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9日
首頁 新聞 食。境。生活 推廣畜牧糞尿再利用 友善環境的環保鬥士

推廣畜牧糞尿再利用 友善環境的環保鬥士

【廣編企劃】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業試驗所農業化學組的研究員陳琦玲,半生與土壤為伍,近十年來大力推廣畜牧糞尿農地再利用,希望重拾老祖宗的智慧,避免畜牧廢水排入表面水體,汙染環境,但這條友善環境的道路,涉及農友觀念與慣用農法的改變,還有跨部會協調及法令等限制,十分崎嶇。她笑說,希望有一天能看到臺灣的畜牧廢水不再排入表面水體,這是她最大的心願。

陳琦玲表示,自己在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畢業後,原本打算讀醫學院,但由於聯考失常,誤打誤撞進入中興大學土壤系,因此對研究土壤產生興趣。1986年,她透過技術人員任用條例進入農業試驗所工作,隔年再通過高考,在農化組一待就是34年,因為長期在農業方面的貢獻,曾榮獲全國十大傑出農業專家表揚的肯定。

介紹起農業試驗所農化組農業環境保護研究室的設備時,陳琦玲如數家珍。

荷蘭考察得到靈感 回臺推動困難重重

2004年,陳琦玲奉派到荷蘭考察,此行讓她了解到,荷蘭是透過畜牧廢水農地再利用,減少使用影響環境的化肥,並且在十年內,將化學肥料的使用量減少一半。陳琦玲說,荷蘭的畜牧業比臺灣發達,土壤環境比我們更不好,因填海造陸很多沙土、地下水層很高,但荷蘭卻可以做這樣的事情,顯示臺灣也可以做。

尿農地再利用,她表示,家畜糞尿富含作物生長所需營養源,因此在傳統農業中,就會把糞尿拿到田裡運用。現在因集中畜養,糞尿量大,環保單位規定不可拿到農地利用,畜牧廢水需經三段式廢水處理,處理至符合放流水標準後,再排入地面水體,過程不僅耗時、耗電,也造成地面水體汙染。因此2006年起,陳琦玲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國立中山大學、國立中興大學及朝陽科技大學等單位合作,致力於畜牧糞尿水施灌農作的研究,從農業生產、環境影響、公共衛生、減碳效益等進行系統分析,確認其在臺灣施行的可行性,並研擬施灌規範,防範環境汙染。

陳琦玲向農友宣導化肥與糞肥合理化施肥。

陳琦玲經研究發現,臺灣只需利用畜牧場15%的農地,就可處理所有畜牧場的廢棄物。畜牧廢水依規定需採固液分離處理,糞便拿來做堆肥使用,廢水經厭氣醱酵、耗氣,消耗掉氮磷鉀等養分後再排放到地面水體,減少河川優氧化,但畜牧廢水雖經三段式廢水處理,流入地面水體的營養素還是很高。但農田需要氮磷鉀等養分,廢水處理與農田的需要背道而馳,如果將畜牧廢水拿到農地再利用,不論是前段、中段或後段的廢水都可使用,前段營養成分高,但有臭味問題;中段還有沼液、沼渣可發電;後段的水肥分降低很多,但較無臭味。

由於國外受限氣侯等因素,農作一年只種一期,糞尿農地再利用必需具備很大的儲存槽,以利施肥時使用;臺灣則一年兩作到三作,幾乎隨時可施肥。因前端的畜牧水味道較重,雖然噴灑方式簡易方便,但臭味容易超標,因此陳琦玲建議,可採用注入式的方法,利用機械直接將尿液注入農田中再覆土,減少臭味逸散,但多數農民還是習慣使用噴灌方式,因為注入式方法不僅要購買機械,且操作時間較長。陳琦玲配合農友需求及現況,規範採用噴灌的農地至少需距離住家200公尺以上,但因為養豬場冬天及夏天用水沖洗的水量不同,畜牧糞尿的肥分不固定,且肥分比化學肥料低很多,臭味又重,以致推廣不易。

為了推動畜牧廢水於農地再利用,陳琦玲至各地進行講習。

友善環境雙管齊下 間接促成法規鬆綁

陳琦玲說,畜牧糞尿農地再利用雖然推廣較慢,卻是對環境較友善的方式,例如目前國內河川汙染很多都來自畜牧業,畜牧廢水雖經三段式處理,但也只能處理掉其中約50%的汙染,排放時還是有很多營養素,會造成河川優養化等問題,如果這些水都能拿到農地利用,河川就會乾淨。

畜牧糞尿農地再利用於2011年開始推廣,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環境保護署雙管齊下,環保署並在廢水進行厭氣醱酵時收集沼氣發電,沼渣、沼液再拿到農地利用。因許多畜牧場抽取地下水清洗豬舍等,在缺水的地區,若能將這些畜牧廢水直接拿到農地,也有助節省灌溉水。陳琦玲表示,畜牧糞尿農地再利用推廣近十年,至2018年10月止,共有418家畜牧場實施,施灌量達139萬噸、施灌的農地約1,244公頃;今年已超過500家實施,雖然僅占全臺畜牧場的4%,速度緩慢,但仍不斷在累加。

畜牧糞尿農地再利用,原本只是農委會的計畫,但環保署為改善河川汙染,參照畜牧糞尿施灌農作的模式,推動畜牧糞尿沼氣發電,並於2015年修訂公告《水汙染防治措施及檢測申報管理辦法》第70條相關規定,新增「沼液沼渣農地肥分利用」專章,開放畜牧場與耕農申請沼液沼渣農地肥分使用,不僅增加施灌的農地面積,也間接促使法令鬆綁。由於目前畜牧糞尿農地再利用仍屬於個案計畫,而非公告項目,陳琦玲推廣時要到各地辦理講習,協助農友提出申請後,還要審查、現勘、輔導、追蹤,例如有些農友申請後投機取巧,不想有效處理及利用畜牧廢水,就會犧牲小部分農地,將畜牧廢水直接排放到農地裡,以致農地「太鹹」而無法栽種,一旦追蹤發現,環保署就會開罰。

陳琦玲在氮素倡議國際研討會發表論文。

跨部會協調磨合 望畜牧廢水不再排入表面水體

因為推動畜牧糞尿農地再利用,多一種肥料的利用方式,涉及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糧署、環保署等不同單位及法令限制,必需跨部會協調,不同單位思考的面向不同,例如農委會認為應該由農民自發性來做,由下而上;環保署為加速改善河川水質,則認為應該由上而下加速推動,步調不一。而農委會與環保署雙管齊下推動,採用的規範又不同,這些都需要經過不斷溝通、協調及磨合。

在計畫剛開始推廣時,地方環保單位的承辦人員因沒有經驗,不敢同意,陳琦玲就坐在環保局耗了一整天,後續更是不斷溝通說明,計畫才得以開展。而每天奔波在各畜牧場,回到家身上都臭臭的,但丈夫及女兒都很支持,不僅貼心幫忙煮飯,叫她先去洗澡,還說這是對臺灣很重要的工作,讓她無後顧之憂。

陳琦玲指出,經調查,臺灣只有二至三成畜牧場的廢水厭氣醱酵有做好,顯示經三段廢水處理後的畜牧廢水,排入水體後依舊有汙染,但畜牧糞尿農地再利用推了近十年,還只是個案計畫,希望有一天能比照堆肥,從個案變成公告,農民都可以執行,而無需經過計畫審核。她說,目前荷蘭等歐美國家畜牧場廢水是不准排放到地面水體的,畜牧場必需跟其他農友合作,有多少農地可以處理其畜牧場的廢水,才可以養多少頭數,才不會造成地面水體的汙染,希望臺灣有一天也可以比照辦理。

研究員小檔案

陳琦玲致力於研究畜牧糞尿農地再利用,評析其在臺灣環境施行的可行性,並掌握相關法規修正契機,將研發成果轉化為行政措施,間接促成水汙染防治法法規鬆綁,且配合辦理教育訓練提升承辦人員職能,輔導農友合理施用畜牧廢水。另外,為參與環境監測,防範環境汙染,基於科學數據與評估,從農業生產、環境影響、公共衛生、減碳效益等方面,評析其效益,並推動產官學之參與,促成農、牧、農政與環保機關共同推動還肥於田,促進循環農業的實踐。

 

本文轉載自《豐年雜誌》2019年8月號

【廣編企劃】

最新文章

有機農業推動有成 8月正式突破1萬5千公頃

農委會積極推動國內擴大有機及友善耕作面積,去年5月30日《有機農業促進法》正式施行,農委會即訂下國內1.5萬公頃的目標,截至今年8月底,有機驗證面積達10,374公頃,友善耕作登錄面積4,646公頃,合計15,020公頃,成功達標。

香蕉盛產隨便丟? 屏東縣府:農團去化餵豬、做綠肥

國內香蕉盛產,近日網路流傳一支影片,以「滿坑滿谷香蕉,潘孟安原來這樣處理…」做標題,意圖使人以為是政府不當去化。屏東縣政府、內埔迦登果菜生產合作社均出面澄清,此為農民團體向農民收購的香蕉次級品,主要提供豬隻食用及做堆肥。

格子籠養蛋鴨造成皮蛋前進歐盟受阻?農委會:只剩20多場籠飼輔導中

鴨蛋加工品申請外銷歐盟不順利,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直指是因為臺灣仍有忽視動物福利的格子籠鴨蛋所致。農委會畜牧處認為歐盟尚未核准臺灣的鴨蛋加工品進口還有其他因素,而蛋鴨場業者則指出,歐盟若規定只接受平飼鴨蛋,他們也能提供,產業要顧及的面向很多,福利蛋是理想也是選擇,不該強加壓力於產業、要求全面接受。

影響產季的關鍵!簡單一招判斷 刺番荔枝果實生長的停滯期長短

刺番荔枝(學名:Annona muricata L.,英名:Soursop)又名刺果番荔枝或紅毛榴槤,分類上屬番荔枝科番荔枝屬果樹,果肉風味酸甜,熱帶水果香氣濃郁,多元利用性良好,為極具加工發展潛力的新興果樹。農友在栽培刺番荔枝時,常會發現花朵在開放後,子房總是遲遲不發育為果實,因此總是不確定到底有沒有著果?果實會不會發育?什麼時間可以採收?這都是讓農友感到困擾的問題。

【有機農業的銷售題5】水花園有機農夫市集 串連小農與餐飲業者的市集3.0

有機農夫市集從十多年前萌芽,近幾年更是如雨後春筍般在各地開枝散葉,位於臺北的水花園有機農夫市集(以下簡稱水花園市集)走過農夫市集的萌芽期,近幾年不僅發展穩定,更走出市集,在不同消費通路巡迴展售,現在更要嘗試打破「生產者賣給消費者」的既定買賣模式,運用網路媒體行銷推廣,並做物流管理媒合有機農產品和餐飲業者,豐富消費有機農產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