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6日
首頁 新聞 作物也預防勝於治療 首屆IPM永續善農獎得獎名單出爐

作物也預防勝於治療 首屆IPM永續善農獎得獎名單出爐

人體健康管理一直有一項信念,就是預防勝於治療,做好預防就不易生病,即使生病也能及早發現及早治療,取得更好的治療成效;同樣的概念,現在也用於農作物的病蟲害防治,這就是簡稱為IPM的有害生物綜合管理。農委會舉辦第1屆永續善農獎評選,表揚IPM成效良好的優秀農友,經過長時間的審查及評選過程,4日公布3名得獎者:三光米公司、張簡裕峰,以及游淑珍。

國內農業採慣行農法居多,有機及友善農法佔比少,但各有支持者;IPM並非將將農法導向有機,而是在不影響經濟生產的前提下,減少化學農藥的使用。農委會防檢局指出,IPM耕作是基於「預防勝於治療」的觀念,細心觀察並監測病蟲害,聰明且有效運用防治資材、栽培技術及設施等多元的防治方式,減少化學農藥使用,並將作物疫病、害蟲、雜草等害物控制在不影響經濟生產的程度下。

經營淇珍御果果園的許鍚淇與游淑珍,「走有機跟慣行中間這條路,比較得心應手」,他們一整年都在做防治,不同時節有不同的害蟲需要防治,這一切從清園消毒開始,3月整個園區要大整修,剪枝下來的廢棄枝葉會用破碎機破碎,果樹會慢慢長出新芽;4月時,潛葉蛾、吊絲蟲、橋橘鳳蝶會來下蛋想吃嫩葉,4到6月星天牛也會下來,調製味道非常嗆的石灰硫磺合劑來防治天牛。

「我們用Dyson吸塵器去吸椿象」,常見的東方果實蠅,則使用4種防護方式,「黏紙、噴膠、酵母球、賜諾殺,外面還會再吊費洛蒙抓公的」。許鍚淇說,即使是NG果,他們也能賣到好價錢,很多加工業者會向他們收購NG果,價格只比正常果低個2成,NG果不只有出路,還能賣到好價,經濟效益相當高。為什麼連NG果都能賣到好價?關鍵在於即使是走在有機與慣行中間,這些果實拿出驗農藥,還能拿到ND(未檢出),他認為只要精準用藥,產量及品質都不會輸給慣行農法,他現在的成績就交待了一切。

另一位得獎者張簡裕峰,雖是釋迦農第二代,但也是後來才回臺東接手父親的釋迦事業,他一開始就確立了要取得全球優良農業規範Global G.A.P驗證,原因很簡單,釋迦是外銷前三大水果,取得Global G.A.P才能讓外銷暢行無阻,下一步則是找到通路商,他跟貿易商合作,取得來自香港及澳門的外銷訂單。

張簡裕峰透過IPM,管理自己的釋迦果園,他說IPM就是預防、監測、干預的概念,一切先從預防下手。臺東很多釋迦果園的問題就是種植得太密,植株太密集,通風就會比較差,病蟲害就好發,他在規劃新田區時,就把行株距加大,前期的收成當然不如密植,不過,長期下來,確認新的田區規劃對於病蟲害管理很有效果。一般密植的釋迦果園每公頃約1200至1500棵,他的田區規畫是每公頃700棵,果樹成年後,留果量不會差太多,但果品品質更易掌握,正果率或A果率相對較高。

防檢局說明,本次評選分為2階段審查,第一階段是由植物保護領域的專家進行書審及田間審查,從技術層面評選出10位入圍者。於第二階段則由產官學研共17位專家聽取入圍者簡報說明理念,並且實地勘查,從技術面、實用性及消費者等角度,選出最優秀的前3名;同時,10位入圍者均是化學農藥減量的標竿與模範,未來將協助把此套管理方法推廣至有心參與IPM耕作的農民。

游淑珍向評審說明金柑園的IPM管理(圖片提供/防檢局)

張簡裕峰的釋迦園拉大行株距有效減少病害好發危機。(圖片提供/防檢局)

最新文章

【有機農業的銷售題4】小農結盟成合作社攻占大型通路 有機農產品的普及化之路

保證責任雲林縣古坑有機農業生產合作社(以下簡稱古坑合作社)集結小農力量攻占大型通路;連鎖通路家樂福積極推動多樣化的有機與友善農產品,目標創造更親民的有機消費環境。在生產與消費的兩端,皆為有機農產品的普及化,立下里程碑。

中華鳥會遭國際鳥盟除名 上周決議更名「Taiwan」

中華鳥會19日經過會員代表大會討論,決議將英文名稱從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CWBF)更改為 Taiwan Wild Bird Federation(TWBF)。中華鳥會25日表示,英文名改回「Taiwan」,未來國際交流可讓人一看即知是臺灣鳥類保育組織。

文旦除花利用增收益 20多種加工產品開發新商機

文旦柚遇到盛產,市場價格就不好,中秋節過後價格也會直直落,花蓮區農業改良場開發文旦多元利用技術,在「新欉」文旦開花時就預先「除花」,不讓果樹長太多果,並利用文旦果肉、果皮及柚花,開發出20多種加工產品。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以色列的新農業發展經驗與臺灣的發展契機

以色列的領土面積約2.2萬平方公里,大約是臺灣的61%;其中有一半的面積更是沙漠土地,可耕地僅約0.44萬平方公里,只有臺灣的一半左右。不過在2019年,以色列的農產品出口值 (包含農作物、蔬果、花卉、畜產;不含水產、加工食品) 已突破20億美元,約為臺灣的3倍左右。究竟在農地不足、水源有限、先天環境不佳的狀況下,以色列是如何創造這樣的農業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