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陸食旅味】在異世界旅行的食物們

文字.攝影/劉盈慧

安達盧西亞是西班牙最熱情浪漫的地區,它位在充滿和煦陽光的伊比利半島南端,隔著直布羅陀海峽與北非相望,西元8世紀阿拉伯人乘著強烈的黎凡特風(Levant)入侵這裡,建立回教色彩的阿爾罕布拉宮、黃金塔、吉拉達鐘樓。過了八百年,天主教勢力的伊莎貝拉一世領軍南下收復失地,不願信奉天主的摩爾人流亡山邊洞穴,跳起悲憤自信的佛朗明哥舞;他們昔日的堡壘格拉納達,成為哥倫布航向拉丁美洲的出發地,替西班牙開啟了前所未有的黃金時代。

西班牙文化展現了多元文明共榮的藝術。在西班牙還未能凝聚成一個強而有力的國家以前,伊比利半島被切割成中北部的天主教世界與南部的摩爾人勢力,南方知名大城塞維利亞、格拉納達、馬拉加都曾是穆斯林領地。當穆斯林離開,統一伊比利半島的西班牙進入大航海時代,探索未知的領域,而這些由穆斯林打底的沿海大城,再度覆上另一種面貌,成為殖民拉丁美洲、轉運新大陸白銀黃金的海港城。

來到西班牙最南邊的安達盧西亞,居民會在路邊對著聖母像哭訴;情侶會在廣場打架咆哮;嬉皮青年會搭訕要求觀光客請吃飯。這裡人們處處留情又有點無所謂,只想真實做自己,連旅人都能感受到的熱情喧囂,想必當年也是仗著這種激情踏上新大陸旅行。

一種食物代表一趟旅程。西班牙的滋味在安達盧西亞與拉丁美洲間穿梭,頂著45℃高溫的夏季,在塞維利亞最適合來碗酸酸涼涼的蕃茄冷湯(Gazpacho),如果問我喝湯的心得,我認為可以稱它是「冷醬汁湯」,依照過往飲食的經驗法則,其實更想比喻成果菜汁,而非湯品。就像是打開蕃茄罐頭,加入醋、橄欖油調味,撒上火腿丁,再擺個切片水煮蛋就上桌了。但在美洲的蕃茄傳進西班牙以前,蕃茄冷湯沒有蕃茄,如同太陽餅裡面沒有太陽,主體是生飲調味過的橄欖汁而已,有沒有覺得現在的番茄冷湯令人欣慰許多呢?

走進格拉納達的市場,數十種風味佳餚一大盤一大盤放在櫥窗裡,油漬鯷魚、馬鈴薯烘蛋、伊比利火腿、炸蝦炸魷魚等等琳瑯滿目,有種在臺灣自助餐打菜的既視感。原來這裡專賣下酒菜(tapas),向店員點一杯酒就送櫥窗裡的一碟小菜。tapas的西文原意指的是「放在酒杯上的蓋子」,地中海的橄欖、安達盧西亞的海鮮、阿拉伯的蔬菜,西班牙日不落帝國所及之處的豐饒,都是tapas的蓋上佳賓。啜飲一口桑格麗亞水果酒(Sangria),加入柳橙、杏桃、鳳梨、檸檬等熱帶水果的紅酒,這個滋味帶有遠方加勒比海的浪漫風情。

PROFILE

劉盈慧 一位背包旅行43國的旅人,我和我自己上路。用地圖搜集文化,用美食理解歷史,逛市場是欣賞庶民生活的總和。曾任聯合報記者,獲社會光明面新聞報導獎。


文章未完,請見《鄉間小路》2021年3月號;也可至金石堂誠品讀冊生活博客來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