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頭也是一條魚

文/謝永泉 《飛文季刊》發行人、雅美族語言文化推廣工作者 圖片提供/財團法人基督教蘭恩文教基金會

中文:芋頭

母語:soli(雅美語)

學名:Colocasia esculenta

科屬名:天南星科芋屬

傳統用途:芋頭田是蘭嶼島上的特色地景之一,對雅美族人來說,是慶典中不可或缺的食物,也是平日主食

還記得我小的時候,那時我爸爸要蓋家屋,我媽媽的工作就是負責整理、照顧芋頭田,然後等落成時再去採收芋頭,分享給邀請的親友。因為籌備落成所需要的禮芋數量龐大,所以一般是一年半到兩年前開始種,到落成時婦女就可以去採收了。在那之後, 田裡的芋頭一直都在,沒有固定採收的季節,有需要就去拿,切下來的葉桿種回田畝,繼續慢慢地收成。

芋頭在雅美族的傳統文化裡,它不單單是為了吃,可以說它最高級、最重要的價值,是使用在家屋落成時,堆放在石牆邊、屋頂上,和所有賓客和全部落的人一起分享我們的喜悅,所以才要種很多很多,非常辛苦啊!

蘭嶼芋頭種類多元,且芋頭田的男女分工非常嚴謹。

就像我收錄在專輯《akokey親愛的你好嗎 謝永泉lraraley之歌》裡的一首歌《母親的芋頭田do icing》裡所唱的,「meylivolivon o pinapta noka(四周都是我堆放的爛芋)/ta valya vaon ka no vayo a vahey(我還以為可以是新屋落成的獻禮)」,歌詞是我媽媽當年自創哼唱的,內容大意在說:每次我到芋頭田,看到芋頭有很多病蟲害,心情好難過,好希望能有豐盛的芋頭堆,在家屋落成時可以分享,祝福芋頭啊可以慢慢長大……

和臺灣的芋頭不一樣,我們的芋頭田有水芋,也有旱地裡長的旱芋,不同種類像是alaleng、rakoasoli等,種類非常多種。也因為我們的男女分工非常細,開墾芋頭田的通常都是男生,種植、整理芋頭田的則是女生。男生開墾完了以後,還有件重要的工作,就是做一個水渠,把水引到水田,每隔幾天就去檢查一下水是不是都有流到芋頭田呢?旁邊的草有沒有覆蓋住水渠?這些都是男生負責。小時候我的印象,媽媽有時會把弟弟妹妹交給我們幾個大的照顧,然後她很快速地去田裡拿飯(芋頭)來吃,當天吃多少拿多少,再順便整理一下,什麼草可以避免害蟲進來、要留著,什麼草要除掉等等,她都很清楚!

家屋落成時,族人會採收芋頭並把它們堆放在牆邊和屋頂上。

我們吃芋頭怎麼吃呢?大部分是用水煮,鍋子放三分之一的水,然後把芋頭放在裡面煮,煮好以後拿出來剝皮,直接享用。和臺灣吃飯喜歡三菜一湯,配著一起吃的方式不一樣,雅美族傳統的飲食文化很單純,一盤芋頭就是一餐,有飛魚時煮成一鍋魚湯也是一餐。大節日時,我們也會做芋頭糕(nimey),這個就不是常常可以看到的了,很珍貴!比如飛魚季(rayon)裡有一個節日是慰勞節(minganangana),先生辛苦去海裡釣飛魚和鬼頭刀,太太就會特別製作芋頭糕來慰勞先生,還有和他一起出海的兄弟們。

它的做法是先把芋頭削皮水煮,然後在鍋內用一種木棒費力地把它攪拌、搗成泥,再用一種我們稱作「taroy」的食材,也就是切成輕薄長條狀、經過曬過或燻過後保存起來的肥豬肉,用火燒一燒,讓taroy滴下來的油滴在芋頭糕上,很香、很美味。再配上婦女們辛勤採集回來的陸蟹蟹肉和飛魚、燻豬肉等,就是一頓很豐盛的大餐了。

鬼神祭的供品中,族人以姑婆芋葉盛裝芋頭、小米、檳榔、荖藤和豬肉。

除了吃芋頭本身,煮飯時我們也會把芋頭的葉子疊好,放在芋頭上一起煮,等葉子熟了切切切,拌生薑混在一起吃,也是一道菜。芋頭莖則是折斷,用手把它外面的皮撕開後,有些人會用沙拉油、醬油炒來吃。

男生到大海捕魚,芋頭就像女生到田裡捕撈的魚,因此我們的歌謠會唱出「芋頭是一條魚」,好像海是男人的田、田是女人的海一樣,如果田是大海,種植的芋頭自然也是一種魚啊,都是我們雅美族很重要的食物!不管大船下水祭、家屋落成、結婚、生孩子或命名的儀式,都有芋頭的角色。平常家裡如果有客人,我也會去田裡採收很好的芋頭讓他們帶回去。

畢竟雅美族的文化,並不是說你也有飛魚了,我就不能給你了,而是今天我把一條飛魚給你,就表示你也分享到我今年的收穫啦。無論何時何地,互相餽贈分享我們的芋頭,也是同樣的道理!

慰勞節的美味芋頭糕(nimey)。

更多內容請見《豐年雜誌》2021年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