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巴拉刈做紅豆落葉劑,他們付出哪些努力與代價?

文/ 趙敏 圖片提供/ 鄧傳耀

農委會主委林聰賢12日表示,日後將朝友善環境耕作邁進,預計7月禁用農藥巴拉刈。其實早在宣示禁用巴拉刈前,有許多第一線生產紅豆的專業農民與農會已嘗試替代資材與調整耕作方式,但他們遇到哪些挑戰與困難待克服?

(編按:防檢局局長黃㯖昌5月24日表示,經充分討論後,預定自108年2月1日起才禁用巴拉刈,時間點非今年7月。他同時表示,防檢局會規劃後續配套措施,也呼籲農友不要急於搶購囤貨。)

崁頂農會:氯酸鈉乾燥紅豆莖葉速度慢,影響機械採收效率

屏東縣崁頂鄉目前種植大約4、500甲的紅豆田,是國內重要紅豆產區。對於農委會將禁用巴拉刈,崁頂鄉農會總幹事郭紘瑋表示會配合政府規定,不過農會今年開始推廣使用合法氯酸鈉替代巴拉刈,或採用尿素加鹽水噴灑,效果不如預期,農民接受的意願有待評估。

返鄉種植紅豆的崁頂青農鄧傳耀說,近年受到氣候變遷影響,紅豆種植備受挑戰,採收可說是與上天賽跑。巴拉刈臺語稱「火燒藥」,因噴灑後能讓表面快速呈烤乾、脆硬狀,機械採收時較好切斷,如果天氣好又熱,約一星期就可收成,效率頗高;反觀氯酸鈉雖然能讓葉片枯萎,但豆桿水分仍過多,機械採收時容易捲入卡住,且乾燥速度慢,收成時間會拉長到10天。

郭紘瑋指出,如果乾燥時間拖得愈長,加上日照時間長,果莢陸續成熟,容易裂開,導致收成減少;另外,根和葉子未完全乾燥,採收時會有汁液沾黏,使紅豆發霉,不易儲存。

鄧傳耀也說,有些雜草如土香(香附子),原本有效的除草劑就不多了,現在又要禁用巴拉刈,可用的藥劑將更少。而且紅豆落葉使用替代資材效果不彰,「農民因此加重藥劑濃度,難道會比較好嗎?土壤是否也因短時間內難以分解高濃度藥劑,而產生問題?」

除了替代資材效果有差之外,成本較高也是讓許多農民觀望的原因。鄧傳耀說,氯酸鈉標榜1公升350元,現行的巴拉刈只要100多元,改用氯酸鈉約增加200元成本;除草劑部份,農委會防檢局推薦可用效果相近的除草劑固殺草替代(編按:防檢局局長黃㯖昌補充說明,固殺草因為還沒在紅豆落葉用途上訂定殘留容許量,因此防檢局尚未核准使用在紅豆上做落葉劑),但1.5公升要價900元,恐增加農民負擔。

施用農藥巴拉刈乾燥快速且程度均一,採收效率高,但改用替代資材如氯酸鈉,部分地方乾燥不完全,還需要人工割除。

以往使用巴拉刈,乾燥快速且程度均一,但改用替代資材,部分地方乾燥不完全,需要人工割除。郭紘瑋說,請人工割草會導致整體成本增加,找尋人力也是一個問題;鄧傳耀補充,人工一天最低要1000元,而且割一甲地的草會花上2到3天,還需要多組人下去,不僅時間拉長,估計成本將增加10倍。

鄧傳耀說,現今政府推廣友善環境種植,各地農會固定開設合理化施肥、農藥辨別等課程,農委會也力推植物醫師,針對作物種類和病蟲害開立適合的藥單,這些政策都已比過去混亂用藥進步許多。

外界認為輕生者服用巴拉刈是自殺率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所以應該禁用,但鄧傳耀建議,政府可針對巴拉刈取得管道規範和限制,在配套措施還沒到位前,不應全面禁用。

雖然林聰賢鼓勵農民友善環境而禁用巴拉刈,但現有產銷體制也必須跟著改善,才有機會從根本翻轉結構。鄧傳耀建議,如果改用較高成本的替代資材,糧商收購一台斤紅豆也跟著增加2.5到3元,會讓農民更安心,假如能增加到10元,禁用巴拉刈絕對沒問題。

農民與農會都提到,如果提高收購價格,日後禁用巴拉刈,農民也較有配合意願。
美濃農會:引入新型割豆機與提高收購價,增加農民配合意願

美濃農會2013年和農民契作紅豆,改用鹽水加尿素、氯化鉀或硫酸鉀等肥料取代巴拉刈,並依據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建議使用的比例和時機,例如在前端生產過程中,成熟時期到了,葉子會自然乾燥,這時再加用一點鹽水和尿素,就能達到乾燥效果。

使用巴拉刈可讓整片紅豆田乾燥,但改用替代資材後,難免出現部份雜草和紅豆不夠乾燥的情況。美濃農會總幹事鍾清輝說,割豆業者認為會影響割豆效率、減少採收面積,不喜歡割這種豆子;因此,美濃農會現在也採用較新型的割豆機,可提升割豆效率。

另外,搭配後端農會提高收購價,也是讓契作農民有意願改變的誘因。

鍾清輝提到,使用巴拉刈,紅豆幾乎不到一週就能採收,但以自然農法種豆,起碼要三週才能完全乾燥,中間價格若有波動,農會會告訴農民不要緊張,只要符合藥檢,每斤契作價至少高出市價5元,還幫農民找好收割業者,連育苗、打田、插秧業者時間也都協調好,如果因種紅豆影響一期稻插秧,相關業者都會全力支援。

目前多數農民仍習慣使用巴拉刈除草,7月禁用勢必對農民造成衝擊。鍾清輝說,除了替代資材成本高、增加割草人力成本,落葉劑改用氯酸鈉後,對環境是否真的友善,也需再評估。至於成本提高,連帶產品售價也增加,需要相符的通路推廣,消費者雖然需多付一點錢,但對農民的幫助是很大的。

回覆留言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