對它的依賴與信任。

吸引我推著菜車跳上捷運專程前往東湖菜市場的理由有好些,像是為了滷一鍋虱目魚頭、煎一碟虱目魚腸,或是想要剁兩支在地小農飼養的放牧土雞腿回家煮麻油雞,更常常是為了細選一顆新鮮而風味熟好的現剖榴槤回家,孝敬熱愛此味的媽媽……。

內湖不僅擁有密度極高的量販旗艦店,也有好幾個知名菜市場散佈在捷運站沿線:捷運共構的西湖市場,鄰近科學園區的737菜市場,食材精緻的湖光市場,乃至東湖站下車走路五分鐘的東湖(五分)菜市場,每一個市場都各有特色、都有我的心頭好,而地理位置環山多溪的東湖市場,因為規模最大、攤位數多、自種自賣的蔬果小農密集、魚蝦豬雞鴨的選擇方便、價格也是內湖眾市場中最親民的,所以我給它內湖市場最高分(笑)。

花店無法解救!看似平凡的「野薑花愛妻任務」

普渡剛過的週一,菜市場是休的,但突然收到好友S傳來的緊急訊息……她替朋友急急來問我:

「即將過生日的太太表示很想收到一束白色野薑花,不是愛情象徵飽滿的玫瑰哪,是平凡的野薑花。」

野薑花雖不名貴,卻不是尋常花店可以買到的,其來有自!(圖片來源/leemt2@flickr CC BY-NC-ND 2.0)

與花不熟的這男人心想,「這有什麼難的,不就是一把花?當然沒問題」。直到跑了十幾家花店都空手而返,方知花店什麼樣高貴稀奇的花都有,可就是沒有野薑花。眼看太座生日迫近,求生意志強烈的他只好偷偷詢問太座的好友們。S想起來我臉書有個固定的小相簿名為「餐桌上的花」,她記得我貼過好幾次野薑花,遂緊急敲我到底哪兒才買得到野薑花?

這是一個好浪漫的請求!步入中年以後,倥傯混亂的育兒生活使人失落了曾有的一些愛情儀式,例如想要被他送一束花,例如想要送一束花給她,這些事在青春年少時不缺,卻在為人父母十載之後多已陌生,所以我們都很想幫助這位「苦尋野薑花的男人」,很想看見好友收到野薑花的美麗笑靨。

但太座確實出了一個小難題,野薑花很少出現在花店呀。男人抱怨花店裡美花無數,連夜來香都有,為何獨缺野薑花……?

夜間盛開的夜來香,其實花期長且香氣濃郁,而深受消費者及店家歡迎。(圖片來源/JUNO TSENG@flickr CC BY-NC-ND 2.0)

殊不知夜來香花期長、耐存放,且是民間初一十五拜拜常用的花材,消費端有此需求當然花店會固定進貨,而含苞的野薑花大約兩三天內即盛開完畢,花期短、不耐運輸和保鮮,且插花和拜拜的需求都很低,花店自然不容易有管道和意願進野薑花。所以,想要在家裡瓶插野薑花的最佳採購點,不在花店,而在傳統菜市場的賣菜老人家小攤子上,尤其是鄰近多山多水的傳統菜市場,最容易買到。

此時猶是溪邊野薑花的花季末端,我回覆好友S,我可以替這位苦尋不著野薑花的男子跑一趟東湖市場,那裡有位80歲的老人家在她的田埂邊種了些野薑花,除了自賞,花季期間她也會割些花綁成一束一束搭著蔬菜賣。老人家賣的很便宜,一束5支花只賣30塊,男人可以跟她預定如氣球那麼大一把的野薑花只要兩百塊,三五天內家裡將清香滿盈,餐桌上似有皎潔群蝶靜歇,又美又芬芳。

賣菜老人與田邊割來的野薑花,這樣一束只要30元。

與花不期而遇正是我往返菜市場的理由,一週插一瓶花,剪枝、除葉、換水,在餐桌上為鮮花喬一個最好的角度,讓它享受窗邊斜落下來的自然光。這過程使我舒心、放鬆、放軟,兩個孩子也跟著認識不少國產和進口鮮花之美。

花店繁盛的東湖市場,「美莉」是我心頭好

意外的是,並非座落於內湖商業與繁華住宅地段的東湖市場,卻有7家花店之多,有的是彩卷行老闆,有的是豬肉攤老闆兼著賣,也有數十年來在此深耕的專業花草職人。

臺灣是聞名於世的花卉王國,臺灣人有多愛種花蒔草,從各騎樓和各公寓陽台總是佈滿了花花草草可見一斑。而我人生的鮮花啟蒙,是小時候媽媽為了拜拜差遣我去市場買劍蘭和圓仔花,路上我捏緊錢在心裡用臺語默默背誦著「劍蘭、劍蘭、劍蘭」(按:臺羅拼音kiàm-lân),生怕買錯了回家被罵。那以後我注意到家裡不時有花,即使有段日子家裡財務吃緊,媽媽也省不下買花的錢,買得少了些,但敬花禮佛不可不買,自此烙下了「持家不可無花」的意象在我心裡。

每當夏天,「美莉花坊」的鮮花慣常放在冰箱中,避免燠熱的暑氣傷了花卉的保鮮期。

這次順利經由賣菜阿嬤的協助完成「野薑花愛妻任務」後,我信步漫行到東湖路106巷的「美莉花坊」晃晃。在這裡服務社區居民日常鮮花需求的「美莉」,和一般花店不太一樣的是,沒有擺放太多鮮花在店門口吸引客人,大多數鮮花都被呵護在大冰箱,以穩定的15度設定、24小時保持鮮花的最佳狀態,路過「美莉」如果沒有仔細望向店內大型透明冰箱內擺放的花,很容易錯過這樣一家用心的老花店。

老闆說,整個早上把花放在店門口雖然比較好招徠客人,但露天三十幾度的氣溫太傷花朵了,愛花成痴的她所追求的,是讓客人買到品質最好的花,讓花兒健康嬌媚的在客人家裡盡可能綻放最久,而不是買回去沒幾天就進入衰疲的狀態,所以繡球花啦玫瑰啦洋桔梗啦都被放在冷藏室裡保鮮,等待愛花客人帶回家。

還沒在家裡插過繡球花的我,請老闆幫我挑選球形最大最圓的一支,據說白繡球花的花語是「包容,希望,團聚」,挑選原則以「完美的球形」為主要,鮮插時,盡可能拔除掉多數的綠葉,僅保留花球下的葉子即可。繡球花極嗜水,最好維持滿水位,讓整枝莖幹時時都能吸收到水分為宜。

老闆還熱心傳授我繡球花的保鮮祕訣,每隔幾天把繡球花倒頭栽在冷水桶裡浸泡20到30分鐘,之後取出瀝乾水,再插在滿水位的瓶子裡。經過浸泡冷水的程序,老闆說繡球花開兩個星期不是問題,當然她的花沒有曝露在室溫下,被妥善收入15度的冷藏室就贏了第一步,所以雖然不起眼,卻也在市場小巷內屹立30年;也許價格比人家貴一點點,但開花週期多了一星期以上,反而划算,不打價格戰也能維持平衡生意。

老闆挑選最大最圓的繡球花給我,這一朵白淨素雅,並教導我保鮮祕訣。

回家之後我遵照老闆囑咐,剝除掉繡球花三分之二的葉子,讓花瓶總是飽水,每隔三四天就浸泡整朵花球於冷水中半小時,至今10天過去,白繡球花依然完整盛開於餐桌,帶來一室的迷人清雅。

總被包圍的明星土雞攤、臘肉老先生……我帶回家的不僅食材

東湖市場另有個明星攤位,是在地小雞農的放養黑羽土雞,一週來此三天擺攤,召喚出一大群對雞肉風味有著高期待的煮飯人。為了避免撲空,你最好早上9點前就來購買,只因小攤總是被主顧客團團包圍,搶手得很。

而我尤其鍾意他們家的雞內臟,雞肝、雞胗、雞心、雞消化道的各種腸子,回家處理完筋膜、洗乾淨後,在雞高湯內燜煮10分鐘左右,就可撈起什錦雞內臟切片和切段,在小皿內沾取醬油悠悠品嘗,實乃令人笑逐顏開的小確幸。

仔細處理過的雞內臟值得一試,絕對美味!

往往乏人問津,幾乎要被棄置在一邊的雞雜、雞內臟,其實蛋白質含量豐富,營養健康,有的部位甚至低脂質。基於惜食理念,雞皮、雞腸乃至雞冠等少見部位我都認真學習好一陣子去認識,市場濃厚的人情味也讓我得到許多媽媽的私房食譜;煮下水湯也好,做一份滷味也行,珍惜逝去動物的每一克每一寸,我想好好的烹煮它們。

今天我包下攤位剩餘的所有雞內臟,水煮燙熟後切一點薑絲,佐一大杯沁脾啤酒,理想的生活莫此為甚啊。

在地小雞農的放養黑羽土雞,一週擺攤三天,總被主顧包圍,想買好肉得趁早!

老闆娘俐落地處理肥腴的雞腿肉;在這邊和太太們交流也讓我學到很多料理知識。

全臺灣共有八百多處公民營菜市場,東湖市場在網路上的聲量與報導不多,但那完全無損於內湖和東湖人對它的依賴與信任。秋天時在地新鮮萵苣和高麗菜會飽滿上市;冬季降到十幾度時,擅做湖南臘肉的老先生會推著兩輪車,提醒客人過年快到了,買包火朣回家熬雞湯。(編按:火朣指火腿下腿骨近大腿處,近於豬腳的腿庫部位,筋肉皮俱全且富含膠質,特別適合熬湯)

逛東湖市場是我的日常,徐徐穿過五分街上的消防隊和圖書館,三角窗的水果店是我的第一家東湖最愛。這裡是我滋養孩子長大的食材基地,買賣交換中流動著溫暖的人味情誼,譜寫我們每個人生活裡的努力與食味。

再加映介紹:東湖市場內賣虱目魚的年輕人,他總是把攤位整理的非常乾淨。攤位上只見魚皮、魚肚、魚嶺和魚頭,珍稀的虱目魚肝魚腸數量有限,只有熟客注文才買得到。(編按:「注文」為下訂單之意,為受日文影響產生的臺語詞彙)


【集市散策/市仔寬寬行】

我對臺灣風土當令食材,特有偏愛,視逛市場買菜為時有驚喜奇趣的小旅程。如果你夠細心去感應節氣的變化,必然會發現菜市場就像是個大人版魔法樂園,在市場我總是像個孩子似得睜大好奇的雙眼。

【作者簡介】

紅花/臺北人,日常專注於家庭料理研究,也是業餘的文學讀者。由親子書寫到料理飲食,近幾年致力於推動孩子的食農教育,與水牛書店共同策畫「菜市場的文學課」、「漁港的文學課」,著有《一起到綠色餐廳吃頓飯》、《廚房小情歌》、《教室外的視野》、《你可以跟孩子聊些什麼》等書。

編輯/農傳媒數位主編 陳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