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陸食旅味】旅途中的社交祕密武器

皮蘭

皮蘭是個典型的亞得里亞海城市,步調緩慢,樸實安靜。

文字.攝影/劉盈慧

斯洛維尼亞全國人口總共約兩百萬,比桃園還少,在寬廣的歐洲大陸中更是名不見經傳,被我戲稱為歐陸的角落生物。

小國寡民,自然常被鄰近強國當成政治籌碼拉攏,它曾屬於威尼斯王國、後是哈布斯堡王朝的領地,當拿破崙席捲歐洲時,也曾是法國的行省之一。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它又因身為斯拉夫民族,而被併入南斯拉夫聯邦的大拼盤,1990年更歷經獨立公投與十日戰爭,剛滿30歲的斯洛維尼亞,正走在形塑自身主體文化的路上。

斯洛維尼亞在偌大的歐洲大陸中,彷彿無依的浮萍,隨著歷史洪流不斷飄盪。恰如我獨自一個人旅行時,雖然愜意自在,但偶爾也會感到淡淡的孤獨。所以我常在旅途中使出我的社交祕密武器──到府做飯,製造與當地人相處的機會,融入在地生活,能結交到許多朋友,彌補內心的孤單。我在布拉格認識了來自斯洛維尼亞的少女Mateja,我說我身懷中華料理廚藝,她便熱切的邀請我一起去她的家鄉皮蘭(Piran)度假。

皮蘭是斯洛維尼亞為數不多的濱海城市之一,也是最西側的古城鎮,在過去的地緣政治下,皮蘭曾和其他亞得里亞海沿岸的地區一樣,被威尼斯王國統治五百年,與其說皮蘭是斯洛維尼亞的一部分,不如說屬於亞得里亞海。如同每個亞得里亞海的城市風貌,廣場是市民生活集會的中心,旁邊一定有座尖塔教堂,整點敲鐘報時,觀光客可以爬上尖塔鐘樓俯瞰風景,城中建築多半保有中世紀及威尼斯風格。突出的海岬上布滿密集的紅磚屋瓦,海景第一排是專做觀光客生意的露天小酒館,看著遠方湛藍無涯的大海,沙灘上人聲鼎沸,卻很微妙的自動劃分成兩個做日光浴的地盤,有穿泳衣及無穿著泳衣,而我自由自在的徜徉在亞得里亞海岸的陽光下。

PROFILE

劉盈慧 一位背包旅行43國的旅人,我和我自己上路。用地圖搜集文化,用美食理解歷史,逛市場是欣賞庶民生活的總和。曾任聯合報記者,獲社會光明面新聞報導獎。

午餐食光
孤單的旅人常在旅行中用吃飯來融入別人的社群。這天我混進Mateja與她鄰居小鮮肉的午餐時光。

Facebook Notice for EU!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and post FB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