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6日
首頁 新聞 【劇毒農藥爭議】巴拉刈市面仍囤貨700噸,防檢局延後一年退場

【劇毒農藥爭議】巴拉刈市面仍囤貨700噸,防檢局延後一年退場

文/郭琇真 首圖提供/Lordcolus(CC BY 2.0)

劇毒農藥巴拉刈原本2月1日要全面禁用,防檢局傍晚緊急踩剎車,宣布禁令延後1年。防檢局評估,目前農民和販賣業者手中還有700公噸的成品量,若強行禁用恐怕會衍生藥品地下化等風險,再加上目前偽禁藥待銷毀的量過多,強行回收銷毀無法一時解決問題,最後決定延長使用期限至109年2月1日,呼籲農民這段時間需使用完畢。

不過有專家指出,用過去資料分析,700噸一年也用不完,呼籲政府處理巴拉刈退場需回到管理層面討論,將劇毒農藥販賣系統轉由鄉鎮公所或其他專業單位處理,政府才能掌握流向,從根本解決問題。

囤貨+銷毀空間不足 巴拉刈退場延至明年

除草劑巴拉刈便宜好用,可廣泛使用在柑橘果園、茶園、蔗園等雜草,也被當成紅豆採收前的落葉劑,因此深受農民青睞,過去在銷售量表現上,始終排名前三。不過因為巴拉刈劇毒,過去屢屢因為民眾濫用服藥輕生,躍上媒體版面,醫界長期以來呼籲禁用。根據《內科學誌》研究顯示,僅4毫升的巴拉刈24%原液就可能對肺部造成嚴重傷害,最後可能因呼吸衰竭而死亡。

農委會在106年5月對外宣布,決定去年2月1日起禁止輸入、製造,今年2月1日起全面禁用,並允諾將規劃後續配套措施,呼籲農友不要急於搶購囤貨。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說,最近一次1月15日盤點下來發現,截至去年底製造廠生產和農藥店的販售量顯示,農民端和少部分農藥店還有700公噸的庫存,若強行禁用可能會產生很多風險。

鄒慧娟解釋,巴拉刈的有效期限是2年,原本這段時間呼籲農民可以交回販賣店協助銷毀,但如今盤點發現一時全部銷毀也很困難,主要在農藥是事業廢棄物,目前還沒加上巴拉刈的量,原本查緝的偽禁藥待銷毀量就很大,再強行收回巴拉刈也很難馬上銷毀,因此希望在不增加風險狀況下,畢竟去年2月已經採取第一階段禁止輸入、製造了,後端使用的部分這一年就給農民緩衝期,盼望農民能好好安全地使用。

防檢局強調,巴拉刈退場的政策沒有改變,禁止加工、輸入和分裝的時程仍依原公告辦理,相關許可證已經廢止,呼籲手邊仍有巴拉刈的販賣業者和農民須在期限內售出及使用完畢,屆時若違反禁用規定,將依《農藥管理法》開罰1萬5000元至15萬元不等。

防檢局傍晚緊急踩剎車,宣布除草劑巴拉刈禁令延後1年。(圖片提供/農委會)

曾德賜:劇毒農藥販售需由政府掌控

然而根據防檢局統計,臺灣巴拉刈一年使用量約在400公噸左右。中興大學植病系特聘教授曾德賜表示,若按照防檢局資料盤點,700公噸一年也用不完,前年發布禁令後,各地製造廠都在趕工囤貨,會有這種狀況可以預見,目前農委會推出的替代藥劑壬酸,在坊間紅豆農使用反映上效果不太好,農委會不該在尚未研擬好配套措施,就強行規定農藥退場。

曾德賜強調,劇毒農藥仍要回到既有的管理層面進行討論,過去會有人喝巴拉刈自殺,是因為部分農藥販售業者並沒有受過嚴謹的專業訓練,買賣雙方沒有管控,才會有農藥不慎流入自殺使用的問題,他呼籲,劇毒農藥販賣系統應轉由鄉鎮公所或其他專業單位處理,如此政府才能嚴格進行流向和流量管制,從根本解決問題。

最新文章

【有機農業的銷售題4】小農結盟成合作社攻占大型通路 有機農產品的普及化之路

保證責任雲林縣古坑有機農業生產合作社(以下簡稱古坑合作社)集結小農力量攻占大型通路;連鎖通路家樂福積極推動多樣化的有機與友善農產品,目標創造更親民的有機消費環境。在生產與消費的兩端,皆為有機農產品的普及化,立下里程碑。

中華鳥會遭國際鳥盟除名 上周決議更名「Taiwan」

中華鳥會19日經過會員代表大會討論,決議將英文名稱從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CWBF)更改為 Taiwan Wild Bird Federation(TWBF)。中華鳥會25日表示,英文名改回「Taiwan」,未來國際交流可讓人一看即知是臺灣鳥類保育組織。

文旦除花利用增收益 20多種加工產品開發新商機

文旦柚遇到盛產,市場價格就不好,中秋節過後價格也會直直落,花蓮區農業改良場開發文旦多元利用技術,在「新欉」文旦開花時就預先「除花」,不讓果樹長太多果,並利用文旦果肉、果皮及柚花,開發出20多種加工產品。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以色列的新農業發展經驗與臺灣的發展契機

以色列的領土面積約2.2萬平方公里,大約是臺灣的61%;其中有一半的面積更是沙漠土地,可耕地僅約0.44萬平方公里,只有臺灣的一半左右。不過在2019年,以色列的農產品出口值 (包含農作物、蔬果、花卉、畜產;不含水產、加工食品) 已突破20億美元,約為臺灣的3倍左右。究竟在農地不足、水源有限、先天環境不佳的狀況下,以色列是如何創造這樣的農業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