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7日
首頁 新聞 無法忘懷家鄉石滬,菊島女孩轉學回鄉盼重振漁業文化

無法忘懷家鄉石滬,菊島女孩轉學回鄉盼重振漁業文化

文/ 洪嘉鎂 圖片提供/ 離島。出走工作室

沒有石滬就娶不到老婆?石滬捕的魚可以換一棟房子?這些流傳在澎湖的故事,訴說著石滬和澎湖人密不可分的情感。

「離島。出走」工作室共同創辦人楊馥慈是個土生土長澎湖人,深受家鄉石滬文化感動,大二下決定轉學回澎湖讀書,成立工作室,推動當地石滬修復工程、發展深度旅遊,希望讓過去養活澎湖人的石滬裡不再是垃圾,再次出現一條條豐美的魚。

澎湖石滬近700口,象徵當地情感脈絡

楊馥慈是個土生土長的澎湖人,過去她與當地的學生一樣選擇在高中畢業後離開澎湖到本島讀大學,但大二她參加農委會水保局的大專生洄游農村計畫,回到澎湖小漁村駐村而讓她重新認識這片土地,大二下她決定轉學回到國立澎湖科技大學讀書,平日除了上學外,就是與當地人相處,過程中她也發現到澎湖傳統漁法的魅力。

楊馥慈指出,過去澎湖發展許多傳統漁法,像「照海」就是半夜提燈到潮間帶捕魚、「抱墩」則是在潮間帶搭設石頭陷阱運用漲退潮捕魚等,當中最著名的漁法便是石滬,但在新型捕魚技術一一出現後,漁民多轉為利用現代網具捕魚,傳統漁法逐漸被遺忘,漁業資源也在捕魚技術進步下而日漸枯竭。

誘錢鰻也是當地傳統漁法之一,漁民利用錢鰻的天性,用誘餌引錢鰻出動,再給予致命一擊。

楊馥慈找了當地年輕人一起探討石滬議題,並成立離島。出走工作室,推動當地石滬的修復工程、培訓修復匠師、建立石滬資料庫、辦理海洋教育、生態旅遊等。

她表示,石滬對於澎湖的意義就向臺灣本島的古厝一樣,每口石滬背後都有家族、村落的歷史,甚至當地流傳著一句話,你家若是沒有石滬就會娶不到老婆,石滬除了能捕魚外,對於當地人來說石滬也可成為女兒的嫁妝、租貸的抵押品等,整個澎湖約有將近700口石滬,象徵當地情感脈絡。

透過修石滬找回當地情感連結

楊馥慈說,大型石滬的建設至少需要8年,建設前還得連續觀察數月的海流狀況,澎湖的石滬尚未沒落前,約有70%的漁獲都來自於石滬,但傳統漁法沒落後,石滬裡面不再是魚而是滿滿的垃圾,而建造石滬的匠師也不見,因此決定尋找修復石滬的匠師,讓老師傅將修復技術流傳下來,也讓他們知道自己是文化傳承的先驅。

匠師也向她分享,以前海裡的魚很多,石滬一個晚上抓到的魚,可以蓋一棟大房子,但現代漁法對於環境不友善,海裡幾乎都沒有魚,也沒有人告訴他們該如何對待海洋。

楊馥慈指出,修復石滬的匠師各自有其他工作,可能是漁民、鐵匠等,推動修復石滬過程中也讓匠師理解石滬是當地的珍貴文化,讓他們找回海洋的記憶與傳統漁法的感動,因此他們也拉了下一輩進來成為修復石滬的青年匠師。

楊馥慈也帶著當地孩童修石滬,認識在地文化。

推動石滬活動體驗,讓更多人認識海洋

這些修復經費有部分來自於一場又一場的石滬修復體驗活動收益,楊馥慈表示,已經有超過千人參加石滬相關體驗活動,會帶著參加者去看石滬裡的垃圾,甚至讓他們與當地人互動,了解澎湖的石滬與漁業歷史。

楊馥慈自嘲說,自己是青年與海洋文化大斷層代表,雖然自己是澎湖人卻不懂海洋,推動石滬修復過程中才意外得知家裡有石滬,在康熙36年(1697年)建成,極有可能是澎湖第一個或第二個建成的石滬,這口石滬養大了5代人口,最後卻在時代變遷中被遺忘。

楊馥慈表示,透過石滬修補,除了修復自己與海洋關係外,更拉近與家裡的距離,而且石滬可以緊密連結所有人,找回大家對於海洋的記憶,雖然不太可能恢復過去石滬的集魚功能,但裡面開始出現多種生物,例如鱟,如果可以藉由修復石滬結合生態,漁村與海洋是有共榮共好的可能性。

團隊在修好的石滬中,意外發現兩隻鱟。

最新文章

【農產加工新紀元5】從一人好到眾人好,淺草堂的有機加工

「淺草堂」擁有合法、安全、在地、完整的六級農場,是花蓮第一家有機加工驗證的業者,全程通過有機驗證,一條龍生產製作,其中山苦瓜產品全國唯一連續3年獲獎,出自淺草堂的每一項商品都有有機標章。

豬內臟曾貴到走私有利潤 冷凍公會:現在剩很多沒人吃

國內肉豬1年屠宰量8百萬多頭,可取得8百多萬副豬內臟,台灣冷凍肉品公會監事長陳國訓26日在立法院經委會召開的公聽會上表示,豬內臟曾經很值錢,占肉豬產值的2成,不過,目前已下滑至5%。

攝影之眼 看見林下山澗的蕨影

我從國中開始研究蕨類,那時臺灣還沒有蕨類的專書,研究者也非常少,研究難度很高。我每一兩個禮拜就搭客運去野外拍照或採集標本,回研究室查《臺灣植物誌》,增進辨識蕨類的功力。原本拍照只是為了記錄,五專學習攝影後,攝影成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朝美的方向發展。

萊劑動藥公告文字有適法疑慮?陳吉仲:殘留標準已修正無疑

開放萊豬進口的首件法規命令修正,就是「農防字第1011473960號公告」,農委會8月28日新增「豬」,但因外界疑慮國內也要開放使用,9月7日正式公告時再修正為「牛及豬於國外使用萊克多巴胺,不在規範之列」,農委會前主委陳保基26日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的公聽會上提醒,國內法規卻規定到「國外使用」範圍,恐有法律適用疑慮。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回應表示,衛福部已修改動物用藥殘留標準,適法性沒問題。

【蟲農夥伴】螞蟻是敵還是友? 1招破解與蚜蟲的共生關係

不論是哪個田間都一定會出現,而且蹤影無所不在,卻幾乎不會受到注意的蟲類,那就是螞蟻。也許不會啃食蔬菜的葉片或果實等,不會直接造成危害這點,是較少受到關注的原因。不過,說到螞蟻對於農業而言是否為無害的生物,其實是個非常令人困擾的存在。尤其是像我一樣,對於「藉由天敵昆蟲的力量來減輕害蟲危害」這種理念的農家而言,螞蟻和益蟲-瓢蟲是敵對的「麻煩的昆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