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4日
首頁 鄉間小路 飲食 【南洋庶物學】咖啡店喝的是咖啡,也是生活

【南洋庶物學】咖啡店喝的是咖啡,也是生活

文字.攝影/宋家瑜 插畫/宋庭瑜

新加坡組屋是推行數十年的公共住宅計畫,超過八成的國民住在組屋。政府規劃組屋的邏輯就像在玩城市建造遊戲,必須在一定密度的住宅範圍內配置綠地和公園,還要有一家走路就能到的咖啡店。

起初聽當地人說咖啡店,我總以為是裝潢精緻的店面,後來才知道,新加坡人口中的咖啡店是大街小巷都能見到的茶水攤,新加坡英語中的Kopitiam,Kopi是馬來語咖啡的意思,tiam音似店的臺語發音。咖啡店在新加坡的語境可以指茶水攤或茶室,也泛指幾家美食檔口集合在一起的小販中心,這樣的空間組成是因為咖啡店包下店鋪後,將多餘的空間分租給其他攤販,吸引來吃飯的客人順便買飲料。

新加坡咖啡店的發展和海南移民息息相關,早期新加坡的職業有明確的籍貫劃分,當時利潤較高的行業被更早移民的福建及潮州人占據,後到的海南人多半從事幫廚的工作,習得技術後發展出沖泡方式獨特的海南咖啡,也就是如今咖啡店常見的咖啡。

咖啡店是新加坡人生活的調劑,總是有老人群聚聊天。
咖啡店是新加坡人生活的調劑,總是有老人群聚聊天。

咖啡店是新加坡人日常生活重要的調劑,一杯熱的海南咖啡不超過臺幣40元,以當地物價來說是非常低廉的價格。平價的咖啡,原料自然不會太昂貴,海南咖啡的特色,就是在炒豆過程添加奶油、芝麻、玉米粒等「雜質」增加重量,讓生豆產生黏稠感再攪碎成粉,形成富有特色的雜質咖啡。

既然品質不若價格高昂的精品咖啡,就要透過拉沖技巧和攪散速度提升口感,加入一些配料調整風味。新加坡人口中的Kopi,指的是加了煉乳和奶水調和的咖啡煉奶,為了讓濃稠的煉乳與咖啡充分融和,沖泡方式是將滾燙的咖啡從咖啡壺拉沖入杯中,用鐵湯匙迅速攪拌。

不要奶香的話,還有另一種當地人常點的Kopi O是加糖的黑咖啡,O的簡寫源自黑的福建話,音似英文O。想要不加糖和奶的黑咖啡,要說Kopi O Kosong,Kosong是馬來文空虛的意思,大抵意味著什麼都不加的咖啡,喝來如同少一味的空虛吧。加糖加奶的咖啡養成了新加坡人嗜甜的體質,調查顯示新加坡成年人糖尿病的比例是已開發國家的第二高,或許一杯杯香甜的咖啡貢獻了不少糖分。

咖啡店不只賣咖啡,還會賣現沖的紅茶,也就是當地人口中的Teh,和咖啡一樣,茶的預設值不是純茶,是加了煉乳和奶水的奶茶。規模大一點的咖啡店會賣夾奶油或塗上香蘭抹醬的烤吐司,加上淋上醬油的半熟蛋,就是道地的新加坡早餐。

PROFILE

宋家瑜

臺南人。當過博物館員,現為文字工作者,正逢人生的長假,所以暫時滯留新加坡,在赤道聽異鄉人說故事。


文章未完,全文請見《鄉間小路》2019年12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最新文章

命運大不同 誤中陷阱的台灣黑熊重返山林關鍵

盜伐珍貴林木的山老鼠家族供稱,是臺灣黑熊自己誤中設在工寮附近的陷阱,他們只好射殺黑熊並吃掉熊肉,全臺恐怕剩下不到600頭的臺灣黑熊遇害,引起公憤。同樣是中陷阱,是否被救,取決於黑熊誤中陷阱後,第一發現者是誰。

《上下游》報導紅豆使用固殺草安全性評估的三大誤解/蔡韙任

針對開放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的議題,《上下游》新聞的諸篇報導引起爭議,即使臺灣的農藥管理單位,對於農藥核准使用,如同許多先進國家一般,先依據國際規範進行安全性評估,再經相關專家充分討論後,才決定是否通過審查,但農藥的開放使用與否?就是農藥管理機關的風險溝通課題,本文從毒理學角度,論析《上下游》新聞報導紅豆使用固殺草安全性評估的三大誤解。

鴨舌草與野慈姑田中長,農民氣得牙癢癢

以前的水田,農民沒有使用農藥或除草劑,勤勞農夫要用雙手來除掉水田裡的野草,拔除的野草被順勢埋入土壤下層成為水田綠肥,其中比較常見的雜草有稗草、鴨舌草與野慈姑等。

陸上養殖漁業開放申請聘僱外籍移工 漁民觀望

陸上魚塭養殖業者即日起可申請聘僱外籍移工,本國籍勞工及外籍移工核配比為35%,即有3名本國籍勞工才能申請1名外籍移工,薪資不得低於基本工資,加上各種保險支出,以及提供宿舍等條件後,讓養殖漁民說:「我聘請本國勞工就好」。

精饌米冠軍出爐! 有機米得主:就是要消費者「歡喜甘願」

包裝食米界的最高榮耀,2020精饌米獎13日公布得獎名單,臺灣有機米組冠軍由池上多力米公司「大地有機香白米(1.5kg)」獲得,臺灣好米組冠軍則是由臺東池上鄉農會的「正宗池農米(2.5kg)」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