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建築與工藝兩端,為竹藝搭一座橋

文字/張曉慈 攝影/黃毛

竹,柔中有韌,恰似島民的包容與彈性;竹,伐之不盡,蘊藏島嶼土地的生生不息。搭起竹構建築的李綠枝、巧創竹藝設計的范承宗,兩人從建築與工藝的兩端前來,搭竹為橋,談論著竹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各自將竹材的使用與情感交匯在藝術文化之中。兩人也像極了竹,在堅直挺拔的意志中,飽含了細膩又輕盈的無盡創意。

Q:接觸竹材的契機?

李綠枝(以下簡稱綠):2000年我們去德國參觀漢諾威世界博覽會,看到零排放研究創新基金會(ZERI)的大型竹建築,那時聽到「建築零排放」是很震撼的,因為我們之前設計木建築只是喜歡自然材料,並沒有想過材料是哪裡來的。

2011年廣達文教基金會因八八風災,邀請大藏一起協助嘉義瑞里國小重新興建圖書館,可說是參與竹構築設計的開端。當時考慮偏遠地區適合輕構造,原本規劃一棟木構建築,董事長林百里問:「你們為什麼不用更在地的材料?」讓我們思考更在地的材料是什麼?才看見了滿山遍野的竹子。後來雖然因土地問題而停擺,卻累積不少可貴的經驗。

范承宗(以下簡稱承):我的契機說起來真是膚淺(笑)。念工業設計時其實我並不喜歡傳統工藝。多年前工藝中心有個創作計畫要媒合工藝家與設計師合作,我因為想去義大利就報名也順利錄取,本來期待與陶瓷和玻璃的工藝家合作,結果陰錯陽差與竹藝家合作。

原本我對竹製用品的印象是老氣、復古,沒想到那些製作中的半成品看起來竟然如此迷人,便漸漸改觀,開始去認識更多的傳統竹器與它們的製造過程。

Q:和其他材料相比,竹有什麼特別之處?

綠:臺灣使用的木材99.5%都是國外進口,而且來源可能是非法砍伐。而目前市面上的竹製品大部分是進口來的,因為竹子加工費工,做成集成材成本更高。所以我們使用本地的原竹作為建材,在市場可接受的加工成本中取得一線生機。竹子輕巧、彈性好,可以彎曲表現空間感。

承:竹可以是粉末、細絲、竹片、圓管、棒材,甚至是實心塊體,在創作上是充滿可能性的,用竹材創作讓我有種遊戲其中的自由。我的創作其實沒有非用竹子不可,而是以手工器物迷人的製作過程為出發點,但在尋找題材時,經常找到傳統竹器,所以也常以竹為創作材料。

綠:我們不只用竹子蓋房子,也嘗試用竹子做可以重複再利用的裝置,例如竹鞦韆。但建築是個高耗能的產業,如果可以為土地做些什麼,材料選擇是滿重要的環節,所以我們還是主推竹構築。

Q:嘗試竹構/竹藝的過程?遇過什麼挫折或瓶頸?

承:完成第一件竹椅創作後,我開始有很多想用竹子來做的嘗試,但大部分的構想常被師傅認為不可行,於是我到各地拜訪不同的師傅,學習各種基礎技術,像是從頭到尾做出竹凳子和蒸籠等等,有了這些基礎經驗,我就能自己嘗試各種構想,雖然的確經常失敗,但我能夠從過程中知道原因。我做了許多學習和記錄,後來也應用在創作中,像是將竹凳子的技術應用於碗筷製作,或是將這些小器物中的技術,應用在大型空間裝置藝術上。

綠:為了銜接工法的斷層,包括保存材料、設計接頭、送結構試驗……每樣都得自己做,就算花錢也買不到。因為臺灣對於竹建築沒有信心,即便我們已經有正式的竹建築作品,人們對於竹子的耐久性還是有疑慮。但作為裝置作品就可以接受,撤場後也幾乎沒有廢棄物,我們因此有機會去做竹構的嘗試, 例如臺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的竹夢市集及主祭臺,原本是為活動設置的展場,之後多次申請臨時執照,讓它留下來很多年。建築必然會思考材料、工法和產業界的連結。我們使用原竹,但一開始就決定用金屬接頭,一則有效率、便於結構計算,二則製作可量化,易於推廣。接頭設計是關鍵,我們光一個接頭,就嘗試跟失敗了很多次才逐漸成熟。

雲林農博公園的竹建築當年被工藝前輩跟熱愛古蹟保存的朋友罵「怎麼不用傳統工法?」我們依然堅持竹構築需要創新設計,也因而反思傳統技藝之所以傳承困難,可能包含太費工、結構計算難被檢驗、效率上不理性等因素,最後只能限縮在文化資產保存,走不進現代社會。

承:我也有不少被罵的經驗(笑)。我們的作品都長得很簡單,也沒有高難度的製作技術或添加昂貴材質,偶爾會聽到一些前輩與同行認為沒有什麼工藝難度。但我認為吸引我的難度在於創意、想法和美感比例上,就如那些古老手工器物,它們總能將材料用得很聰明、很有意思,這也是我所嚮往的價值。

Q:未來竹材可能的發展面向。

綠:竹子有文化的意涵,它能帶給人寧靜,很適合用在文教場域。今年也有原住民部落要來學竹構,若能發展成部落產業也滿好的。

我們從雲林農博開始使用竹子作為展場主要建材,竹子這樣的自然材,展後不會成為廢棄物,甚至可以使用多年,或是拆遷至其他場域繼續使用。像我們在桃園地景藝術節做的竹鞦韆,後來移到南投埔里的新故鄉見學園,成為受歡迎的設施。這些嘗試也引發我們想開發一些介於建築和家具之間的中小型竹構築,也許更貼近市場的需要。

承:許多企業都有CSR(企業社會責任)的相關企畫,也許像竹鞦韆這樣的遊具,有機會能和這些企業的CSR企畫合作,到各學校帶著學生一起搭建製作,既能讓校園內有自然材質的遊具,對企業來說也能提升形象。

綠:很多社區或學校都會建設風雨操場之類的半戶外棚架,如果是用竹子搭建,就是很好的利用方式,既永續環保、又有在地特色。

說實在的,現在大部分的木構,尤其是集成材木構,從材料到加工全都在國外,對臺灣產業沒什麼幫助;如果改做竹構,費用比木材還便宜,且大部分都用手工,也會帶來很多工作機會,只要不斷使用,就能讓技藝更精進。竹子在建築到工藝品之間還有很多可能性,有待更多運用跟開發。

 

PROFILE

李綠枝 大藏聯合建築師事務所主持建築師,2013年榮獲第13屆中華民國傑出建築師獎。1995年在宜蘭開業,2000年與先生甘銘源共同創立大藏,2008年搬遷到雲林。近年致力研究及運用臺灣在地竹材,是臺灣竹構建築的推手之一,建築作品充滿在地意象與自然關懷。

范承宗 屢獲國際獎項肯定的年輕藝術家,2015年成立考工記工作室,著墨於裝置藝術、雕塑、傳統工藝與產品設計。身體裡住著老靈魂的他,著迷於挖掘隱藏在傳統器物中以時間凝結而成的智慧。不捨這些無形資產將隨物件一同逝去,致力以藝術與設計繼承,從傳統,學創造。


博客來讀冊生活誠品金石堂

Facebook Notice for EU!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and post FB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