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醫師】當農民習慣免費諮詢,以藥養醫是否成必然?

文/ 郭琇真 首圖攝影/ 黃世澤

農委會如火如荼草擬《植物醫師法》,希望藉此改善農藥管理等問題,原本農藥販售業者擔憂受衝擊,未來農民若得先經植醫診斷、持用藥處方才可購買農藥,形同限縮其業務範圍,但隨著新版本預告,農委會強調兩者業務範圍不同,因此農藥販售界表態願支持《植醫法》,甚至期望農委會能開放植醫報考資格,讓業者有機會提升學理專業。

此外,包含去年9月已先行試辦實習植醫制度的美濃農會、在屏東縣經營檸檬產銷的東益農產品運銷合作社都表示,未來願聘請植醫把關農產品安全。不過有專家指出,台灣農業以小農為主,長期仰賴農藥行、農改場等管道提供免費諮詢和技術支援,因此未來若要植醫單靠問診、開處方,向農民收取費用是難上加難,植醫若沒有兼賣農藥資材等其他獲利管道,恐很難單獨執業。

《植醫法》未限縮農藥行業務範圍 業界相挺

農委會最新版的《植醫法》草案日前出爐,面對農藥販售業者關注的業務範圍問題,防檢局日前在公聽會中強調,農民遇上疫病蟲害等問題除可尋求植醫診斷、開立處方外,也可直接到農藥行購買農藥,兩者業務有明確區分,這消息對農藥販售業者來說,無疑鬆了一口氣。

中華民國植物保護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謝振松表示,雖然目前草案規畫不會限縮農藥販售業者的業務範圍,但未來《植醫法》立法、推動後,是否會衝擊到農藥販售業還不確定,因此希望植醫報考資格不要僅限於植醫或植保相關系所學生,實務上已取得農藥管理人員證書、且於農藥店有3年以上管理作物病蟲害經驗的業者也能報考,讓農藥販售產業的專業性有機會提升。

從事農藥販售已有6年經驗的林文福更表態,未來植醫報考若真需要相關學歷,他為了提升學理專業再回到學校念書都不是問題。

「植醫制度對於想走專業派藥的農藥行來說可能是個契機。」林文福說,農藥販售界除了存在外行亂派藥、為了賺錢鼓勵農民多買農藥等現象外,長期以來還削價競爭,就為了用更便宜的價格吸引農民上門,無形中迫使原本想走專業派藥的農藥行得隨波逐流,政府若能輔導農藥販售業者考取植醫,讓農藥行能有專業上的「認證」,對業界來說是件好事。

農藥行派藥不專業 農會願聘植醫保障農民

除此之外,有農會和農企業也期待植醫制度能盡早建立。去年9月配合農委會防檢局試辦「實習植醫計畫」的高雄市美濃區農會總幹事鍾清輝說,農會本有指導農民正確用藥的責任,但因農會招考進來的農事指導員不需具有這類專業性,長期以來農民仰賴坊間農藥行的指示,導致用到許多不該用的農藥資材,造成農民生產成本增加。

鍾清輝表示,以前農會有委請高雄農改場專家每週到訪一次替農民解惑,實習植醫計畫啟動後,是每週五天都在美濃服務,對農民來說幫助很大,雖然實習植醫是碩士畢業生,田間實務經驗有待累積,但因這計畫背後有強大師資團隊支持,再加上實習植醫肯學、很快進入狀況,未來《植醫法》通過,他很願意在農會考試裡,增聘具植醫背景的專業人員進來。

「我認為這不但不會增加農會負擔,反而會提高農會販售農藥資材的業績,因為植醫具有專業、需開用藥處方,對農民來說相對有保障。」

植醫如診所 農企業聘請還可協助做外銷檢疫

在屏東縣與40多位檸檬農友進行契作的東益農產品運銷合作社,近年來為了農藥管理問題,特地和屏科大植醫系建立合作關係,合作社理事主席薛丞睿說,雖然目前各地有農改場提供諮詢,但農改場的角色像大醫院、人力有限,很難隨時到田間解決較細節的問題,例如檸檬的果實常會被鏽蜱螨咬,不同果園會因抗風性強弱、土壤等環境差異,在施藥後產生落差,像這類問題該如何解決,就很適合尋求像家醫、地方診所般的植物醫師。

薛丞睿表示,植醫提供專業問診、開立處方,在現有免費農業諮詢管道很多的狀況下,農民不太可能會想付費,因此農企業可聘請植醫替旗下的契作農友把關,透過專業分工,植醫不僅可協助社員作診斷,面對有外銷需求的貿易商,也可負責檢疫工作,工作內容是很多元的。

免費諮詢管道多 植醫問診專業難兌現

如薛丞睿所言,長久以來,坊間農藥行、各地農改場及學校等,為農民提供免費技術支援與諮詢下,未來植醫如何仰賴專業問診向農民收取費用,將是推動植醫的一大考驗。農委會防檢局103年委託的研究報告便提到,在對農民進行問卷調查後,農民普遍反映無法接受植醫問診要收費,除有免費諮詢管道外,農民也擔憂植醫提供的方法在無法獲知成效下,很難付費。

長期奔走田間協助農民做藥肥減量、提升農產品品質與產量的大誠土壤作物技術館館長陳興宗表示,目前在台灣提供作物診斷的知識是無償的,他協助農民為作物與土壤看診前後約有18年,直到近幾年才開始有農民主動提到想付一點車馬費,但這狀況屬於少數,因此實務面上,問診很難兌現成常態營收,他還需透過問診連帶販售對症資材、協助農民介紹農產品販售通路、到驗證機構兼任第三方公正稽核員或到學校兼課等,才有辦法支撐他的志趣。

陳興宗認為,《植醫法》立意良善,但農民需要的是能解決問題的有效處方,而非只光是依照植物保護手冊開立的藥方,因此實務經驗的累積非常重要;植醫在減少農藥濫用過程中,農民可能會覺得程序冗長,而病急投藥,例如有些農民在分不清田間的蟲是害蟲還是益蟲時,就噴藥撲滅,失手破壞了生態系原有的平衡,這些問題未來若能納入考量並規畫配套措施,植醫的價值才能逐步建立,否則農民很容易回頭找農藥店尋求最簡單、直覺的方法。

 


延伸閱讀

【植物醫師】實習植醫試辦3年,孫岩章:懂實務還會算效益,農民才有感

【植物醫師】「未來植醫」的自我期許:要醫作物也醫人心

【植物醫師】如何與農藥仙仔競爭?實務經驗是關鍵!

【植物醫師】興大植物醫院年後開張,為作物土壤抓病灶

回覆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