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工、省水與減少飄散,這位農民研究的噴頭獲青睞

文/ 林慧貞 攝影/ 黃世澤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句話不只是一句諺語,而是每天都在農村上演的真實場景,台東卑南農民吳東隆經營10甲鳳梨釋迦外銷,每到夏天都要和雜草纏鬥,「三週除一次,除完一輪前面又長出來,整個月光除草就飽了」。其實他只是要將雜草修矮,避免妨礙整枝、套袋等工作,沒有要趕盡殺絕,但雜草成長速度太快,每天都要耗費大量時間管理。

他想東想西,除了用最傳統人力除草,還花大錢添購噴藥車,甚至動手改裝噴具,配合的農藥商看到農民每天為了管理雜草傷腦筋,於心不忍跟著撩落去,跑業務之餘,邊跑農機行研究噴具,花了兩年,和農民攜手研發出一款圓弧狀的新型噴具,命名為「百試達新科法」,農民可依據需求決定怎麼管理雜草,原先一甲地除草得花8小時,用新型噴具一天就能除完10甲地,省時省工又減少農藥暴露。

這款去年5月發表的新噴具每個細節都藏著魔鬼,十個噴頭皆附獨立開關,左右兩側6個噴頭還可45度移動,根據作物和雜草程度微調,守備範圍廣達5公尺,農民若只是想除去妨礙田間工作的雜草,就可自由調整噴頭開關,鎖定適當範圍噴灑,與其說是除草,用「雜草管理」形容更貼切。

再放大一點來看,細小的噴頭上藏有刻度,農民可直接紀錄每種作物適合的噴頭角度,不用每次都重新調整。

新噴具為吳東隆搬走了心上一塊大石頭,只見他將噴藥車開進鳳梨釋迦園裡,噴嘴吐出的藥霧猶如一張薄網,不到十秒就覆蓋上整排雜草,「以前作物根部噴不到,即使用噴藥車,還是得再請人工除草。」

吳東隆說,市面上的噴具涵蓋範圍有限,等於要做兩次工請人除,若完全以人工除草,一甲地得花五個人力,才能在一天內除完草,換算每人2000元工資,一甲地除一次草的成本是1萬元,一整年至少需除5~8次,加總起來,10甲地每年光是除草就要花50~80萬,重點是有錢也找不到工。

他的農場有各式各樣大小噴頭、長短噴具,閒來沒事就自己DIY組裝,想辦法改良出更有效率的噴藥工具。

台灣拜耳百試達新科法專案負責人Jack,2013年時是拜耳在台東的負責人,時常到釋迦園和農民搏感情,三天兩頭聽他們唸除草經,本來學植物病理的他,看著這些年邁農民每天揮汗、為了請不到工煩惱,於心不忍,乾脆撩落去一起投入研發。

特別請廠商訂製的噴嘴讓噴出來的藥劑更細小,透過特殊壓力管控,減少農藥飄散,降低農民暴露風險。

圓弧形噴桿、獨創噴頭防飄散,減低農藥暴露量

頭幾年主要研究測試噴嘴機具,首要挑戰便是解決樹根噴不到藥的問題,和許多農民一樣,Jack一開始也改裝了噴頭,興致勃勃拿去給農藥客戶吳東隆試用,但結果還是一樣,吳東隆心想:這和我改裝的有什麼兩樣?「只是我不忍心當面說出口啦!」他以為Jack大概不會再來第二遍了。

沒想到從賣農藥跨到改農機,Jack反而走得更勤,一天到晚拿最新改裝的噴頭到釋迦園來,屢敗屢戰,戰到吳東隆也感動,只要Jack一來,他便放下手邊所有工作全力配合試驗。

光是研發怎麼噴到樹根,又不影響噴藥車行進的噴具,就花了兩人一年,中間一度停滯,幸好皇天不負苦心人,失敗了超過10次後,終於在西部找到了做工業用噴嘴的業者,不僅可噴到樹根,噴出來的藥劑更細小,透過特殊壓力管控,減少農藥飄散,均勻沾附在雜草,降低農民暴露風險。

解決了心頭大患後,他們又觀察到,一般果園車道中間陽光比較充足,雜草密,傳統直線型噴桿噴出來的藥霧較平,會互相重疊干擾,結成大粒水滴,流失到土壤中,反而無法殺死雜草,因此他們一改直線型設計,研發出圓弧形噴桿,藥霧呈扇形噴灑,每一滴都發揮效果。

傳統噴藥方式需大量混合水,讓比較輕的藥不至於飛上去,且大多只能噴到雜草上半部,農民得左右來回揮藥桿,才能將藥往下壓,又由於噴藥不均,農民會花比較多水稀釋,重複噴灑,無形中浪費水,且增加農藥暴露風險,新的噴具可提高效率,免除重複做工,一甲地只要花300公升的水,比傳統方式省了70%用水量。

新的噴具可提高效率,免除重複做工,一甲地只要花約300公升的水,比傳統方式省了70%用水量。

葡萄、香蕉、芒果、百香果都可用

這款噴具只要徒手就能拆卸螺絲,裝載在農民自有的噴藥車上,可三段式調整高低,讓長得低的雜草也無所遁形,去年5月拜耳正式發表,只送客戶,不對外販售,東部已有34個農民使用,西部也有許多人用在葡萄、百香果、芒果園除草,全台總計上百位使用者。

百試達新科法是農民智慧和科學合作的成功案例,從診斷植物生病,到學會看農具設計圖、找廠商開模的Jack大嘆,外界看到只是一支簡單的噴具,實際上有很多心血在裡頭,「過程中發生過管子破掉、噴嘴塞住、車發不動等等,大小狀況數不清。」而一路參與開發的吳東隆,被拜耳誠意感動,後來成為最佳代言人,時常開著特製鮮黃色塗裝的噴藥車到處示範。

吳東隆的釋迦園並沒有因為噴藥時間縮短,變得光禿一片,許多成熟的果實底下,雜草已經和膝蓋齊高,他說,農民不是要把雜草去除殆盡,只是為了方便作業,使用更有效率的除草方式,仍可自己調配農藥濃度,適當管理雜草。

吳東隆強調,農民不是要把雜草去除殆盡,只是為了方便作業,使用更有效率的除草方式,仍可自己調配農藥濃度,適當管理雜草。

回覆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