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出臺灣人愛喝的清酒!酒鬼社長吉田皓一的釀酒夢

口述.圖片提供/吉田皓一 文字整理/李怡欣

我就是個酒鬼!從大學開始,常找朋友來我家喝酒,生活很頹廢,因為沒什麼錢,都喝很便宜的威士忌。畢業後到電視臺做廣告業務的時候,常常會需要跟客戶應酬喝啤酒。直到我自己開公司,為了向臺灣人介紹日本吃喝玩樂的情報,每個禮拜到日本各地出差、享用美食,才發現清酒的魅力。

我覺得在地料理搭配地產的清酒最適合。像是九州的食物偏甜,清酒也以甘口酒居多;北海道以海鮮料理聞名,清酒則偏向辛口,我喜歡在吃海鮮時搭配國稀酒造的清酒。而山梨銘釀的「七賢」氣泡清酒,也是近年來很喜歡的酒款,我參訪過酒造幾次,他們的水源來自赤石山脈,附近是生產白州威士忌的三得利蒸餾所。為了釀造這款酒,兩位年輕的負責人向三得利借用酒桶,把酒在桶中陳放幾個月,吸收酒桶的香氣,形成了獨一無二的氣泡清酒,是我很推薦的清酒!

老實說,我很常在家喝清酒,可以隨意搭配食物,冬天也可以加熱清酒到自己喜歡的溫度,跟去酒吧完全不同,是一種很放鬆的感覺。而且一定要連酒杯都講究!像是紅酒杯就很適合,可以完全感受到清酒的香氣。但清酒也是日本文化很重要的一環,所以一定要用日本的杯子喝看看,涼飲使用江戶切子,燗酒可以用有田燒的陶杯保溫。

臺北的和食EN與HanaBi居酒屋,是我在臺灣想喝清酒時的去處,他們的老闆都具備專業的清酒知識,而且有很多連在東京都喝不到的特別清酒。有次我在HanaBi喝到臺灣出產的清酒,米味濃郁、酒香醇潤,是適合燗酒的類型,沒有想到在臺灣這麼溫暖的地方,也能釀出風味細緻的清酒,當下有種甘拜下風的感覺。

一直以來有個困惑,就是臺灣人好像不喜歡吃台菜配美酒,愛喝清酒的臺灣人就更少了,雖然有些酒館會賣清酒,但很多清酒放太久,喝到的人誤以為那是正宗的味道,對清酒留下不好的印象。其實風味清爽的清酒,可以去除口中的油膩感,很適合搭配台式料理。我很希望推廣吃美食喝酒的習慣,讓臺灣人知道這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PROFILE

吉田皓一 Yoshida Koichi 出身在奈良,吉日媒體集團創辦人與社長、「樂吃購!日本」版主。對於汽車、高爾夫等要花錢的事情完全沒興趣,但為了追求美酒和美食,樂於在日本全國和臺灣各地奔走巡迴。現在往返於東京與臺北之間,從事銜接臺灣與日本的工作。

我正用長木棒攪拌發酵中的酒液。桶子超大,「醪」又超難攪,總而言之就是超累的!

文章未完,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9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