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關爬山】走進神話的奇異時空(下)

文字.攝影/楊理博

「落石!落石!」急切的呼喊打碎了空氣中的凝冰,在崩壁陡坡上前進的我驚醒抬頭。光火間,落石已從眼前奔過,一個孩子閃避不及小腿被擊中,頓時連人帶包倒地,所幸只是擦傷。

從女巨人的左腿肚下到兩腿間的路程比想像中艱辛,幾處崩壁陡坡,我們幾乎四腳接地爬行;冷風刺骨,遠方的山頭白髮覆頂。接近溪底之時,對岸岩壁上的溫泉露頭冒著白煙,魔咒般吸引著我們。

這條溪流在地圖上被稱為郡大溪,而此處就是溪上著名的伊巴厚溫泉。名稱來自布農語的pahut,牛虻之意,因為水鹿會群聚於此舔食溫泉的鹽分,牛虻趁機吸血。tama mangan帶我們悠遊溪底,並上探伊巴厚舊社。從溪底往上有兩層廣闊的河階平臺,過去皆為耕地,後來成為楓香造林。在這個年盡冬藏的季節,樹梢不見一點綠,枯黃的落葉滋養著土地,水鹿也等待著換角新生。轉到一條稜線展望處,遠方的山稜鋸齒一如百步蛇的菱形紋。晴藍的天空中剛好一片雲蓋住山頭,風吹動落葉沙沙,空氣中藏著一種躁動。

從前有個郡社婦女,在山上看見一隻美麗的小百步蛇,想把他帶回家按照花紋編織圖騰,蛇媽媽也答應了。婦人成功織出美麗的紋路,許多婦人因此都來借小蛇,甚至被借到巒社去,小蛇最終因為被帶離家太遠而死。母蛇一直等不到小蛇悲憤異常,一天日正當中,部落後方的山頭突然籠罩一片黑,數百萬隻百步蛇鋪天蓋地襲來,在村中大肆屠殺。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一人逃到刺蔥樹上活了下來。後來他跑到鄰村求援,村人聽到這件事都很生氣,揚言要復仇,那人卻說:「其實把小蛇害死是我們有錯在先,蛇媽媽會那麼生氣也是理所當然。」眾人聽了便打消報復的念頭,與百步蛇和解,從此之後,百步蛇被稱為kaviaz,朋友的意思。

「百步蛇的故事其實談的是寬容」,校長為tama mangan的故事下了註解。這幾年來桃源國小民族實驗教育的幕後推手是校長,他總是赤腳陪著孩子走入山林。這次的山行也是他堅持要帶孩子親臨傳說現場。在校長的註解下我突然想到,從射日之征到月亮之約、人蛇大戰到結盟為友,在布農族的神話傳說中並不是一味的和諧,相反地,老祖先好像早就知道衝突與對立是這個世界的必然,卻也暗示我們透過理解與包容達到最終的平和。

PROFILE

楊理博 旅行是生活,土地是信仰,戒不掉的是把生活裝進背包裡,走入他方與山林。把親土文化當成直譯自大地的語言,聽古老的故事,唱土地之歌。現在努力的學習當一個山人。

伊巴厚舊社的河階耕地,如今成為一片楓香林。


文章未完,請見《鄉間小路》2021年3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

Facebook Notice for EU! You need to login to view and post FB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