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女話她】越疼痛越愛,卡蘿是世界的卡蘿

作為20世紀最傳奇的墨西哥畫家,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1907∼1954)的一生,簡單來說,就是人衰被車撞、轉角遇渣男的故事。

卡蘿出生於墨西哥的中產家庭,父親是猶太人,母親則擁有原住民血統。夫妻倆極疼愛這個活潑的女兒,當時墨西哥女孩很少受高等教育,卡蘿父母卻送她去就讀墨西哥預科學校,想不到本來準備要念醫科的卡蘿,從學校坐公車回家時出了車禍。兩臺公車對撞之下,粉碎的扶手刺穿卡蘿身體,導致她脊椎斷裂、骨盆碎裂、右腿幾乎全碎。為此意外,卡蘿一生動了35次手術,原本的人生規畫也因此大轉彎。

卡蘿因為多次脊椎手術,必須臥床休養,養病的日子無、聊、到、炸,書都看膩了,所以爸媽幫她特製了床上畫架,卡蘿就這樣盯著頭頂架設的鏡子畫自畫像,開始了她的藝術生涯。因為未經專業訓練,她的畫有著強烈素人感,風格濃烈又細膩,也因繪畫結識了當時墨西哥最有名的壁畫家──迪亞哥.里維拉。里維拉深為卡蘿的作品吸引,兩人對政治的理想更是一拍即合──噢對了,卡蘿和里維拉都是墨西哥共產黨員,相信社會主義救世界,所以咻一下兩個人就陷入熱戀,光速結婚啦。

問題是,里維拉不僅是大畫家,也是大情聖,之前兩段婚姻都因為他不斷外遇而畫上句點,結婚沒多久,卡蘿就發現里維拉仍然沒完沒了的跟其他女人上床,氣得要死又拿他沒辦法,婚姻變成一場浸在酒精與蜜裡的荊棘之旅──對了,卡蘿是雙性戀,當里維拉在外拈花惹草時,她也周旋在諸多男性、女性情人之間,包含雕塑家野口勇、革命家托洛斯基、女歌手查維拉等等,據傳連畫家歐姬芙也是卡蘿的祕密情人之一。兩人各自擁有情人(有時會重疊),但又認定對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同志、伴侶,這種婚姻關係實在是太驚人了啊!

卡蘿的作品基本上就是一頁頁的個人生命史。作品題材非常私密──她畫下自己的流產、畫家族成員、畫墨西哥神話與社會新聞,當然還有大量風格鮮明的自畫像:與生俱來的一字濃眉、炯炯有神的雙眼、上唇微微的汗毛、黝黑的膚色、誇張的傳統服飾,背景往往畫上墨西哥的熱帶植物、或是與自己心愛的寵物相伴。如果卡蘿生在21世紀,大概就是那種每天自拍、玩IG、上臉書的屁孩吧,她開啟了自傳體的創作,著眼於那些細微、無謂之物,卡蘿翻轉了觀看的視角,在她的作品之中,每一道歷史脈絡自有其意義,邊陲即是中心。

PROFILE

潘家欣 

臺南人,1984 年生,大學主修美術,著有詩集《妖獸》、《失語獸》。 平日剪紙、寫作,最近開始兼任睡眠不足的新手媽媽。

專欄簡介 

以藝術家、主婦、母親、妻子、女兒之眼重讀世界名畫,並用擴音機用力廣播畫面中長期缺席的女性之聲。搭配插圖均根據原作改繪而成,有時搞笑,有時殘酷。


更多內容請見《鄉間小路》2018年06月號

回覆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