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21日
首頁 新聞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4】鰻魚產業如何從生死旋渦爬起?韓玉山:5建議是關鍵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4】鰻魚產業如何從生死旋渦爬起?韓玉山:5建議是關鍵

文/臺灣大學漁科所所長兼財團法人台灣區鰻魚發展基金會董事 韓玉山

鰻魚天然資源的枯竭,已成為產業發展的噩夢!日本鰻資源長期來看仍處於衰退態勢,估計每年以平均5%的速度消失,若再不採取有效對策,10年後將面臨無魚可捕的窘境,筆者建議應優先保護河川的天然種鰻;縮短捕撈鰻苗時間,並改為許可制;臺中日韓養殖配額砍半;鰻魚放流河川應封溪護魚;以及開發日本鰻種苗人工繁殖的技術等5大項著手改善。

今年鰻苗捕撈總量 恐創歷史新低

資料顯示,1970年代以前,東亞地區日本鰻(A. japonica)鰻苗的年捕撈量,若以現今的的捕撈強度估計,可以超過500公噸(約25億尾),而近年來鰻苗的年捕撈量銳減,2016~2017年度,東亞地區日本鰻鰻苗總捕撈量還有62公噸(臺灣5公噸);2017~2018年度鰻苗產量呈現崩落,約在24公噸上下;2018~2019年的捕撈量更只有21公噸,創下歷史次低量。本年度截至今日(12/11)為止,捕撈量仍處於低檔,筆者推估,今年東亞地區日本鰻鰻苗總捕撈量,恐怕不到20公噸,可能創下歷史新低。

匱乏的鰻魚資源 引發國際關注

儘管日本環境省已於2013年將日本鰻指定為瀕危物種;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組織 (IUCN) 於2014年亦將日本鰻列入瀕危物種紅色名錄;臺灣林務局亦在2017年,把日本鰻列入臺灣淡水魚紅皮書的極度瀕危物種,華盛頓公約組織(CITES),近年來更積極討論日本鰻是否應列入附錄二物種,禁止國際貿易。雖然2019年CITES年會暫未提案,但最終仍決議,將針對日本鰻持續收集相關資料。然而,隨鰻魚資源持續惡化的狀況看來,2022年的CITES年會恐怕不甚樂觀。另一方面,由於日本鰻的人工繁殖技術,也還未能達到量產階段,故無法藉此進一步減緩鰻魚天然資源的利用壓力。基於上述種種因素,鰻魚天然資源的枯竭,儼然已成為產業發展的噩夢。

宜蘭蘭陽溪口篩選鰻苗。(圖片提供/漁業署)

5點建議 力求生態與產業的平衡

鑑於歐洲鰻自2007年被列入CITES附錄二後,歐盟各國即加強對鰻魚資源的保育與管理,近年來之統計資料顯示,歐洲鰻資源已經止跌,並明顯開始回升了。歐洲可以做到,亞洲當然也可以,事在人為。在生態永續與產業發展的拉扯中,總要尋求一個平衡點,筆者亦在此謹提供幾個保育與管理意見供參考。

一、河川的天然種鰻,是生產下一代鰻苗的必要條件,必須優先加以保護。而東亞各國目前對河川鰻魚的保育與管理,力道明顯不足,建議東亞各國應全面禁止捕捉河川中8cm以上野生鰻,並加強保護鰻魚之棲息地,例如整治汙染、保護溼地、設置魚梯、以及有效分配河川水資源等,並宣導民眾不吃野生鰻,方可有效保育種鰻,大幅增裕未來鰻苗的資源。

二、鰻苗的過度捕撈也是造成資源減少的重要原因。東亞各國雖有訂定「鰻苗捕撈漁期管制規定」,但規定過於寬鬆。2013年農委會漁業署公布,只有11月到隔年2月可以合法捕撈鰻苗。但這段期間的日本鰻鰻苗,幾乎就占了當年度來游總量的8成以上,因此保育效果相當有限。

以歐盟保護至少40~60%的鰻苗標準來看,東亞各國亦須進一步限縮日本鰻鰻苗的可捕撈期,以補充匱乏的天然資源量。並應對捕撈鰻苗改成許可制,建立證照制度,控制漁民和漁船的數量。如果任憑捕鰻船和捕鰻漁民的數量一直增長,資源遲早會耗盡。

三、臺中日韓官方在2012年「鰻魚資源養護與管理國際合作非正式會議」中,達成日本鰻鰻苗年養殖配額共78公噸,至今仍然保持不變,這個數量,對比近5年度東亞日本鰻鰻苗捕撈量38、39、62、24、21公噸(平均37公噸),實在是太高了,對鰻魚資源保護沒有任何實質性幫助,建議配額應砍半至40公噸以下,並逐年動態檢討修正。

四、開源亦是重要手段。可由政府出面收購當地河口捕獲之部分日本鰻鰻苗,於養殖場養殖數月,成為幼鰻後,再放流回原捕捉的河口,讓其恢復野性,並將鰻魚放流河川劃設為封溪護魚河川,禁止一切漁業活動。由於放流鰻是原地捕捉與原地放回,因此能確保其產卵洄游之能力,可讓鰻魚資源之養護效益極大化。

五、積極開發日本鰻種苗人工繁殖的技術,生產大量的鰻苗供養殖需求,此舉不但可減緩鰻魚天然資源的利用壓力,更同時具有龐大的產業利益。目前,僅有日本與韓國具有完全人工繁殖的技術,但仍然無法規模化量產。因此,各國政府應更加積極投資在種苗人工繁殖的技術上,早日完成規模化量產。

註:鰻魚屬於鰻鱺科,鰻魚屬(Anguilla),是降海洄游性魚類,全世界總共有19種,除了歐洲鰻及美洲鰻分布在北大西洋之外,其餘17種皆分布在印度太平洋區域。近數十年來,無論是鰻苗還是河川中鰻魚的數量,均出現了急遽減少的現象。


延伸閱讀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1】捕鰻人在沙灘與海水的長夜等待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2】初冬側寫 隨鰻而居聚落與他們手裡空虛的網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3】2原因讓鰻魚產業走向孤寂 舌尖上鰻魚飯消失中

【不回頭的鰻魚產業05】缺鰻的蒲燒風 同一抹醬汁造就蒲燒鯛發燒新美味

●文章內容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文章

花生配額外進口關稅加碼1/3 修法或機動調高待討論

農委會農糧署建議花生進口配額外關稅應加碼3分之1,以穩定未來國產花生的產銷秩序,農糧署表示,配額外進口關稅的提高,目的在增加進口商的成本、減少進口花生搶市優勢,雖然一切還是要送財政部關稅稅率審議小組討論並決定,但農糧署表示會積極爭取認同。此外,農糧署還有一招扶植國產花生,就是鼓勵契作,只要符合條件,花生契作的營管中心將可獲得每公頃5千元的補助。

【田野保存食】有人愛也有人恨的土楊桃

有一天,看我長大的一位阿姨跟我一起路過對面嬸婆家的楊桃樹下,突然提起她小時候,沒有錢買零食的那個年代,常常會摘樹上的楊桃,稍微醃一點鹽巴,再用線串起來晒一天,然後就變成超級美味的零食了。

【小村畫誌】找治好牛的藥

我是七腳川系的阿美族,長輩私底下都這麼講。我在1941年出生,聽說我出生前的30年,我們才從很遠的地方搬到溪口。要不是日本人走了,部落耆老也不敢告訴我們,因為過去,我們部落是被日本人趕到溪口去的。

【微觀畫話】柏油路上的一抹綠

行走在車水馬龍的街頭,車流人流在通勤時間總是萬馬奔騰湧進,我在這裡,在這匆忙慌張的河流,腳步沒有急促感、身體不帶沉重感、心裡掃除焦躁感,因為我緩行在這裡,看車、看人、看植物,悠閒的我正在遠處欣賞著大家的繁忙。

【非關爬山】揹山人的編山夢

文字.攝影/楊理博 我揹著背簍,頂著頭帶,走在寬闊的山徑上,迎面而來幾名重裝的登山客,與我擦身而過。 「我們不是來爬山的。」看著晃過眼前的大背包,我腦海中突然浮現多年前的一句話。大學時修了一堂團隊學習的課,以攀登百岳作為課堂目標,老師總會洗腦般的提醒我們:這堂課不是來爬山的。當時的我還不知道,多年後我的生活會如此的與山糾纏不清,而且那樣的關係,確實不僅只於爬山。不是來爬山的還有另一群人。 他們大部分是花蓮卓溪的布農族人,在山上擔任協作或嚮導,平時也兼有農夫、水泥工、卡車司機等多重身分,貨真價實的斜槓。沙力浪走在前頭,為外地伙伴介紹沿路的民族植物,其餘的族人走在隊伍的最後,聽著那些日常草木登上「學術講解的殿堂」,爾偶回應沙力浪的疑問。 說起來沙力浪算是山林後輩。他是用腳寫字的人,年輕時跟長輩跑遍拉庫拉庫溪流域,試圖用文字記錄下每一個舊聚落與舊地名。這幾年他更接下山屋管理員的工作,一個月有二十多天在山上。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在管理員室的最角落,其他人都開玩笑說他是布農詩人,得獎無數,原因是沒有其他原住民作品參賽,他只負責靦腆的回笑。直到最近他發表了新書《用頭帶背起一座座山》,記錄他身邊這群揹山人的生命故事。 而現在書中的主角正跟我一起走在瓦拉米步道上,為的是一場,浪漫的藤編夢。 說浪漫是因為我們將在佳心的重建石板家屋由耆老帶領課程。另一方面,藤編背簍、頭帶,是布農族的傳統負重工具,沙力浪說「(過去)我們用頭帶建立了以玉山為中心的家園」;時至今日,登山背包與鋁架取代了傳統揹具,祖先的技藝一如山中無人問津的疊石遺跡。如果能回到傳統家屋重拾身體的記憶,那是多麼浪漫的畫面。 從步道下切是一片巒大杉林,約莫百公尺後,森林突然開闊,石板家屋就在眼前。屋前的石板平臺與四面的疊石牆仿若山體的延伸,屋頂還搭了一塊雨布,他們說完工之後有遊客上到屋頂,造成某些石板滲水。屋內正中央有立石,標示著過去的室內葬;左右兩邊則是布農族最重視的三石灶,一個煮飯一個煮湯,「我們以前料理方式很簡單,就是所有東西一起煮啦!」 家屋周遭的藤多且密,如水管粗,地面蛇行後又爬上樹冠再垂下來幾十公尺長,說明了有好長一段時間沒人來採。大伙在斜坡叢間,爬上爬下、砍前鋸後。編藤不難,難的是採藤與藤料的處理。取好的藤還要經過去節、剖分、倒角、定寬、削修等多道工序,才能成為編材。那是精細的刀工,快不起來,也求不得人,只能自己埋首靜靜與祖先對話。 PROFILE 楊理博 旅行是生活,土地是信仰,戒不掉的是把生活裝進背包裡,走入他方與山林。把親土文化當成直譯自大地的語言,聽古老的故事,唱土地之歌。現在努力的學習當一個山人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20年1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