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9日
首頁 新聞 【看漁事長知識】秋風起,臺灣鯖魚「尚青」,為何市場充斥挪威鯖魚?

【看漁事長知識】秋風起,臺灣鯖魚「尚青」,為何市場充斥挪威鯖魚?

文/洪嘉鎂 首圖攝影/洪嘉鎂

臺灣生產的花腹鯖、白腹鯖是國內重要的漁獲物之一,但許多民眾可能連整尾鯖魚都沒看過,一提到鯖魚,腦海中浮現的不是從8000多公里遠來的挪威鯖魚,就是鯖魚罐頭。

專家表示,臺灣盛產鯖魚,市場卻充斥進口鯖魚的原因,可能與臺灣吃在地鯖魚的文化沒有建立起來、鯖魚多作為飼料使用、以及冷鏈物流還不完備,導致新鮮鯖魚難以在市場看到,但臺灣鯖魚在秋冬季的風味不亞於挪威鯖魚,新鮮油炸味道相當鮮美,要讓臺灣人主動消費鯖魚得先讓鯖魚產業升級、從日常生活做起,才能讓產業永續經營。

過去臺灣鯖魚多作為延繩釣漁業的魚餌

鯖魚是國內沿近海的重要漁獲物,以花腹鯖為主,另外也有少量白腹鯖,根據漁業署漁業年報統計,臺灣在2017年鯖魚產量有55,297公噸,但同年度進口量為11,826公噸,當中有76%來自挪威,而出口量為20,373公噸,以東南亞、中東、東歐等國家為主。

臺灣可捕撈到花腹鯖或白腹鯖,但兩者難以區分,可透過魚肚部位是否有斑點,或計算背鰭鰭條數等方式分出種類。(攝影/洪嘉鎂)

鯖魚產業在臺灣發展時間相當久,如果回去翻歷史文獻,會發現宜蘭是鯖魚最重要的產地之一,雖然漁業年報上宜蘭縣生產量僅有2萬公噸左右,但基隆、新北的鯖魚上岸後,大多會送往宜蘭進行交易,因此當地漁民會說宜蘭是「鯖魚的故鄉」,全臺有95%的鯖魚都從這裡銷售出去。

早期漁民獲得鯖魚的方式多以船釣,大約在1960年到1970年代間,運用巾著網抓鯖魚為主要的方式,直到1978年第一艘大型圍網船引進,鯖魚捕撈方式才轉成以大型圍網為主。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教授呂學榮長期研究鯖魚,他回顧產業發展表示,早期國內捕撈上岸的鯖魚幾乎作為延繩釣漁業的魚餌,鮮少提供給一般民眾食用。

他進一步說明,大型圍網技術發展後,漁獲量逐漸增加,漁民在冷凍設備不足的情況下,嘗試將鯖魚醃漬或製成鹹魚,甚至切塊燙過做成魚脯或魚乾,之後大型圍網船因成本高、船體老舊等因素,逐漸退出市場,漁民轉以扒網撈捕鯖魚,捕撈量甚至超過大型圍網船時期。

呂學榮表示,雖然用作魚餌是國內鯖魚用途的重要市場,但近年延繩釣漁業也開始選擇魷魚、秋刀魚作為魚餌,魚餌用量應該有比以前少。

挪威鯖魚進入臺灣、日本,卻有不同結果

除了作為魚餌外,臺灣鯖魚也有外銷到其他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埃及、泰國等,或製成罐頭、鹽漬、一夜乾等產品,但新鮮鯖魚在傳統市場較為少見。呂學榮表示,新鮮鯖魚上岸後保存不易,上岸後若不處理放置一天就有阿摩尼亞的氣味,鮮少經由拍賣市場進到傳統市場,傳統市場能看到的鯖魚多以船釣直送為主。

不過現在消費者看到的薄鹽鯖魚大多來自挪威,偶爾才能發現來自宜蘭的在地鯖魚,為什麼飛越8,000多公里的大西洋鯖魚會出現在臺灣市場中?臺灣明明就有生產非常多鯖魚,為什麼要向國外進口?

這當中的原因之一與臺灣加入WTO有一定關係,2001年以前,臺灣的鯖魚進口量僅有數十噸,最高不超過400公噸,2002年1月臺灣正式加入WTO,當年度國內鯖魚進口量突然躍升至1,183噸,原本市面上的臺灣鯖魚產品也逐漸被挪威鯖魚排擠到一旁,消費者開始選擇油脂較為豐厚的挪威鯖魚。

日本的傳統市場很容易發現鯖魚,而且價格很實惠。(圖片提供/呂學榮)

呂學榮表示,類似的狀況其實在日本也有發生,像是日本的大學自助餐、超市,看到的也多是挪威鯖魚,日本自己的產品相對較少。

「日本人早餐吃的鯖魚一定是本土產的白腹鯖」,呂學榮指出,雖然挪威鯖魚大量進入日本市場,但日本人仍有固定的消費習慣,走進日本傳統市場中,也能看到攤位上放著一尾尾新鮮的鯖魚,甚至有些區域發展出當地特有的鯖魚品牌,如關鯖、松輪鯖等,讓鯖魚價格提高,一片甚至可賣到600日圓。

如何提高鯖魚價值,降低資源捕撈壓力

每年秋冬季的臺灣鯖魚與挪威鯖魚一樣肥美,風味不比挪威差,會有如此差異,有一部分是因為民眾食用的部分推廣不夠。蘇澳區漁會總幹事陳春生表示,臺灣鯖魚不可能整年品質都很好,需要跟學者合作,去思考如何選擇較肥美的魚加工,控管品質後,再推廣食用應用,鼓勵民眾吃臺灣鯖魚。

「很多國民都沒有看過整尾鯖魚」,呂學榮表示,臺灣每年捕到的鯖魚數量相當多,產業應該重新思考,鯖魚不見得一定要作為餌料,可以部分轉為國民食用,新鮮的鯖魚非常好吃,但整個生產流程需要進行調整,像挪威鯖魚運送到臺灣的品質並不比在地生產的還差,反而臺灣新鮮的鯖魚多以保麗龍箱打冰保存,鯖魚很快就變黑,賣相不好,不管是保鮮或拍賣都需要進行升級。

他指出,臺灣沿岸其實也有一群喜歡待著,而不游向外海的鯖魚,這些鯖魚其實體型都比較大,肥滿度也夠,都能發展成較高價的鯖魚品牌,開拓市場。

陳春生坦言,雖然宜蘭地區有廠商推出在地品牌,但鯖魚加工沒有分級是事實,民眾會吃到不好吃的鯖魚,但產業改變需要費時費力,廠商也會面臨員工、資金、股東的壓力,希望從漁會開始改變,帶動整個產業逐漸轉變。

呂學榮表示,圖片上方為挪威鯖魚,下方為臺灣鯖魚,雖然鮮度不是很好,但在同樣價格下,臺灣鯖魚肥滿度甚至贏過挪威鯖魚。(圖片提供/呂學榮)

臺灣鯖魚正面臨魚體變小,資源量減少,漁業署透過禁漁期的政策,希望能減緩鯖魚魚體變小的狀況,永續產業發展。呂學榮正進行相關鯖魚體型的研究,他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可先創造民眾的國產鯖魚需求,提升鯖魚價格,帶動漁民降低捕獲量,整個產業才能持續,如果不能增加產值,這個產業必然會消失,「沒有創造需求價值,餵魚很可惜」。

讓臺灣民眾主動吃臺灣鯖魚

要如何讓臺灣民眾主動願意消費在地生產的鯖魚?呂學榮強調,得從日常生活、營養午餐,及推廣等方式著手,如果民眾獲得很新鮮的鯖魚,只要切片、去刺、裹粉油炸,就非常美味,如果一次獲得很多鯖魚,可先用電鍋蒸,起鍋後撒鹽、風乾,就能在冰箱保存1個月。

從推廣方面來看,今年財團法人蘭陽農業發展基金會承辦南方澳鯖魚節,推廣在地鯖魚,首次將過去2天鯖魚節延長至10天,每周五六日在內埤海灘都有鯖魚活動,甚至推出一個月前就能在ibon訂鯖魚餐的服務,希望有更多臺灣人認識在地生產的鯖魚。

今年鯖魚節除了可以在ibon訂整桌的鯖魚餐外,在內埤海灘也有喝啤酒、現烤臺灣鯖魚的活動。(圖片提供/財團法人蘭陽農業發展基金會)

蘭陽農業發展基金會表示,今天鯖魚節與在地餐廳結合,用多種料理方式改變大家對於鯖魚只能煎、烤的既定印象,過去鯖魚節也有類似活動,多以1天或2天辦桌呈現,但消費者不見得能配合時間前來,因此這次改為販售餐券的形式,在9月22日到10月7日間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時間來吃鯖魚。

蘭陽農業發展基金會指出,過去鯖魚餐只有販售100桌到200桌,今年突破1,000桌以上,民眾進入的數量也變多,甚至也有民眾回饋表示,臺灣鯖魚跟挪威鯖魚沒有什麼差別,會願意再度購買。蘇澳區漁會在今年鯖魚節負責提供餐後鯖魚伴手禮,漁會表示,也陸續接到電話有民眾向想要再訂購鯖魚禮盒。

呂學榮提醒,國內進口鯖魚已經很長時間,要能轉變民眾觀念不能只僅限於嘉年華式的活動,應該要去好好分析在地鯖魚的優勢、營養價值,讓鯖魚更深入民眾的心中。

最新文章

阿里山櫻花的復育之路 簇葉病成老櫻花樹剋星

一般人對櫻花樹的認知有限,僅知道櫻花樹喜歡足夠的日照,事實上,除了日照需求外,櫻花樹非常忌諱過度的乾燥或溼潤,因此,種植櫻花樹需要適度的水分及排水良好的砂質土壤。

FAO公布2020全球糧農統計年報 指出亞洲農業人口減少幅度最大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發布最新的「2020年全球糧食與農業-統計年報(Statistics Yearbook)」,首度提供數位互動與可供下載資料。年報內容提供全球糧食與農業最新情形,包括農業趨勢、投入物質使用、農業勞動力狀態、糧食安全與營養、溫室氣體排放與農業對環境之衝擊等。

嘗起來像另類紅鳳菜 有綠有紅,都是青葙

文.圖/黃朝慶 全國教育退休人員協會野菜學校校長 曾有人說過野菜是讓人接近生態的一個方法。其實老一輩的都有屬於自己的野菜故事。筆者研究過很多野生植物,以前不會想到要怎麼吃,也不用管病蟲害,但自從參與野菜學校推廣野菜文化,就要慢慢體會各種野菜風味。 今天筆者想介紹一種常見的野菜——青葙。青葙開的花外表像雞冠花,筆者小時候曾因青葙像雞冠,就採了青葙逗雞,結果反被雞啄傷了眼,因此永遠記得又痛恨此植物。 青葙是莧科(Amaranthaceae)青葙屬(Celosia),拉丁學名為Celosia argentea,又名野雞冠花、百日紅、狗尾草、野雞冠、雞冠莧、土雞冠、狗尾莧等,從溫帶至熱帶亞洲、歐洲及非洲均有分布。通常自然生長於荒廢平原、田邊、河床、丘陵、山坡、村落路旁、農墾旱地等,常一大群生長。 青葙葉子有紅有綠 可能還有中間型 青葙為一年生至多年生草本植物,植株高30~150公分,莖直立,有分枝,顏色為綠色或紅色,具顯明條紋。葉互生,呈披針形或卵形,長4.5~15公分,綠色常帶點紅色,葉頂端急尖或漸尖,具芒尖,葉基部漸狹,葉緣全緣;葉柄長0.2~1.5公分,或無葉柄。花頂生或腋生,為雌雄同株,花序呈披針或直立圓柱狀,花序長5~18公分,花色為白色或紫紅色,雄蕊5枚,基部合生成杯狀,包進子房內,花期在5~8月。果實為胞果球形,成熟後橫裂,大小為0.3~0.4公分;種子為黑色具有光澤,小粒,呈腎狀圓形,直徑約0.15公分,果期在6~10月。 據調查,青葙在臺南以北的花色大多是紫紅色,葉子多為紅色,而臺南以南、東部和離島,花色卻是白色的,葉子多為綠色。經筆者野外實際觀察結果,除了上述兩種形態品系,應該還有雜交的中間型,換言之,有的花色及葉子顏色介於兩者,尤其葉子已不是純紅色系,各位讀者外出走走時,可仔細瞧是否真是如此。 青葙苦後回甘,昆蟲不愛 反而成為友善環境的選擇 老實說,青葙是不受歡迎的野生植物,是農民討厭的雜草,種子多、生長快,除草劑除不盡,昆蟲也不喜歡吃,連在水泥地、柏油路縫隙都能生長,是一種生命力強韌的野菜。但不受歡迎的野生植物不代表它們就沒有價值,其實有很多野菜的營養價值,是慢慢被科學家發現且不亞於一般蔬菜的,例如紅藜或木虌子。 筆者曾多次採食青葙,取紅葉品系青葙的嫩莖葉加入薑絲、麻油,大火炒煮,味道跟顏色都像極紅鳳菜,就像是另類的紅鳳菜,稍有苦味但會回甘。此外,綠葉品系的青葙是否也適合炒煮呢?據筆者經驗是可以的。淡綠色葉子採下後若不馬上炒食,約2、3小時後就會變成褐色,紫紅色葉子也會如此,只是葉片本身的紅色掩蓋著氧化後的褐色,所以野菜還是趁新鮮食用較好。圓柱狀花序可宿存經久不凋,作為觀賞花材也耐看。青葙的種子在民間叫做青葙子,是民間常用中草藥,其藥效就請讀者自行上網或找《本草綱目》查閱。 現代人吃東西是盲從的,不知不覺就跟著世界潮流走。若有天,全世界的人都吃相同的食物了,這樣標準化、單一化的結果,容易讓人們營養產生失衡,因為我們只挑部分幾種菜來吃。筆者藉由野菜知識來推廣野菜文化,其實我們臺灣本島還擁有很多別人沒有、卻能讓自己驕傲的野菜文化呢!現在許多消費者吃不了「苦」,野菜常有苦味,倒也是特色,因為味道苦澀,昆蟲不喜食,因此可以自然種植。苦瓜雖苦,但經過巧手料理也成了美味,而且青葙苦味的回甘不輸紅鳳菜,或許哪天它也可以做出米其林料理。當愈來愈多人願意讓野菜端上餐桌,田間種植野菜的面積及種類增加,相對地會減少農藥或除草劑的使用,自然也對環境有益,所以多吃野菜對大自然生態是有幫助的。 更多文章請見《豐年雜誌》2020年11月號

希望廣場「全民瘋履歷」 30家產銷履歷農友聯合展售

農糧署28、29日於臺北希望廣場農民市集推出「You Are What You Eat全民瘋履歷」109年度產銷履歷成果展售會活動,邀集30攤產銷履歷農友聯合展售,提供消費者安心採買,認識產銷履歷推動成果。

【綠主張】飼料玉米多仰賴進口 本土雜糧飼料面臨的3大挑戰

人吃五穀雜糧,禽畜的餵養也多半以雜糧飼料為大宗,即便國內仍有少部分以廚餘製作飼料,在非洲豬瘟的威脅下,經由市場機制也將逐漸萎縮。如此,作為主要飼料來源的雜糧材,就成為重要的研究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