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食部】一條溪魚的誠意

有次跟著部落農家一起準備料理,似乎有重要人士來訪,聽說備餐的農家父親前晚就帶著家中較大的男孩子沿著溪水補魚。溪水在長期開發與天災頻繁的狀況下,生態環境已經改變了,部分族人求快而放棄傳統捕撈方式,另一個隱憂是,因政策遷村或尋求更好生活而離鄉的年輕一代族人,逐漸失去與溪共生的能力。

當山上農家的老人家想喝碗魚湯,男人就帶起頭燈,順水逆水幾個小時,夜光下摸黑沿溪收集一簍不到的溪魚,太小的放回溪裡,只能取大魚(說大不過也就手掌大小)。好不容易天快亮回到家,家中女人趕緊下床,快速升起火給男人取暖,一面處理溪魚的內臟,加山薑、刺蔥、鹽巴調味。我認為山上排灣人的魚湯有個很重要的味道——小魚內臟帶出的一點苦味,那是很排灣的苦,但現在孩子都不太喜歡。

這些幾乎快花一天一夜準備的料理上桌,部落媽媽撈一碗魚湯,「快喝,這是男人們昨天捕的。」湯蓋過小小的溪魚以及細細的山薑。我一邊喝湯,一邊望著客人桌上的魚湯,他們忙著交談,湯沒什麼動。

部落農家說:「不管他們有沒有吃到,這是我們對待人的方式。」後來我才體會排灣人這種「一條溪魚」的態度:我們會為你做很多很多的準備,但不會說出來有多麼辛苦要你感激,但當我們拿出來的時候,都是用一條溪魚的誠意來對待你。

 

PROFILE

目尼.杜達利茂

來自杜達利茂家族。家族在五十多年前從山上慢慢遷移到現在居住的河床地新聚落─瑪家鄉三和村。因婚姻與有了下一代,被給予新的傳承責任,現在的責任就是讓孩子一起成為部落的人。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