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6日
首頁 農藝 【農業英文5】賣的是農產品,還是想像的生活?

【農業英文5】賣的是農產品,還是想像的生活?

文/鍾慧元
做農靠天吃飯是千年務農顛撲不破的真理,農人勞苦才得已餬口被視為理所當然,然而靠現代科技進展到海角天涯,或許農人可以有新的出路,來試試當網紅如何?
YouTube上的農夫網紅摩根‧戈德(Morgan Gold)靠養的幾隻鴨子和「趕鴨犬」得以為繼,【務農夫婦】網紅小劍劍推廣的農產品廣受歡迎,網紅什麼都能賣,農夫網紅賣的到底是什麼呢?

美國弗蒙特州的皮強(Peacham),鴨農摩根‧戈德(Morgan Gold)跨過圍籬,一隻手拿著數位相機,一邊檢查圍籬有沒有缺口、撿撿鴨蛋,與其說是在做農事,還不如說是在找素材,準備拍成影片上傳Youtube。他每周上傳兩支影片,介紹自己這個新手農民的大小事,他的鴨子、貓狗,他的努力還有他的挫折。他的追蹤者已經多到每個月能為他帶來2,500到4,000美元(約74,000到120,000臺幣)的穩定廣告收入,是他銷售農產品所得的8倍。

美國新英格蘭的這個地區偏僻又崎嶇,小農努力嘗試各種生財之道,有人提供雪橇之旅,有人養羊駝,提供騎馬治療,甚至還有自採大麻行程。不過,農場真人秀還是新鮮事。當然他也不是一開始就掌握了觀眾的心,而是從錯誤中學習,撰寫這篇報導的記者艾倫‧巴瑞(Ellen Barry)說:

The sheepdog-mounted GoPro didn’t work. (“People were like, 10 seconds and I was puking,” said his wife, Allison Ebrahimi Gold.) Slow, sumptuous drone footage of his sun-dappled 150 acres, land porn for wistful cubicle dwellers — that definitely works.

第一句的mounted 是指騎在什麼東西上面,此處是指把GoPro攝影機架在牧羊犬的背上。後面括號引述了戈德太太艾莉森說的話,以補充說明為什麼不行。People were like當然不是說「人們很像」,在翻譯時要避免把people翻成很不中文的「人們」,可用更貼近習慣用語的「大家」,were like指的是「大家的反應就像是」,也就是後面說的:看個10秒鐘,我就吐了(puke)。當然是因為狗狗背著攝影機拍出來的影片實在太晃了。

第二句:Slow, sumptuous drone footage of his sun-dappled 150 acres, land porn for wistful cubicle dwellers — that definitely works.

Drone是無人機,sumptuous是豪華奢侈的,footage是影片,所以用無人機拍攝的緩慢、奢侈的那sun-dappled(陽光斑駁)的150英畝(大約是60公頃)土地。land porn for wistful cubicle dwellers這句很有趣,porn就是色情片,land porn是什麼東西?就是會讓大家看了血脈賁張、激動不已的土地A片啦,至於哪些人看了會激動,wistful cubicle dwellers也就是平常很wistful(嚮往、渴望)的cubicle(小隔間) dwellers(居民)。當然指的就是生活在都市公寓小空間裡的人了。

鴨子。(圖片來源/Morgan Gold的YouTube)

整段意思是:

像是讓狗揹著GoPro跑,這不行(「大家的反應是,才看10秒我就吐了,」戈德太太艾莉森說。但是,用空拍機緩緩拍攝那150英畝農場的壯麗影片,是鬱悶籠民的土地A片──這絕對可以。

此外就是要發展角色,像是他最受歡迎的影片「我們的詭異巨鴨(這不正常)」,再搭配活潑俏皮的配樂,這也很可以。但後來他意識到,沒有什麼比現實生活中的挫折更能吸引觀眾了。去年夏天有隻水貂闖入鴨舍,搞得滿地鴨蛋、鮮血和羽毛,「那是我這輩子最沮喪的一天,但我想的卻是觀眾對這件事會有什麼反應?」戈德的下一支影片主打夜間的水貂視野,一舉讓他的追蹤人數突破10萬大關,也讓他了解了自己在「具影響力農民」領域中的地位。他其實知道自己的優缺點,他說:「我擅長的是說故事,農事那塊我不太行。」

而矛盾的是,小農在經濟上愈不可行,美國人就愈想要親身體驗。美國農場主組織的創辦人艾米‧費威爾(Amy Fewell)表示,透過YouTube頻道賺取實質收入的農民人數正在穩定成長,目前大約有50位。有些透過代言賺錢,像是住在北卡羅萊納州的艾爾‧魯納(Al Lumnah),他每周上傳五支影片,擁有21萬追蹤者,有些觀眾住在柬埔寨和印度。他每天早上3:30起床剪影片,才能趕在早上6:00上傳,因為觀眾會說,「烏克蘭這邊是午餐時間啊。」

也有些人把觀眾變成了付費的組織成員,像是北卡農民賈斯汀‧羅德(Justin Rhodes)有2,000粉絲,他們每年從簡訊支付高達249美元的私人指導和通話費用給羅德。羅德也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我們的農場完全不賣農產品,我們賣的是教育和娛樂。」

愈來愈多人選擇以自媒體推銷自己或銷售產品,臺灣有臉書追蹤25萬的青農小劍劍,中國的李子柒則在YouTube擁有1220萬訂閱,並在網路平台上銷售自己的周邊商品。無論是仙氣地穿著古裝墾地,還是粗獷地坐在輪胎裡拿灌溉溝渠當漂漂河玩,這些Youtuber各有擁護者,不管賣的是什麼,毋寧說他們營造的形象與氣氛比產品更有吸引力。

回頭來看看戈德先生。他四年前才搬到弗蒙特州務農並開始經營YouTube頻道,但他還沒到這個程度。他其實有全職工作,是保險公司的行銷主管,也還拒絕接廣告代言。他的雞鴨鵝群規模已達百隻,打算明年開始養牛。他家附近的農民鄰居無不努力從惡劣氣候與崎嶇土地中擠出利潤,很意外(還有點嫉妒)自己的鄰居竟然在網路小有名氣。有些人覺得他投機取巧,才不過養那幾隻鴨子而已,付出少少的體力勞動,收入卻比擁有500英畝(約202公頃、2平方公里)的農民還多。年輕一輩農民則覺得可以向戈德學習,是農夫、也是皮強鎮公務員的湯姆‧加利納特(Tom Galinat)就說,「他讓我了解到,我賣的不再是乾草,而是生活方式。他真的是在推銷自己,他的感受、他的觀點、他的挫折,還有他的成功,這就是進步的方向。」

名氣當然也帶來困擾,曾經有觀眾直接開車到皮強鎮去敲他家的門,想跟他買蛋或聊聊鴨子的事。不過大部分迴響還是正面的,有些觀眾會寄自己做的東西給他們;而他們的穀倉貓最近被汽車撞到,就至少有50位觀眾捐錢給貓咪付醫藥費。有些觀眾說,戈德的影片啟發了他們。在星巴克擔任主管、現年34歲的埃拉蘇爾(Elrasoul)就說,「看到一個像我一樣的人,放棄一切去做自己喜歡的事,真是太令人振奮了,他真的在實現自己的夢想。」對其他人來說,戈德的影片則是疫情封鎖期間的心靈避風港。

義大利品系的馬瑞馬牧羊犬(Maremma)。(圖片來源/Morgan Gold的YouTube)

不過戈德自己也會納悶,把自己的生活變成故事的意義在哪。貓被撞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反射性地在構思腳本,想著觀眾會有什麼反應。於是他停下來反思,自己到底變成了什麼樣的人。不過,他的實境秀兼紀錄片還是要繼續拍。而農場上可以分享的題材實在是太多了。像是他的鴨子竟然生出了純黑色的鴨蛋為什麼人家說不要讓鴨子自己孵小鴨之類。而自從鴨舍被水貂入侵、附近還有山貓出沒,他便決定要養隻狗來守護他的家禽。

他選擇的是義大利品系的馬瑞馬牧羊犬(Maremma),這種狗狗長相憨厚、體型龐大(公狗的肩高可達73公分、體重45公斤),世世代代守護義大利托斯卡尼地區的綿羊。他幫狗兒取名托比,帶著牠認識農場上的羽毛系居民,訓練牠在鴨鵝去池塘放風時守護,晚上還要負責趕走其他野生肉食動物。看著呆萌的托比跟其他農場居民的互動,實在是很療癒。他希望能發掘出托比的潛能,讓牠除了守護家禽以外,還能進步成牧鴨犬,在他每天打開鴨舍、大喊:”Release the quacken! ”(大約可以翻譯成「釋放呱呱族!」)之後,托比就能接手帶著鴨鵝去池塘玩耍,等鴨鵝玩夠之後再把牠們趕回鴨舍。

最近他幫托比錄了一支影片,想告訴大家托比進步了多少。但後來他意識到,他和老婆跑得氣喘吁吁、揮著網子想趕雞鴨進籠舍過夜,托比卻只會在旁邊開心搖尾巴,根本不可能按照他的期盼從守衛犬進化成牧鴨犬,於是他重寫了影片的結局,強調他接受了狗狗的真實本性。他太太說,要給影片一個結局通常都蠻難的,因為「這其實是我們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啊,其實哪有什麼真正的結局。」不過戈德說,他自己還蠻開心的,因為他喜歡有正面寓意的故事。

不過話說回來,真的不是每種努力都會有結局,對螢幕這邊的我來說,我在乎的不是托比到底比較喜歡鵝還是鵝屎,光是托比的傻笑、鴨鵝一扭一扭的屁股,和牠們衝向冰凍池塘的開心模樣,足以讓我煩惱全消,心情愉快。至於托比能不能成為牧鴨犬、或者戈德先生一早就滑倒在積雪厚厚的鴨舍邊,那都是戈德先生代替我們這些離開不了便利都市生活的現代人去體驗對田園生活嚮往的挫折。謝謝啦,戈德先生。


【原始新聞】紐約時報
https://www.nytimes.com/2020/08/07/us/farmer-influencer-youtube.html

戈德的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l3zDun9SazYI0UWWu6_1A

農傳媒專欄作者/鍾慧元
自由譯者、國家地理雜誌資深特約編輯,輔仁大學中文系、愛丁堡大學東亞學系碩士。大地無條件支持所有生命,而農業實為一切的基礎。希望能認識這塊土地上更多故事,也分享其他國家的故事。

最新文章

【有機農業的銷售題4】小農結盟成合作社攻占大型通路 有機農產品的普及化之路

保證責任雲林縣古坑有機農業生產合作社(以下簡稱古坑合作社)集結小農力量攻占大型通路;連鎖通路家樂福積極推動多樣化的有機與友善農產品,目標創造更親民的有機消費環境。在生產與消費的兩端,皆為有機農產品的普及化,立下里程碑。

中華鳥會遭國際鳥盟除名 上周決議更名「Taiwan」

中華鳥會19日經過會員代表大會討論,決議將英文名稱從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CWBF)更改為 Taiwan Wild Bird Federation(TWBF)。中華鳥會25日表示,英文名改回「Taiwan」,未來國際交流可讓人一看即知是臺灣鳥類保育組織。

文旦除花利用增收益 20多種加工產品開發新商機

文旦柚遇到盛產,市場價格就不好,中秋節過後價格也會直直落,花蓮區農業改良場開發文旦多元利用技術,在「新欉」文旦開花時就預先「除花」,不讓果樹長太多果,並利用文旦果肉、果皮及柚花,開發出20多種加工產品。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以色列的新農業發展經驗與臺灣的發展契機

以色列的領土面積約2.2萬平方公里,大約是臺灣的61%;其中有一半的面積更是沙漠土地,可耕地僅約0.44萬平方公里,只有臺灣的一半左右。不過在2019年,以色列的農產品出口值 (包含農作物、蔬果、花卉、畜產;不含水產、加工食品) 已突破20億美元,約為臺灣的3倍左右。究竟在農地不足、水源有限、先天環境不佳的狀況下,以色列是如何創造這樣的農業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