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發條例修正案請辭 李先生與彭仔的農地理念其實相同

86年國內爆發口蹄疫疫情,彭作奎接任農委會主委處理口蹄疫,前總統李登輝與彭作奎一起跑現場,處理疫情危機。(圖片提供/彭作奎)

農委會前主委彭作奎在新書中曝光87年至89年間農發條例修法秘辛,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先生,從原本支持「新購農地不得興建農宅」,轉為向老農派立委妥協的關鍵,就是89年總統大選的選舉考量,不過,彭作奎說,李登輝要他改以行政命令嚴格限制農宅興建條件,以彌補刪除「新購農地不得興建農宅」的缺失。

彭作奎回憶,李總統一直是支持農地農用、新購農地不得興建農宅,兩人理念一致,曾經為了說服部分立委,李總統甚至不惜以「跪下來拜託大家」來阻止老農派立委的威嚇,只是89年3月競爭激烈的總統大選就在眼前,李總統必須考量政權大局,才在89年1月讓立院通過了妥協版的農業發展條例修正案。

彭作奎指出,遺憾的是,對於農地開放自由買賣後,主管機關對於農宅興建辦法中,有關農宅起造人與承購人資格鬆散,讓地方政府有不同解讀裁量的空間,使得維護農地農用容易變成口號。農地上違法豪華農舍與工廠林立,蠶食農地。現在農業種電,太陽能板更是鯨吞農地,讓農地農用政策的貫策更加困難。

在立院三讀通過農發條例修正案前,彭作奎就辭職離開農委會主委一職,回想2年多的主委職涯,曾是彭作奎碩士論文口試委員之一的李登輝,也親自傳授學者從政的彭作奎當好稱職政務官的秘訣。

彭作奎碩士論文題目「臺灣灌溉計畫直接效益之所得重分配效果之研究」,彭作奎說,李總統那時是行政院政務委員,兩人第一次見面是在臺中的寶島飯店討論論文;李登輝告訴他,「中國大陸有萬里長城,臺灣有萬里的灌溉渠道,滋養臺灣農地,是讓臺灣農業能發展的功臣,只是衛星看不到」,李登輝讓人感覺是位非常親切的隔壁歐吉桑。口試當天,李政委因有行程由農經組組長代理口試委員。

之後,彭作奎進農復會工作,李登輝是農復會的顧問,兩人時常在農經組辦公室見面,彼此間以臺語溝通,李登輝叫他「彭仔」,作奎則稱呼李登輝「李先生」,對於熟人,李登輝習慣講臺語,由此可知彼此熟悉的程度。

前總統李登輝與農委會前主委彭作奎,彼此間以臺語溝通,李登輝叫他「彭仔」,彭作奎則稱呼李登輝「李先生」。(圖片提供/彭作奎)

彭作奎說,86年國內爆發口蹄疫疫情,他臨時授命接任農委會主委,從臺中北上工作,只拎了一卡皮箱就到農委會就職,在來來飯店暫住了1個月;開工第三天,在臺中梧棲漁港的漁民反走私宣誓大會上,是上任後首次遇到李總統,隔幾天又與李總統到桃園視察口蹄疫疫情,在車上,李總統教他如何做好主委的工作,以及口蹄疫危機的處理方式,包括:向全世界宣告臺灣有消滅口蹄疫的決心、肉品內外銷的處置方式、養豬產業不能放棄等。

彭作奎雖然因為農發條例修正案而辭職下臺,但兩人交情不受影響,彭作奎說,「辭職那件事(我們)真的是互相無所謂」,辭職後兩人再見面,是在國民黨的輔選場合,並無芥蒂;105年李登輝獲頒中興大學名譽管理學博士的典禮上,也由彭作奎介紹受薦者事略。

「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位政治家」,彭作奎說,李總統在位時,帶領國家走出困境、邁向富足。退位後,仍一本書生胸懷、政治家風範,博聞多識、見解精闢,面對國家困境總能提出一針見血的主張,至今仍是政壇上最高智慧的象徵。

彭作奎表示,臺灣農村經濟的翻轉,就在李登輝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時,推動廢止肥料換穀制度、設置糧食品平準基金、實施稻米保價收購等重大措施,讓過去向「農業課稅」而扭轉進入「補償農業」政策,奠定臺灣今日農業發展的基石。

彭作奎表示,前總統李登輝是一位政治家,並且翻轉臺灣農村經濟,奠定今日農業發展的基石。(圖片提供/彭作奎)


【延伸閱讀】

搶救農地關鍵四年  彭作奎:拿掉總量神主牌守護「真正」農地

分離農宅要忍痛?配套做「農業都更」還給農地完整面貌

「我是不是你書中說所說的小偷?」讓農地回到農用本心 扭轉亂象

Facebook Notice for EU!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and post FB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