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01日
首頁 新聞 【尋找新綠金】產業鏈待加強,檳榔轉作油茶挑戰多

【尋找新綠金】產業鏈待加強,檳榔轉作油茶挑戰多

農糧署推廣檳榔廢園轉作即將在2017年底到期,本預計在山坡地農牧用地推廣4800公頃轉作,至今卻只有50.2公頃。陽光基金會輔導農民轉作油茶過程發現,許多農民並非不想轉作,而是不知從何著手。

挑戰一:缺乏勞動力

陳樹山、陳秀嫚父女是一個典型案例。30多年前,陳家後方的坡地還是一大片雜木和赤竹林,70年代經濟起飛,大量勞動階級對檳榔的需求,造就「綠金」傳奇,陳家和大部份南投人一樣,改種檳榔,最輝煌時,1.8公頃檳榔園每年可進帳20多萬,但隨著消費量下滑,加上社會觀感不佳,價格急劇跌落,她和高齡82歲的父親無力管理,全包給檳榔業者處理,一年進帳2萬元,「還被他們(檳榔業者)嫌太貴。」

陳家的檳榔樹已經種了30年,高達12公尺,本來就想砍掉轉作,但因業者年年都來收購,日子也就這麼過下去,直到去年耳聞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計畫,加上今年業者遲遲沒來收購,才決定和陽光基金會合作。

陳樹山、陳秀嫚父女與陽光基金會合作廢檳榔園轉種油茶。

陳秀嫚說,家族三代都給同一個檳榔業者收購,但現在價格差,連長期配合的業者都嫌樹太高不想收,遲早要改作,「而且陽光基金會都幫我們找好人力了。」

對檳榔農來說,收入或許還是其次,重要的是檳榔很省工,幾乎不必照顧,若完全無力耕作,也可直接包給檳榔業者,坐等租金入袋,油茶雖然已經比許多作物省工,但除草、採收仍需人力。

缺工是台灣油茶遲遲無法擴展面積的主要原因,造林時期不准油茶矮化,動輒超過4公尺,得爬梯子才能採收,耗時又危險;現在雖然已經可以矮化到2公尺,但還是得一顆一顆慢慢採,即使末端收益頗豐,但有錢也找不到工人。

為了讓陳家安心轉作,陽光基金會在怪手進場砍檳榔樹前,特地幫他們找來工人,將原本一人高的雜草砍得乾乾淨淨,並且承諾往後栽培、採收都會支援人力,讓陳家無後顧之憂。

專長研究油茶的農委會茶葉改良場文山分場助理研究員羅士凱說,走遍台灣許多產地,大家共同煩惱都是缺工,茶改場已經研發出自動採收機,利用震動蒐集果實,可抵5個採收人力,不過目前還沒上市。

檳榔是省工作物,即便農政單位不鼓勵種植,對農民仍有栽種誘因。

挑戰二:資金周轉期長

另一個讓檳榔農躊躇不前的原因是,油茶產生經濟效益的時間實在太久,種下去四、五年後才可採收,七、八年產量較穩定,而且政府補助得經過層層程序,農民必須先拿出一大筆錢砍樹、買苗,即使一棵油茶收益是檳榔十倍、日後可連續採收三、四十年、農委會提供三年每年每公頃10萬補助,仍無法安定檳榔農的心。

農糧署主秘翁震炘建議,若農民無法一下全部轉作,可每年砍三分之一檳榔,分三年砍完,確保油茶成長期間仍有收入。他強調,三年補助是經過計算,配合油茶成熟時間,但未來可檢討,例如將補助延長到四年。

陽光基金會的辦法是在初期陪著農民度過難關,在補助還沒下來前,提供周轉基金供農民砍樹、買苗,同時,他們也開始研究可種在油茶間隙中的短期經濟作物,初步發現萵苣、茄果類、南瓜和油茶十分速配,若農民有需要可協助輔導栽培和銷售。

挑戰三:苗木品質參差不齊

即便農民準備好資金和決心,很快地又得面對下一個難題:怎麼砍檳榔?哪裡可以買到好的苗木?

11月中旬,陽光基金會來到水里鄉,關心今年新加入轉作的農友,沒想到一抵現場就看傻了眼,本來說好這片地要留樹頭,沒想到砍伐當天,業者左一句、右一句,強調要連根拔起才好轉作,農民禁不住說服,最後通通砍掉,現場檳榔樹被堆疊棄置田裡,彷如颱風過境般滿目瘡痍。

陽光基金會推廣人員王明仁說,一開始就跟農民講好,油茶種在檳榔樹頭旁邊,讓根沿著往下長,因為檳榔砍掉樹幹就死了,根會慢慢萎縮,之後成為油茶優良的養分,「把樹頭給砍了,再付一大筆錢清運,反而是浪費。」

不只砍伐業者難以溝通,苗木業者素質也參差不齊,曾有人開出一棵苗350元的天價,還「好心」附贈檸檬、奇異果種苗,但其實根據農委會調查,坊間的油茶實生苗,價格大約在50元上下,扦插苗約100元,嫁接苗也不超過200元。

農民當了冤大頭,購買這些被隨意哄抬價格的苗木,也不保證豐產;詢問地方政府哪裡可以買到好苗木,答案石沈大海,農民只能自立自強。

前年申請檳榔廢園轉作油茶的南投農民黃盛益曾親自跑到公所,質問為何沒有積極宣傳,他直言,地方政府很不積極,默默對外公布政策,一週就截止申請,等他從苗木商聽到消息時已經來不及,幸好後來申請時間延長才順利轉作。

彷如闖關打怪的歷程,讓廢園轉作獎勵金即便從15萬一路調升到25萬,成效仍不彰,陽光基金會副董陳淑蘭認為,政府推動檳榔園轉作,油茶栽培技術、品系等產業鏈卻未跟上,有些苗木存活率不到一半,農民不知道自己種的是什麼品系,去哪裡買好苗,「這樣先做的人會很辛苦」,還在觀望的農民,意願自然不高。(原文刊載於豐年雜誌2016年12月號

砍檳榔留樹頭,樹根萎縮可化為養分,如清除樹頭付錢清運,反而浪費。

如何取得品質穩定且價格合理的樹苗,農民經常霧煞煞。

農糧署補助新植油茶方案


延伸閱讀

【尋找新綠金】蒐羅豐產品系,油茶技術服務團全臺透透

尋找新綠金】打造臺灣液體黃金,「陽光」與農同行

最新文章

【農遊食趣】充滿故事的百香果花

每年盛夏到中秋這段期間,是百香果滋味的高潮,等節氣進入寒露,少了熱力加持,百香果滋味會稍減,但仍約有90分,此時有些生產型農場就會開放採果,這是一般人近距離接觸百香果的好時機。

【翦抗飼養01】雞肉食安超前部署 農用抗生素將剔除人類重要抗生素 今年底指南上路

你吃的雞肉含抗生素嗎?抗生素對人體的影響到底為何?作為香雞排、炸雞等白肉雞,去年國人平均每人一年吃下24.42公斤,白肉雞飼養過程可以在飼料或飲水中,合法添加「含藥物飼料添加物」,雖然有規定停藥期與屠宰前殘留標準,但疑慮仍存在。為了釐清白肉雞使用抗生素的影響性,並與國際養殖趨勢接軌,農傳媒企劃這個專題,解除消費者的疑慮。

【翦抗飼養02】翦抗飼養成功關鍵 小雞品質及市場價格

速食連鎖業者帶頭雞肉翦抗飼養,衝擊國內白肉雞產業,中華民國養雞協會秘書長王建培表示,國內養雞技術沒有問題,可以達到翦抗飼養,但刪除12種與人類醫療重要攸關的抗生素使用,小雞品質必須要提升,飼養設備及技術也要精進,沒有垂直感染疾病的健康小雞,後續的飼養階段抗生素自然就會減少添加;翦抗飼養雞肉價格也較高,消費者接受度是另一個考驗。

【翦抗飼養03】畜牧業社會責任 小農到大農的翦抗無抗養殖之路 

農場抗生素的使用受到愈來愈多國家重視,各國作法不一,歐盟部份國家停止預防性用藥添加抗生素於雞隻飲水中,英國、美國也展開翦抗或無抗飼養,減少使用對人體健康有影響的抗生素。臺灣在政府尚未推出翦抗飼養指南之前,從小農到大農,部份雞農已經開始實驗,走向更健康的養殖道路。

【雞肉食安超前部署 農用抗生素將剔除人類重要抗生素】

文/余麗姿 專輯首圖攝影/王志元 你吃的雞肉含抗生素嗎?所有經濟動物都有使用抗生素,農場抗生素對人體影響到底為何?又如何在食品安全、環境友善與飼養模式三者取得平衡? 作為香雞排、炸雞等白肉雞,飼養過程可以在飼料或飲水中,合法添加「含藥物飼料添加物」,並有停藥期與殘留標準規定。為了釐清經濟動物使用抗生素的影響性,並與國際養殖趨勢接軌,農傳媒企劃這個專題,從產官學角度剖析用藥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