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度卡阿郎巨木:當臺灣最長河遇上最高樹──那些美麗島的原住民們

徐嘉君寫下80公尺卡阿郎巨木的探勘過程,文圖讓人一窺臺灣山林之美。

文/徐嘉君(林試所助理研究員,「找樹的人-巨木地圖計畫」主持人)

出發找樹的前一晚,丹大的孩子金國良(綽號:獵人)跟我說他想在六順山前就腰繞往卡阿郎溪巨木的位點前進,不多走一段到關門北山前才下切稜線了。

我說好,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改探勘路線,2017年到紅鬼湖找臺灣杉,小賴也是睡一晚就大改線,我相信原住民朋友的直覺,如同我相信自己看到光達圖對巨木的靈感一樣。

六順山前的大草原,狂野的玉山針藺很像梵谷的畫。(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切入卡阿郎溪谷

一過大草原,我們就開始沿著崩壁邊緣下切腰繞。

這次包含攝影團隊的大隊伍成員多達14人,沒有探勘經驗的新手很多,所以其實作為領隊的我壓力很大,過往我的習慣是小的先遣部隊進行探勘,其後再攀樹測量,不過丹大林道路況實在是太不穩定了,一直到出發前也才勉強通車到21K,所以真的進行探勘前也健行了一個馬拉松的距離才到真的遠征起始點七彩湖。

所以這次我打算賭大一點,找樹兼攀樹測量一起來。

下切到海拔2,400左右,看到目標稜線,獵人的好眼力,稜線上都是臺灣杉巨木。(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今天的目標是下切海拔1,000公尺到卡阿郎溪的支流匯流口,路就自己找,如同往常探勘一樣,總是會遇到落差跟碎石坡地形,下溪谷前的大落差害我們一度以為抵達不了溪邊,解析度20公尺的高程圖也總是無法顯示那些危險的溪溝,本來的目的地在地圖上看似一個平臺,到了現場卻什麼平臺也沒有,只看到卡阿郎溪匯流口垂直而無情的崩壁。

不過天黑前總算是在溪邊紮營安頓好了,因為腹地不夠大夥分散著睡,我拿著GPS對獵人說,巨木在那個方向直線距離200公尺而已。

找樹的人在卡阿郎溪上游溯溪前進。(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卡阿郎溪營地迎接晨曦。(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在臺灣杉樂園發現卡阿郎巨木

隔天一大早,我們沿著營地邊坡上攀,目標巨木的海拔約比營地高100公尺,上到稜線較平緩處,獵人指著樹縫間的一段直挺挺的白色樹幹說:我看就是那棵。

我也同意,這次不用拿著GPS一一比對巨木,也太順利了吧!

卡阿郎溪上游是臺灣杉巨木的樂園,在樹縫間獵人很快找到卡阿郎巨木。(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利用空拍機拍攝卡阿郎巨木的棲地。(圖片來源/李香秀導演提供)

一走出密林,便感受到臺灣杉卡阿郎的巨大,此時我們的攻擊手天堂鳥(按:綽號)看到樹頂那一大段密佈枯枝的樹幹有點擔憂,畢竟你可不會想在超過70公尺的高空把自己吊在枯枝上。

我說那要不然確保在主幹上上升?

雖然那樣上升較慢,不過比較安全。

天堂鳥點點頭開始點檢有限的裝備。

進行長程探勘時我們的攀樹裝備總是精簡再精簡,連繩索都只帶9mm的,大概都會被攀樹師打叉叉的那種,不過我們也總是盡可能在安全的範圍內攀登,畢竟我們未來可是要永續的調查臺灣的巨木啊😂。

從卡阿郎巨木的樹冠層遠眺卡阿郎溪,背景是西巒大山。(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在天堂鳥離繩後,徐嘉君沿著主繩攀登卡阿郎。(圖片來源/李香秀導演提供)

感受巨木的高大威儀

殊不知才開始上升,我便感受到卡阿郎的巨大,從地面看好像手臂粗細的枝條,實際到那裡都發現比腰還粗,卡阿郎的每個枝條都可以當一般喬木的主幹了。

我上到天堂鳥那裡,他合抱主幹給我看,說他身上的短繩根本包不住,所以勢必要放棄爬到樹頂的念頭了,至少我們現在的裝備是不夠。

我第一次看到天堂鳥放棄攻擊樹頂的😓。

天堂鳥在卡阿郎的枝條垂下測尺測量高度。(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於是我們靈機一動,既然地面部隊有空拍機支援,不如我們就站在目前可抵達的高度(離地61公尺),天堂鳥舉起他隨身的釣竿(293公分),以空拍機照片當比例測量。

這種測量方式倒也不是前所未見,林業人員在地面就常以測高竿做比例測量樹高,只不過我們這次是透過空拍機,在超過60公尺以上的高空進行就是了。

其實我們在攀爬前便用空拍機約略量測了一下樹高是74公尺,空拍機在進行釣竿拍攝(編按:離地約60公尺)後也向上升到樹頂,大概是20公尺,所以我們當時知道卡阿郎應該只比79.1公尺的桃山神木略低。

獵人在大石上寫上我們用捲尺及空拍機分段測量的高度。(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確認巨木超過80公尺

回到營地我迫不及待跟空拍師要圖檔,想算一下卡阿郎的確實高度,圖檔被下載至導演的筆電後,我用像素來測量發現竟然高於80公尺,但野地測量條件畢竟粗糙,我還是不太敢確定,直到回辦公室用電腦及原始圖檔量測後,發現卡阿郎的樹高約為82公尺!!

回臺北後用電腦進行臺灣杉卡阿郎的樹高量測。(圖片來源/李香秀導演提供)

由於比80公尺足足高了2公尺,就算空拍機的廣角鏡頭有些形變(或許能與20公尺仰角變形抵消),卡阿郎巨木是第一棵在臺灣發現高於80公尺的臺灣杉幾乎是可以確定的紀錄了。

想到我之前心心念念為什麼找不到破80公尺的臺灣杉,這棵樹卻在世界森林日無意間出現,就覺得森林大神很愛跟找樹的人開玩笑啊😂。(按:世界森林日為3月21日)

本次探勘隊伍在卡阿郎樹下合照慶祝任務完成。(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想起在樹冠層觀察生態的時候,卡阿郎巨木渾圓粗大的枝條,好像布農族強壯的臂膀讓人覺得很可靠,然而這株巨木所生長的地方,卻是幾近垂直的危崖,而我們工作的平臺,就是因為某次暴雨而倒下的巨大檜木樹身,阻擋砂石所形成的小小棲身之地。

危崖上的卡阿郎巨木,挺過無數次的暴雨,在搖搖欲墜的土石之上,長成令人景仰的驚天巨木,我不禁覺得這也很像島嶼上居民的命運,雖然外在條件嚴酷,但我們仍然奮力生存,努力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臺灣人。

卡阿郎巨木的棲地,充滿倒木的危崖溪谷。(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巨木與長河  想像美麗島的原住民們

回到山下看著地圖,卡阿郎巨木恰恰便位於中央山脈的核心,西邊的陷落區,卡阿郎腳下的溪水,匯流到丹大東溪,匯入丹大溪,再匯入臺灣最長的河流濁水溪,流過集集攔河堰,流過彰化與雲林農地上的工廠,在麥寮巨大的石化廠煙囪前緩緩流入臺灣海峽。

很難想像在中央山脈源頭那澄澈無比的溪水,最後歷盡滄桑的模樣。

卡阿郎巨木是美麗島的原住民。(圖片來源/徐嘉君提供)

想到這幾年在臺灣山裡追尋這些古老的巨木原住民時,身邊的伙伴也將近一半是臺灣的原住民朋友,我感到非常幸運,能與這麼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探索島嶼上最原始美麗的風景。

或許尋找美麗島的最高樹不是我們的最終目標。

成為一個能夠配得上美麗島的島民才是。


延伸閱讀

本文經徐嘉君授權,轉載自徐嘉君部落格 ECOGARDEN ,原文標題為〈當台灣最長河遇上最高樹:那些美麗島的原住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