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0日
首頁 新聞 美國密西根州安娜堡市共生社區探訪記:共勞共食,分享人情,我的社區我做主

美國密西根州安娜堡市共生社區探訪記:共勞共食,分享人情,我的社區我做主

文、圖片提供/ 藺桃 文/ 黃慶明

「叮、叮、叮」,Touchstone社區中心門口站立的大鈴鐺被人拉響了。社區内,遊戲室的孩子們快速地穿好鞋,跑進社區食堂排好隊,要開飯了。
7月1日,我們來到密西根州安娜堡市郊外的三個共生社區「Sunward」、「Great Oak」和「Touchstone」參加導覽。剛好社區都在準備共同晚餐,而且都還有多餘的位置,我們最終選了來自香港的主廚Sisley準備的菲律賓美食。主菜是菲律賓風味的馬鈴薯燒雞肉、蔬菜沙拉、烤蔬菜和洋蔥炒豆角,主食是一大鍋白米飯。

加上我們一家3口,大約有30人共同分享當天的晚餐。一眼望去,大約一半是有小孩的家庭,有7、8位看得出是70歲以上的老人了。我們邊吃飯邊和同桌的人們聊天。短短半個小時內,瞭解到兩位老人Bob 和Betsy都在共生社區裡住了10多年,Bob是從隔壁Great Oak共生社區前來一同晚餐的,Robin則是我們的導覽解說人員,主業是心理創傷治療師。另外一位Kristen則是社區農場的耕種者之一。她說,當晚的沙拉裡,生菜和馬齒莧即是從農場現摘來的。

環保設計X資源分享

一走進Sunward共生社區,就明顯感覺到這裡與傳統美國社區的不同。

傳統的美國社區,大多坐落在路的兩側。車子可直接駛進自家車庫或停車坪,前院是草坪,後院是游泳池或樹林。房子與房子的間距很遠,有的甚至需要開車幾分鐘才能看到自家鄰居,後院也多用高高的柵欄圍起來。即便是公寓型的社區,除了沒有獨立擁有的前、後院,設計也大致雷同。

共生社區禁止車輛進入,留给孩子們安全的空間。

然而Sunward共生社區卻有些許差別,像是車子都停在社區外的車庫或停車場內,進入社區後即不需要特別在意身後是否有車。房子的前、後院不僅種滿了花草,每家、每戶門口也都妝點著不同的裝置藝術。不同於傳統美國社區裡前院修剪得整齊乾淨的草坪、精緻的灌木或圍欄,這裡的庭院設計則更加自然,充滿野趣。

除此之外,傳統美國社區大多採取橫平豎直地井字形設計。Sunward則是以社區中心為圓心,幾棟住宅散落在四周。每個房子像是個小圓圈,而圓圈之間的空地上,常看到擺成半圓形的木桌椅或木架、吊床,還有圓形的地面彩繪及彩色鋪磚。

而小孩子的遊樂設施、社區農場,即圍繞在社區中心附近,是大多數居民停留時間最多的地方。參訪當天聽說是當地近年來難得的酷暑天,午後氣溫高達35度,一路上沒遇到幾位居民,只看到小孩的三輪車、獨輪車和自行車,各自散落在社區的四處。待到我們離開的晚間9點多那時,才見到躺椅上、圓桌邊,滿是鄰居們或躺或坐的開心聊天著。

Robin說,搬到共生社區的人都認同這裡的理念。他們注重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縮小房子的間距,闢出完整的公共綠地,藉此搭建農場和孩子們的遊樂設施。一旦走進社區,人們都會主動和我們打招呼,簡單談論一下天氣,就像是認識的朋友一般。但是這不表示,居民們放棄了個人隱私。最初設計房屋時,他們就注意到隱私問題,因此統一將廚房的窗戶面向門前、臥室向後。如果屋主坐在門前的走廊上,就表示願意與人社交聊天;如果坐在後院,則恰恰相反。

共生社區內可供居民休憩的公共設施。

有趣的是,坐落在每個社區正中的社區中心,同時也體現了「共生」的另一層意涵:分享資源。每個社區中心的功能,根據居民的選擇各有不同,但大致都有很大的開放式廚房,一個客廳兼飯廳,以及兒童遊戲室、觀影室、附有印表機設備的辦公室和洗衣房。雖然大部分人家裡都有了洗衣機與烘乾機,但沒有的住戶就能前往社區中心使用共用的洗衣設備。部分的社區中心還有手工教室、瑜伽兼舞蹈室、鍛煉室、工具房或是客房等等。

且值得一提,工具房或手工房內的工具,多為居民私人所有,但是放在共同空間內,供大家使用,藉以交換資源不需要重複購買。比如居民各自提供修繕自行車、輪胎的工具,或是可製作簡易木工的切割機床、縫紉機、卷尺、剪刀……等等,資源分享的目的,就是為了彼此交換,降低成本。

社區的建設充分考慮「綠色居住」的理念,舉例來說,Touchstone的社區中心,絕大部分的電和熱都是靠太陽能和地熱能。像是社區中心屋頂即安裝了太陽能板,其他房子在設計時也考慮到利用太陽能的需求,屋頂朝南面都預留了安裝太陽能板的位置,居民可自行選擇安裝,這些坡度較陡的屋頂也有集雨功能,方便用於農場灌溉。

居民對垃圾回收分類也格外關注。住在Touchstone的Hob負責回收垃圾的管理。他說,這裡不像傳統美國社區都交給房產仲介公司管理,所以社區成本都要精打細算,列入社區年度公共預算,並通過會議討論通過,由社區居民共同承擔。清潔公司每兩周至少要來收一次普通垃圾,但只要做好分類回收的垃圾,相對節省了回收資源桶的共用空間,便可一個月才請清潔公司來運一趟,少運一趟就節省了1,900美金。

三個社區的共同理念,就是最大程度減少對土地的影響,減少在自然留下的人為痕跡。

社區的共同空間,如專用鏟雪工具房(左)、兒童遊樂場(右上)以及共享工具室(右下)。

共同晚餐X共同勞作

大量的公共空間也讓共生社區增加了許多勞動。比如打掃衛生、管理社區農園、準備共同晚餐、清理廚房等。也因此,每個共生社區的居民都有相應的義務勞動時間,如Touchstone的規定是每3個月得工作20小時。

為此,Touchstone的居民特別開發了一套名為「Gather」的軟體,除了可預約社區中心場地及客房、報名參加共同晚餐,還方便居民群發郵件,認領每個專案的工作時間。例如,每個人都可以申請成為主廚,主廚可決定當日晚餐的食譜,開放給3個社區的居民報名。然後根據報名人數,列出要購買的食物清單。另外,居民還可以認領購物時間、烹飪助理、清洗廚房等工時。

通常主廚要準備30~50人的晚餐,需要提供素食選項給茹素居民。像是一位來自韓國的主廚,做的菜非常辣卻很好吃,每次由她擔任主廚時,往往一開放50個名額就額滿了,Bob就扼腕地說他錯過了好幾次。做了40年英語老師的Betsy也提及,住在這裡很開心的一件事,就是可以吃到來自全世界各地的主廚料理。

Sunward社區中心的義務工作分工展示。

共同晚餐結束後,將由主廚根據當日食材費用,平均向每個人收取食材費。通常一頓飯的價格在9美金以下,Robin說吃過最便宜的一頓只需要1美金。而主廚和烹飪助理都不享有折扣,因為他們也在其他方面,享受到鄰居們的義務服務。比如冬季有專門的鏟雪工作隊,有居民會專門負責整理回收垃圾,有人負責在菜地除草灌溉,還有人在各種社區委員會上任職。Kristen說,根據每個人居住的面積不同,每戶承擔的公攤費用也有所不同。她獨自住在兩房的公寓內,另有一個地下室。每月大約分攤240美金,用在路燈、垃圾處理及回收費用等上。另外每月再支付100元,用於維持社區中心的營運。

對比於傳統美國社區大多向公司購買清潔等服務,他們要支付的公攤費用要少很多,因為居民都有省水、省電的概念,也有專人負責整理垃圾,相當於以大家的志願服務換取低成本的居住空間。尤其是冬季,大部分社區只能請專業掃雪公司來處理積雪,而共生社區內有共同使用的鏟雪工具、小型鏟雪車,便大幅降低了相關費用。

而他們支付給社區中心營運的費用,也以委員會為主體,每年向社區會議提供預算案,申請資金。比如在2016年,Touchstone六位對種菜有興趣的居民,申請在社區中心門前空地建立社區農園。他們提出了950美金的預算案,用於建立灑水系統、設置感應噴淋機器人、購買種子和生物有機肥。產出全部交給社區共同廚房,而負責耕種、除草、收穫的居民,各自認領相應的服務時間,提供無償服務。甚至,因為農園豐收,無法在短期內消耗掉大量馬鈴薯、蕃茄,還專門有人提議並認領了加工農產品這一項志願工作。

第二年,社區農園提出新闢一個「You-pick農園」,讓喜歡「不勞而獲」的居民可以根據義工的標牌提示「請摘我」,把他們種植的成果帶回自家。不過每採摘一次,需要至少來除一行田埂的雜草。這項規定是經由社區會議共同討論決定的。只是,如果這一年所種植的菜不受歡迎,在年終的社區會議上,第二年的預算就會被裁減,甚至整個項目都可能經由討論後取消。

Touchstone的社區菜園。

社區會議X凝聚共識

社區會議可以看做是整個共生社區的最高決策機構,一般每月召開一次。每個社區都有自己的居民守則,相當於整個社區居民需要共同遵守的法律。居民守則是社區居民在社區創立之初就經過集中討論,撰寫成文的。

Sunward是三個共生社區中最早成立的,也是密西根州第一個共生社區。他們有一本Sunward居民協議書,其中規定,社區40戶人家,每次社區會議至少要有21戶出席並投票。雖然最終決定由居民會投票決議,但是具體的事務由不同的標準委員會和額外的工作隊負責管理,例如社區農園管理委員會及冬季才工作的鏟雪工作隊。根據社區事務可以分為5個方面,領導層、社區生活、社區中心運營、建築及基礎設施以及土地管理。

Sunward的社區管理模式及社區共識是如何形成的,要追溯到創建之初。

1994年,Nick Meima和J.D. Lindeberg受美國其他共生社區理念影響,想在安娜堡建立類似的社區型態,他們邀請了最早在美國普及共生社區理念Kathryn McCamant女士,前來開設工作坊。因此決定了他們的選址標準,1995年最終選定了安娜堡郊外的Scio鄉鎮。

1996年,幾位早期宣導成員成立了一個名為Ann Arbor Alpha的有限責任公司及一家太陽結構建築公司。Kathryn McCamant女士和她的助手Charles Durrett前來舉辦了兩次工作坊,幫助當時有興趣的22戶家庭設計位置圖和社區中心。這些居民共同決定具體的社區建造地,想要的房屋規模、間距,設計公共空間和社區中心。為期一年的討論,1997年初,他們雇請了有相似理念的營建商,同年5月開工,每個單元的價錢和可選擇的方向都由當時的36戶家庭與建商溝通決定,至8月,40戶人家全部預定完成。直到1998年4月,第一幢房屋才興建結束,11月份全部完工,才由居民陸續搬入。

三個共生社區的相對位置圖。此為美國最大的共生社區聚落。

從最早的理念發想,到一步步落地實現,住在其中的居民討論、建構自己未來想過的生活,前後歷時5年才完成。社區建成後,他們每週日向外界開放社區導覽,因此吸引越來越多有相似理念的人想入住。但是考慮到社區的規模不能太大,2001年共生社區發展公司(The Cohousing Development Company)在Sunward的正南面,買下一塊地,準備籌建兩個新的共生社區。

與Sunward的創建一樣,Great Oak也是由幾個有興趣的家庭開始第一次會議,然後連續幾個月的週末建立工作坊,探討具體選址、每個獨立的單元、公共設施等。過程中他們一再反問自身,想要什麼?信念為何?如何共同工作和娛樂?最後他們選擇將社區取名為Great Oak,而非Sunward成員幫助期間所取的White Oak,以顯示他們的主體性。

2001年底,社區成員就願景達成共識:「創造一個多樣且歡樂的永續社區」。既尋求蓬勃發展的和諧,也尋求彼此間的不同。在這個地方,珍視和培養自身的力量與差異。直到2002年底,推土機才開進他們選定的地址。2003年8月,第一批居民開始陸續進駐。從籌備到入住,前後也花了三年半。時間是討論和反覆確認信念的良藥。

同樣地,Touchstone的住戶們也都經歷了一樣的過程。不只是在房子的設計上有選擇權,居民也可以參與社區的日常事務。我們在7月2日參加了一場社區會議,當天主要討論的是社區決策制定的流程。

在居民所遞交的這份修改草案中,列出了社區事務參與的具體流程,比如在「發想階段」要尋找一位可以持續關注和推動議案的帶頭人,議案支持者需要在社區會議分享他們的構想;接著進入「發現階段」,支持者將議案交給社區指導委員會討論,並確定後續會議和補充研究的安排,徵求居民的書面意見;最後來到「問題解決階段」,在社區會議討論時,居民有同意、棄權或反對的權利,直到形成共識。

除了討論這份草案,會議上還分享了社區的最新動態:Hob帶頭與當地市政單位協商建設步道專案,經過兩年多努力終於進入測繪階段;Betsy則向居民徵集用於慈善義賣的舊書;Robin讓鄰居們考慮,是否願意接受即將來訪的Fellowship for Intentional Communities紀錄片團隊的採訪。最後,居民們還在「致謝」環節裡,分享了自己想要感謝的人和事,比如農場的收穫、鄰居幫忙取得輪滑比賽的門票折扣,或者協助修好空調等等。

2018年於Sunward社區中心召開的女性集會。

共食同樂X分享人情

從社區會議的致謝環節,就可以看出在共生社區,人與人的互動非常頻繁。除了每週的共同晚餐、每個月的社區會議,還有不同專案下的社區事務委員會,人們還會自發的組織potluck、早午餐會,以各式各樣的名義慶祝。有時是生日派對,有時是出生派對,或是老人的退休慶祝。如7月4日是美國獨立日,Touchstone的居民們就在一起燒烤慶祝。

每戶的公共郵箱都設在社區中心,方便人們在取信時也寒暄幾句。在Sunward共生社區外,還有一個木平臺和窯烤披薩區。想要在戶外野餐或喝個小酒,在系統內發個郵件就有人前來相陪;住在Touchstone 的Tom從社區2005年初建就搬進來,參加過不少社區的卡拉OK、舞會、婚禮甚至政治議題分享,他說,在這裡想跟人打交道,只要走出家門就可以了。Robin也提到,因為家庭的關係,她住過17年的酒店,也在英格蘭和蘇格蘭的村莊分別住了8年和3年,然後就是大學宿舍的生活,她習慣了有人情味的生活環境,2005年經過朋友推介參加了共生社區的導覽,還沒走完3個社區就決定搬進來住。

每個共生社區都有大約1/3的老人,目前最年長的是一對90多歲的夫妻。隨年歲漸長,總會有疾病的困擾。Robin在導覽前就提到,這一周就有兩位鄰居做了手術,社區居民自發地照顧和送食物給他們。每逢長輩過世,他們也會在一起哀悼致念。對於老人家來說,居住在這樣的環境裡,本身就是一種幸福。

Marge看起來已有80多歲了,她推著助力車笑看著我們家女兒在社區中心玩耍。她說,1999年就搬進了Sunward,當時大部分都是老人,後來很多小家庭搬了進來,看著孩子們一天天地長大,參與他們的成長,覺得非常開心。

相較於另外兩個社區,Touchstone大部分是有孩子的家庭,所以他們更注重孩子的育樂。在社區會議期間,有居民選擇義務看顧小孩,來作為自己的服務時間。Scott有兩個女兒,分別是7歲和4歲半,除了自家的孩子,其餘社區的孩子也都跟Scott非常親密,會打鬧呵癢,也聽他的話認真收拾玩具。Scott表示,他最喜歡這個社區的原因,就是孩子可以自由快樂的成長。孩子每天都要跑出去玩,有時候還會「消失」一段時間,父母卻不用擔心,到了晚飯時間,孩子還沒回來,就用郵件群發消息,馬上就會有鄰居回報孩子在他們家玩。

Sunward的兩位主厨正在準備共同晚餐。透過此類的活動,不僅可聯繫彼此的情感,更凝聚了共生社區的向心力。

在搬到Touchstone之前,Scott也住過不少傳統美國社區,往往住了多年鄰居都互不相識。5年前,研究社會和環境公平的Scott決定為孩子換個環境,便在網路上找到共生社區的資訊,實地走訪後,就決定搬進來。最近,他們和鄰居商量,輪流把小孩送到對方家裡過夜,讓夫妻可以享受自己的時刻,一起出去晚餐或看場電影。

社區裡還有自己的夏令營。一位在加州擔任老師的住戶,每年暑假都入住Touchstone,為此他更組織了一個夏令營,帶著7~12歲的小孩學電腦和VR技術,或是一起騎自行車、游泳、野外旅行……等等。隔壁的Sunward社區,也有老師提供自然教育課程,帶著孩子認識社區旁林地裡的動植物。在準備共同晚餐期間,我們與幾位鄰居們聊天,發現他們幾乎認識所有的孩子,也知道孩子的年齡和正在接受的教育。

社區居民來自不同背景,有電腦工程師、醫生、護士、老師、心理諮詢師、科學家和房地產投資人。整個社區約有10%是租戶,其他的90%都是屋主自住。面積較小的一室公寓售價約10萬多美金,其他的分別有兩房、三房,附設閣樓或地下室的公寓,也有三房的聯排屋,根據地理位置、面積等,售價約在25~35萬美金。在這裡,居民們不只是找到了家,更找到了一處讓他們不覺得孤單的夢想社區。

最新文章

韓國農業界興起「不接觸」風潮 農民搶當YouTuber推銷農產品

韓國原來的外食文化因應疫情也逐漸被在家用餐取代,家庭烹飪文化隨之興起,拜科技發達所賜,現在隨時可以透過手機、電腦觀看烹飪影片,學習相關料理技術。過去民眾多至傳統市場、超市採購新鮮食材,現因疫情影響,且韓國農民掀起直播熱潮的關係,「在線農民」成為目前民眾青睞的方式之一。

世界之巔下的漁業研究站 初窺尼泊爾漁業

博卡拉谷地約在尼泊爾的中心,有三個主要淡水湖泊:費娃湖、貝格納斯湖和魯帕湖。費娃湖是一個群山環繞的單循環湖(monomictic lake),集水區諸多溪流承接了尼泊爾最多的降雨注入湖中,在唯一溢流口設有水力發電廠與灌溉設施。費娃湖中約有1,700艘木造小船與筏,主供觀光遊湖使用。

李登輝總統與我——前臺北市長黃大洲專訪

黃大洲被認為是最受李登輝栽培提攜的學生,他早年公職生涯一路追隨李登輝,李登輝當臺北市長時,把黃大洲找來擔任市長機要顧問兼研考會主秘;李登輝轉任臺灣省主席,黃大洲也跟著前往省府擔任副秘書長。1990年,李登輝總統任內,黃大洲經臺北市議會同意,成為最後一任官派臺北市長。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下篇)/丁文郁

2005年還心念「農業基本法」立法的李前總統,對於臺灣加入WTO之後的開放環境如何思考?現今為農業人信奉的「三生一體」與「六級化產業」的農業觀,如何普及於世,本文作者在這一篇呈現立法過程。 最後,為什麼李前總統要親自實踐發展「臺灣國產肉牛產業」,與臺灣農地休耕、土地利用有什麼關係,他的一整套農業思想的脈絡終於在此呈現並得到結論。 文/丁文郁 本文承《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上篇)》、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中篇)》 ▌ 五、建立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的促進者 為處理經營不善之金融機構,我國參考外國以政府公共資金挹注方式立法例,於2001年6月27日立法院通過「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設置及管理條例」(以下稱本條例),並在當年7月9日公布施行。 由於設置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以下稱重建基金)乃是處理經營不善金融機構之過度機制,故依本條例規定,最長以4年為期。易言之,民國94年7月10日為金融重建基金機制屆期退場日。 建立在農業金融法第 60條第一項18法律基礎上,並依據2004年6月11日立法院第5屆第5會期第21次會議附帶決議,未來本條例修法擴大重建基金規模時,其中 20%應做為處理經營不善的農漁會信用部專款之用。 雖然確定重建基金處理經營不善的農漁會信用部專款,但是由於重建基金即將於2005年7月10日屆期退場,所以在本條例擴大重建基金規模修法通過至重建基金期滿日,期間甚短,預計不到2個月時間,要求農委會有效處理經營不善的農漁會信用部,誠屬不能而非不為,更無異是緣木求魚之事。 為讓立法院附帶決議能夠真正落實,並確保剛獨立於一般金融之外的我國農業金融體系的健全與永續,配合本條例擴大重建基金規模修法,必須為制定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取得法源依據,以專責處理經營不善農漁會信用部;且農業金融重建基金運用期限不受2005年7月10日重建基金屆滿退場之限。 有鑒於立法建立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且其使用不隨著重建基金屆滿退場而結束的必要性,所以筆者求助李前總統,經向其報告說明後,他充分理解此事對農業金融體系的重要性,答應促成此事。所以李前總統訓令台聯立法院黨團全力推動自不在話下,也並不排除有請立法院王院長玉成此事之立法。最後2005年5月31日本條例修法通過時,增列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且其使用不隨著重建基金屆滿退場而結束的條文。 由於建立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有了220億元專款19,爾後農漁會信用部如有經營不善需退場時,所需資金缺口之賠付,有農業金融重建基金專款的支應,可不虞匱乏,除有助於健全農業金融體系外;再者,因農漁會信用部經營不善需退場時,其賠付不需動用到存保公司之理賠,所以在立法建立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後,每當存款保險費率調整時,農漁會信用部不是未調高,就是相較其他金融機構都是調幅最低者。 ▌ 六、推動農業基本法立法的首倡者 1972年蔣經國先生出任行政院長,依時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的李前總統之建議,提出「加速農村建設九大措施」之農業政策,才有制定一部農業基本大法作為法律依據之必要性,此乃農業發展條例(以下稱農發條例)立法的時代背景。農發條例自1973年9月3日公布實施以來,一直被視為我國農業根本大法。 但從1990年代起經貿自由化與全球化已是普世價值,我國也在2002年成為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以下稱WTO)會員。為因應經貿自由化與加入WTO的衝擊,我國在1990年代中期,已提出生產、生活與生態「三生一體」與「六級化產業」的農業觀;再者揆審日本在1999年將農業基本法更名為食料農業農村基本法、德國的糧農林部在2001年改制為消費者保護暨農糧部、英國「農業漁糧部」也在同年調整為「環境糧食暨鄉村事務部」,在在顯示先進國家已經體認環境、消費者與農業三者不可分割的本質。 反觀被視為是我國農業基本大法的農發條例,30幾年來雖然曾配合我國農業經營與社會經濟環境的變遷,進行過6次的修法,但因為1973年制定時是建立在農業保護時代,用農業經濟角度,以提高農業生產效率為主,著重在農地管理的一部農業憲法,雖歷經6次修法仍然無法因應加入WTO帶來開放系統下,我國三生一體與六級化產業的農業觀及環境、消費者與農業三者不可分割的普世新思維。針對此一情況,李前總統以他在總統任內憲法雖也修正了6次,但還是無法適應我國的國情一樣做為比喻。 所以農經學者出身,且有高度農業情懷的李前總統,體認到此一潮流趨勢,透過其辦公室通知於2005年8月某日約見筆者(正確日期不復記憶也未留有紀錄),充分表達前述觀點後,交付筆者協助邀集學者、專家,以積極研擬一部具有新時代觀與前瞻性的「農業基本法」之任務。 接獲此一任務後,隨即展開多方徵詢,拜李前總統交辦之賜,在不到一個月就順利組成一個囊括農業技術、農業經濟、鄉村發展、農業政策及法律等不同領域專家、學者的農業基本法研擬小組,包括筆者在內共計9位成員20。經過小組成員的分工與多次緊鑼密鼓的研討與整合會議,不負李前總統所託,在2006年3月7日提出「農業基本法」草案,並在4月25日於立法院舉辦公聽會,獲得非常好的評價。 依據公聽會結論加以修正後,為完成立法程序,李前總統將前述「農業基本法」草案,交付台聯立法委員尹伶瑛領銜、並由立法院跨黨派93名立法委員連署提出,在2006年9月19日付委審查。 為落實李前總統的呼籲,2006年12月1日發行的202期農訓雜誌之重點企劃,就以「農業要有出頭天-催生臺灣第一部農業基本法」為題,深入剖析制定農業基本法的必要性與時代意義。除此之外,當年12月12日農漁會智庫-農訓協會邀集全國各級農漁會總幹事,針對制定農業基本法舉辦一場研習會, 以凝聚農民組織的共識。同年12月15日李前總統應邀於2006年中華民國農學團體聯合年會發表專題演講,更是大聲疾呼請農學團體重視,並為制定一部符合世界潮流、我國國情及前瞻性的農業基本法,大家一起努力促成。 揆審立法院自尹伶瑛委員提出至今雖然總共有19個「農業基本法」草案版本,但都欠缺臨門一腳而未能完成三讀立法程序,無疑是李前總統在農業上一大未竟憾事,然無損於其高瞻遠矚,做為制定我國農業憲法首倡者與先驅者的地位。 ▌ 七、發展臺灣肉牛產業的先行者 經由媒體報導,相信不少國人都知道,李前總統成立源興居生技股份有限公司21,自任董事長全力發展臺灣肉牛市場。為什麼貴為國家元首的他在晚年會起了發展本土肉牛産業的念頭,而且還親力親為並付諸行動呢?請容筆者細說其中來龍去脈。 由於國人飲食消費習性改變,每人每年白米的消費量大幅下降,從1993年每人每年60.69公斤降到2002年的49.96公斤,10年間下降17.68%,加上每年進口雜糧數量都在600~800萬公噸,因而導致我國稻米生產過剩。 為降低稻米生產過剩壓力,政府從1984年起即推動稻米減產計畫,如「稻米生產及稻田轉作六年計畫」鼓勵稻田轉作雜糧或其他作物,並實施雜糧保價收購制度。其後配合我國加入WTO,開放稻米進口同時承諾各項補貼均須削減,而推動「水旱田利用調整計畫」,積極鼓勵稻田休耕22。在這規範下, 平地農業為配合政策大量休耕,但坡地農業卻任其開發的矛盾、荒謬的農業政策與現象於焉產生。 眾所周知臺灣是個資源相對稀少的國家,土地更是一項寶貴的天然資源, 所以李前總統對「山頂種菜山下休耕」現象與政策一直無法理解,多次在公開談話中痛心疾首地提及此一議題,並亟思找出解決之道。針對李前總非常關切的休耕議題,筆者只要有機會就向專家學者請益,同時也透過諮詢農會界的實務經驗,期能彙整歸納出可行解決方案供他卓參。 雲林縣斗南鎮農會張有擇總幹事,是2002年9月10日農業界請見李前總統7位代表之一,獲悉李前總統極度關心休耕議題並積極尋求解決之方,所以主動告知筆者該會自2011年推動農牧循環整合計畫,發現透過發展臺灣肉牛產業會是有效解決休耕問題的方法之一,並將相關資料提供給筆者參考。經多次與張總幹事就此事請教與研讀、剖析相關資訊後,也認同這是一件既可促進我國肉牛產業發展,又能解決休耕問題一舉兩得之事。 所以在一次約見時,將張總幹事此一觀點面報李前總統,引起積極為休耕問題找解方、又偏好牛肉的李前總統高度興趣與重視。之後李前總統2度致電筆者詢問我國肉牛產業目前實際情形,並依其囑咐彙整張總幹事實務經驗與相關的資料,完成「臺灣國產肉牛產業分析」報告之撰寫,於2013年4月23日呈請李前總統審閱。在記憶所及,呈上報告後不到二周,李前總統透過筆者約見張總幹事(正確日期因未留下紀錄無法確認),就發展國產肉牛產業與解決休耕事宜,進行廣泛討論與深入了解。 為何發展我國肉牛產業能有機會解決休耕問題呢?檢視2013年4月23日「臺灣國產肉牛產業分析」報告摘述如下: 回顧我國1960年代因看好肉牛產業的發展,故由畜產試驗所進行品種改良,但卻又在1975年開放進口牛肉,在低價的進口牛肉競爭下,本土肉牛產業發展契機被連根拔起。但隨著國民的生產所得越高,我國牛肉需求量,不斷逐年增加,自2009年起我國每年冷凍牛肉進口量約10萬公噸,而國產牛肉供給之市占率僅約6%。所以此時發展我國肉牛產業應是一個新契機,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議題。為何有如此大的市場需求,我國卻未能發展國產肉牛產業, 到底我國發展肉牛產業面臨甚麼問題呢? 其一、農委會不認為我國有發展國產肉牛產業的必要性,故在農委會也無本土肉牛產業的發展政策。由 2012年農委會擬具「美牛事件對我國肉牛產業影響及豬價穩定措施相關說明」、農委會畜牧處並無辦理肉牛產業專責人員,而僅由辦理乳牛產業的官員兼辦等可做為明證。 其二、臺灣長久以來本土並無優良肉牛品種,目前所用之肉牛以荷蘭公乳牛為主,雖其用途為乳、肉兩用,但換肉率及飼料利用率不如真正的肉牛品種。所以引進外國優良肉牛品種,為發展我國肉牛產業重中之重,但引進外國外國優良肉牛品種,種母牛購買、運費、保險、預備種母牛2年飼養費等費用所費不貲,一般農民根本無力負擔。 其三、開放瘦肉精美牛、量大且價格相對便宜,嚴重打擊國產肉牛產業。 其四、肉牛從小牛到肥育完成約2年飼養期長,平均每頭飼養成本約新臺幣6萬元。所需的資金龐大,且周轉期又長,乃是一般農民無法規模經濟飼養的主因,而未達規模經濟飼養,恰是導致經營成本無法降低的主因。 透過發展肉牛產業之同時如何也能解決休耕問題呢?除了政策支持發展我國肉牛產業及引進外國優良肉牛品種外,降低生產成本為發展我國肉牛產業最大挑戰,其中飼料成本為大宗。青割玉米及牧草乃是畜養牛隻的良好芻料,目前種植青割玉米及牧草,雖列為休耕轉作獎勵對象,但因當時政策上並不支持發展國產肉牛產業,所以僅能供應乳牛之用,導致休耕轉作青割玉米或及牧草面積不多。如配合發展我國肉牛產業,則可鼓勵休耕農地更擴大轉種植青割玉米及牧草面積,轉為我國肉牛飼糧來源,不但逐步實踐休耕農地活化的政策, 同時也達到輔導促進我國肉牛產業的發展等雙重之效益。 興許認同「臺灣國產肉牛產業分析」報告,與張總幹事實務經驗,所提出發展我國肉牛產業,也可同時解決休耕問題之論點,強調實踐的李前總統在2014年9月走訪日本北海道時,就將畜牧業做為參訪重點之一。 2015年1月27日,筆者陪同張總幹事就發展本土肉牛產業一事,再度晉見李前總統,面報目前臺灣發展肉牛產業現況、問題與尚待解決事項,並一起分享他去年在北海道參訪畜牧業,尤其是對日本肉牛產業的觀察與心得,同時也據此提出未來我國發展肉牛產業的看法與建議。 2016年7月李前總統出訪日本石垣島,了解日本和牛養殖、培育狀況為此行主要目的之一。 經由陪同張有擇總幹事2次面見李前總統及提供相關分析報告,加上2次赴日訪問對和牛畜養培育的了解,還有本身研讀日本發展肉年產業相關文獻,李前總統應有深刻體會到必須要先有優秀的肉牛品種,此乃發展我國肉牛產業當務之急。 基於和牛已被世界公認為高品質的肉牛品系,國人對和牛也有高度接受度,為突破臺灣缺乏優秀的肉牛品種的困境,筆者相信與日本關係密切又良好的李前總統,應會有引進日本和牛種牛想法並曾努力過,藉以解決發展我國肉牛產業當務之急,然而不知是日本對和牛種牛的管控嚴格,還是有其他原因之故,終究無法如願將其引進到臺灣。 然而就在臺灣為無法引進優質和牛品種倍感失望之際,2016年11月一次與李前總統於位在天母、有李總統餐廳之稱的興蓬萊餐廳會面時(正確日期未留下紀錄),他很高興告知筆者,機緣巧合下在陽明山擎天崗尋找到外型特徵近似日本但馬牛的19頭牛隻,並在當年9月時已由李登輝基金會全數買下。同時也正透過日本專家進行DNA比對,已確認是屬於日本那一種和牛品系23。再者,因為有了這19頭有日本和牛基因的牛隻作為基礎,可以解決長久以來我國因缺乏肉牛品種,但國外優質肉牛品系又難以取得,致使我國肉牛産業發展陷入困境的問題。當下也要求筆者將此一佳音,轉知斗南鎮農會張總幹事。 日後李前總統不畏年高,多次冒著舟車勞頓,親赴牛隻寄養所在花蓮縣鳳林鎮兆豐農場,以了解19頭被其命名「源興牛」的培育情況。他以實際行動展現出促進臺灣肉牛產業的發展期能解決休耕問題,為其人生最後一役的決心與堅定意志力,由此可見一斑。 準此而言,為臺灣尋找到有「原原種但馬牛」基因的牛隻,並以其為基礎積極推動臺灣肉牛產業之發展,無疑是一生以農業人自居的李前總統,對我國農業最後的一項貢獻。 結論 早在農業金融法通過後,於2003年10月14日陪同李前總統前往林邊鄉農會訪視途中,筆者就向李前總統提出,擬將他促成「1123 與農共生」農民運動與催生制定農業金融法等事蹟,予以記載並披露。沒想到他以和煦的口氣,笑笑對筆者說:「有幫到忙最為重要,如果什麼都要寫,怎麼寫都寫不完。」 此話一出讓筆者的想法只能束之高閣。雖然已事隔多年,但當年李前總統說話的手勢與表情神韻,恍如昨日般還是那麼清晰地一直刻劃在腦海中。 如今哲人已萎,又因不忍這段有著李前總統參與的農業史實,隨著時間久遠而盡成灰燼,所以筆者謹將手邊檔案紀錄,加上與李前總統在農業議題實際互動,依時間序自他總統卸任後與其有密切相關的7項農業事件,詳細地加以文字化,除了讓這段歷史公諸於世永流傳外,更藉以表達筆者對李前總統知遇之恩無盡的感念與追思。 曾有人問過筆者李前總統的農業觀為何呢?謹就和李前總統多年的互動與近距離的觀察、體會,筆者認為可用「以人性與人道為經,實踐及公義為緯,交織建構出他老人家的農業觀」一句話予以概括。 「千風之歌 」是李前總統晚年最喜歡的一首日文歌曲,歌詞中闡述著有堅定基督信仰的他,對死亡深深的體悟。祝願已化做千縷微風的李前總統,仍如在世一樣繼續照拂臺灣農業與守護著我國農漁會。 【註解】 18 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於存續期間,應指撥專款處理經營不善之信用部。 19 依據2005年5月31日修法通過的本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本條例修正施行後新增之金融業營業稅稅款,其運用總額以新臺幣1,100億元為限。所以20%做為處理經營不善信用部之用農業金融重建基金專款為220億元。 20 9位成員:蔡宏進(臺大農推系名譽教授) 、楊平世(臺大昆蟲系教授、臺大生物資源暨農學院前院長)、吳榮杰(臺大農經系教授)、郭華仁(臺大農藝系教授兼系主任)、林順福(臺大農藝系助理教授)、李元和(佛光大學經研所所長、前農委會農糧處副處長)、謝銘洋(臺大法律系教授)、胡忠一(東京大學農經博士、農委會企劃處副處長)、丁文郁(台大農推博士、農訓協會高級研究員兼處長)。 21 2017年由李前總統發起成立「源興居生技公司」,係以其臺北三芝的祖厝「源興居」命名。 22 在政策鼓舞下,我國休耕與轉作面積逐年增加,從1997年的14萬多公頃增加到2005年的28萬多公頃,種稻面積相對也從36萬多公頃減少到23萬多公頃,2004年更是首度休耕面積超過種稻面積。 23 2018年經過血液及基因檢測結果,認定該批19頭牛為「原原種但馬牛」,在長期近親繁殖下產生「基因純化」現象,保留了日本但馬牛的原始基因庫。19頭牛由李前總統以其祖厝「源興居」命名為《源興牛》,為了解密源興牛的身世,李登輝與日本和牛專家學者中村佐都志、長嶺慶隆展開研究,確認源興牛與黑毛和牛的遺傳關係,研究結果也以李前總統為第一作者,發表在當年《日本畜產學會報》。此一發現對臺灣肉牛產業與日本和牛發展都有重大意義。 【延伸閱讀】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上篇)/丁文郁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中篇)/丁文郁 *此文後續也將刊登於「農業推廣文彙」。 作者/丁文郁 臺灣大學農業推廣學博士、中華民國農民團體幹部聯合訓練協會高級研究員兼出版處長。經歷:全國農漁會自救會執行秘書、全國農業金庫獨立董事、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評價小組委 員、行政院農業委員農會漁會信用部賠付專款評價小組委員、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肥料價格審議小組

【尋味有機】食農尋根之旅 領略在地風土之美

多數在現代社會成長的孩子們,從未腳踏實地踩踏在田埂上,更別說養鴨餵鵝、割稻插秧,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們每日埋首書桌,學習書本知識,和土地的距離越來越遠,好像已遺忘大地之母的智慧與溫暖。倘若多親近土地,了解土地、食物與人類之間的關係,你會發現,農業不只是糧食生產,也是延續生態環境、農藝文化的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