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19日
首頁 新聞 國際級防疫實力!畜衛所力抗口蹄疫、非洲豬瘟疫病爆發風險

國際級防疫實力!畜衛所力抗口蹄疫、非洲豬瘟疫病爆發風險

內容提供/《農政與農情》 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家畜衛生試驗所 王羣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簡稱農委會)統計資料顯示,臺灣毛豬生產量曾在85年達到巔峰,養頭數高達1,431萬頭,年產值約886億元,占農業產值2成,高居農業之冠。86年臺灣首次發生爆發O型口蹄疫後,造成總體經濟損失估計達1,700億元。

延伸閱讀》回顧口蹄疫,1997年1700億的教訓

口蹄疫是偶蹄類動物重要的惡性傳染病,可透過飛沫傳播,傳播能力很強。口蹄疫病毒具有7種血清型(O、A、C、SAT1、SAT2、SAT3、Asia1),7種血清型之間沒有交叉保護作用。患畜可見口、舌、鼻、乳頭、蹄冠及趾間皮膚形成水疱,破裂後糜爛,嚴重者導致落蹄。該病毒不耐酸(pH < 6.0)也不耐鹼(pH > 9.0),亦不耐高溫及乾燥。

長年監測,有效推動口蹄疫疫苗拔針

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簡稱畜衛所)為配合撲滅口蹄疫政策,在防疫的工作上扮演重要角色,每年執行偶蹄動物血清抗體檢測的檢體數目高達4萬件,畜牧場每年監測場數達1,860場。

同時,短短在104年至107年間,即完成口蹄疫中和抗體152,945件,以及口蹄疫非結構蛋白抗體檢測達56,583件,且對於疑似檢體的檢測數量亦高達7,287件,除了畜衛所於104年5月8日,於金門牛隻確診感染臺灣第一例A型口蹄疫陽性案例,其餘均為陰性,顯見有效防堵口蹄疫入侵及肆虐。

不但如此,畜衛所持續檢驗臺灣本島、澎湖縣及馬祖地區偶蹄類動物注射口蹄疫疫苗的效果,確認全國各牧場飼養的偶蹄類動物體內的保護性血清抗體比例達85%以上,更配合防疫單位執行、肉品市場與屠宰場環境監測、哨兵豬試驗,以及偶蹄動物同居試驗,證明環境中已無口蹄病毒殘存,讓國家有信心邁出重回非疫區的步伐。

進行口蹄疫哨兵豬試驗時,可發現哨兵豬四肢蹄冠外觀均正常。

對此,農委會於107年7月1日宣布全面停止注射口蹄疫苗後,臺灣本島、澎湖縣與馬祖地區各畜牧場豬隻與草食動物的口蹄疫中和抗體力價顯著降低,絕大部分畜牧場豬隻口蹄疫抗體為陰性,且口蹄疫非結構性蛋白抗體檢測均為陰性,顯見畜牧場周遭環境並無口蹄疫病毒存在跡象,同時從監測資料與科學數據顯示,各項階段性成果無異常情形,並提供農委會作為向世界動物衛生組織(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 OIE)申請成為「非施打口蹄疫疫苗非疫區」的依據。且停止施打疫苗已屆1週年,已符合向OIE申請非施打疫苗非疫區資格。

農委會將依期程向OIE提出申請認定,可望於109年5月獲OIE宣布臺、澎、馬為「非施打口蹄疫疫苗非疫區」,成功達成23年來撲滅口蹄疫的重要里程碑。我國將與日本並列為亞洲唯二非施打疫苗的口蹄疫非疫區,這也代表臺灣豬肉中斷外銷數十載後,臺灣生產的優質豬肉可望重返外銷市場。

口蹄疫診斷及研究成果,獲得世界各國認可

畜衛所為提升口蹄疫診斷的準確性,每2年參加世界口蹄疫參考實驗室所舉辦的口蹄疫診斷能力比對測試,希望進一步藉由與世界參考實驗室的合作,建立未來口蹄疫病毒的相關檢測與研究等合作交流平臺,以期能儘早完成撲滅口蹄疫的目標。

此外,畜衛所對於口蹄疫病毒研究多年來一直不遺餘力,陸續發表多篇研究論文及報告,並於今年加入全球口蹄疫研究聯盟(Global Foot and Mouth Disease Research Alliance, GFRA)合作名單。GFRA集合了全世界專精研究口蹄疫的單位,進而透過分享彼此的研究能量,達到控制全球口蹄疫疫情的目標。畜衛所能夠加入,代表在口蹄疫診斷與研究上的成果達到國際水準,獲得國際認可,和法國、英國、日本、印度等國專業研究單位並駕齊驅。未來藉由與會機會,發表畜衛所口蹄疫研究的相關成果分享,並期待與其他研究單位及專家交流,集思廣益,為防堵疫情做最大的努力與貢獻。

疑似非洲豬瘟檢體的前處理(組織研磨)。

建立非洲豬瘟診斷技術,成立初篩實驗室

另外針對非洲豬瘟,從107年中國爆發第一例非洲豬瘟時,臺灣就高度重視該疫情並督導其相關機關建立防疫、檢疫及病原檢驗等系統,提升硬體及軟體設備,再輔以健全法令以因應非洲豬瘟災害及防止該病入侵和引入風險。為此,畜衛所除依據OIE 《陸生動物診斷試驗及疫苗手冊》(Manual of Diagnostic Tests and Vaccines for Terrestrial Animals , Chapter 2.8.1),建立非洲豬瘟等相關診斷技術,亦不斷增進其檢驗流程及診斷結果的時效、正確性與品質。

除了符合OIE檢定標準外,亦符合ISO 17025的規範及取得TAF實驗室認證。另外,畜衛所也結合國內5所大專院校及財團法人農業科技研究院資源,建立非洲豬瘟初篩實驗室,擴大我國非洲豬瘟診斷量能,一旦不幸疫情爆發出現大量檢體時,可由初篩實驗室進行初篩,陽性病例再轉到畜衛所進行複診及確認。

執行檢體檢驗,阻絕非洲豬瘟於境外

非洲豬瘟和口蹄疫最大的不同在於僅有豬(包含野豬)會感染非洲豬瘟病毒。因為非洲豬瘟病毒較耐酸鹼(可存活在酸鹼值pH 3到pH 13之間)若由疫區攜入豬肉和肉鬆製品,且其製程中若加熱溫度不足,就有傳播病毒的風險。相較於口蹄疫,非洲豬瘟更可怕的是其致死率可高達100%,且至今仍無有效疫苗可用。

為強化疫病預警與監測,畜衛所針對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於邊境截獲來自中國大陸(含香港、澳門)、越南、柬埔寨、緬甸、寮國、泰國、北韓、韓國、俄羅斯、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及汶萊等國家來臺的入境旅客攜帶豬肉類製品進行非洲豬瘟及口蹄疫病毒核酸檢驗。已完成非洲豬瘟臨床豬隻疑似檢體、邊境管制採樣,包含沒入肉製品與機場消毒毯、化製場監測、飼料魚粉等檢體共5,823件樣品的非洲豬瘟抗原檢測,已檢出沒入肉製品中國128 件、越南25件,共153件陽性檢體。

利用自動化儀器進行檢體的病毒核酸萃取。

各縣市動物防疫機關將該轄內棄置疑似非洲豬瘟豬隻檢體或沿海岸際的海漂豬檢體送至畜衛所檢驗,共檢測165頭以上,僅金門的海漂豬(9頭)及連江縣的海漂豬(2頭)呈現陽性,其餘均呈現陰性。綜合上述檢測結果(至108年9月17日止),顯示臺、澎、金、馬地區均無任何非洲豬瘟疫情。

建構強大檢診體系,有效防堵疫情

臺灣正值達成「非施打疫苗之口蹄疫非疫區」的關鍵時刻,假若境外口蹄疫或非洲豬瘟病毒不幸傳播至臺灣,除了每年豬肉產值將蒙受重大損失,多年來口蹄疫防疫成本與努力也將功虧一簣,連帶影響各個相關產業,甚至影響民生生計。

因此必須持續建構與強化口蹄疫與非洲豬瘟檢診體系,同時整備國內口蹄疫與非洲豬瘟應變措施與資源,有效阻絕口蹄疫與非洲豬瘟於境外,且持續高強度監測環境中的口蹄疫病毒、強化疫病防治作為。

檢體核酸溶液裝填反應試劑後,將反應管放入定量聚合酶鏈反應(real-time PCR)儀器進行定量聚合酶鏈反應。

未來也將持續加強國際合作,經由國際團隊合作方式加以整合,例如我國與越南政府將簽訂非洲豬瘟檢驗合作備忘錄,以便能實際在疫區驗證國內非洲豬瘟檢驗流程及技術。畜衛所在動物疾病診斷上,持續增進其檢驗及診斷的品質,除了符合OIE檢定標準外,已有62項符合ISO/IEC 17025的規範及取得TAF實驗室認證,其中包括口蹄疫(O型)中和抗體試驗、口蹄疫非結構蛋白抗體試驗、口蹄疫病毒分離試驗、口蹄疫病毒反轉錄聚合酶鏈反應試驗、口蹄疫病毒酵素連結免疫吸附法試驗及非洲豬瘟病毒定量聚合酶鏈反應試驗等6項。期望未來能有效防堵境外口蹄疫、非洲豬瘟及其他海外惡性傳染病入侵國內,保障我國畜產事業永續經營。

本文摘錄自2019年10月號《農政與農情》,原文標題〈運用準確診斷技術 降低疫病爆發風險〉


延伸閱讀

【口蹄疫拔針週年】系列專題

最新文章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下篇)/丁文郁

2005年還心念「農業基本法」立法的李前總統,對於臺灣加入WTO之後的開放環境如何思考?現今為農業人信奉的「三生一體」與「六級化產業」的農業觀,如何普及於世,本文作者在這一篇呈現立法過程。 最後,為什麼李前總統要親自實踐發展「臺灣國產肉牛產業」,與臺灣農地休耕、土地利用有什麼關係,他的一整套農業思想的脈絡終於在此呈現並得到結論。 文/丁文郁 本文承《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上篇)》、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中篇)》 ▌ 五、建立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的促進者 為處理經營不善之金融機構,我國參考外國以政府公共資金挹注方式立法例,於2001年6月27日立法院通過「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設置及管理條例」(以下稱本條例),並在當年7月9日公布施行。 由於設置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以下稱重建基金)乃是處理經營不善金融機構之過度機制,故依本條例規定,最長以4年為期。易言之,民國94年7月10日為金融重建基金機制屆期退場日。 建立在農業金融法第 60條第一項18法律基礎上,並依據2004年6月11日立法院第5屆第5會期第21次會議附帶決議,未來本條例修法擴大重建基金規模時,其中 20%應做為處理經營不善的農漁會信用部專款之用。 雖然確定重建基金處理經營不善的農漁會信用部專款,但是由於重建基金即將於2005年7月10日屆期退場,所以在本條例擴大重建基金規模修法通過至重建基金期滿日,期間甚短,預計不到2個月時間,要求農委會有效處理經營不善的農漁會信用部,誠屬不能而非不為,更無異是緣木求魚之事。 為讓立法院附帶決議能夠真正落實,並確保剛獨立於一般金融之外的我國農業金融體系的健全與永續,配合本條例擴大重建基金規模修法,必須為制定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取得法源依據,以專責處理經營不善農漁會信用部;且農業金融重建基金運用期限不受2005年7月10日重建基金屆滿退場之限。 有鑒於立法建立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且其使用不隨著重建基金屆滿退場而結束的必要性,所以筆者求助李前總統,經向其報告說明後,他充分理解此事對農業金融體系的重要性,答應促成此事。所以李前總統訓令台聯立法院黨團全力推動自不在話下,也並不排除有請立法院王院長玉成此事之立法。最後2005年5月31日本條例修法通過時,增列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且其使用不隨著重建基金屆滿退場而結束的條文。 由於建立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有了220億元專款19,爾後農漁會信用部如有經營不善需退場時,所需資金缺口之賠付,有農業金融重建基金專款的支應,可不虞匱乏,除有助於健全農業金融體系外;再者,因農漁會信用部經營不善需退場時,其賠付不需動用到存保公司之理賠,所以在立法建立農業金融重建基金機制後,每當存款保險費率調整時,農漁會信用部不是未調高,就是相較其他金融機構都是調幅最低者。 ▌ 六、推動農業基本法立法的首倡者 1972年蔣經國先生出任行政院長,依時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的李前總統之建議,提出「加速農村建設九大措施」之農業政策,才有制定一部農業基本大法作為法律依據之必要性,此乃農業發展條例(以下稱農發條例)立法的時代背景。農發條例自1973年9月3日公布實施以來,一直被視為我國農業根本大法。 但從1990年代起經貿自由化與全球化已是普世價值,我國也在2002年成為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以下稱WTO)會員。為因應經貿自由化與加入WTO的衝擊,我國在1990年代中期,已提出生產、生活與生態「三生一體」與「六級化產業」的農業觀;再者揆審日本在1999年將農業基本法更名為食料農業農村基本法、德國的糧農林部在2001年改制為消費者保護暨農糧部、英國「農業漁糧部」也在同年調整為「環境糧食暨鄉村事務部」,在在顯示先進國家已經體認環境、消費者與農業三者不可分割的本質。 反觀被視為是我國農業基本大法的農發條例,30幾年來雖然曾配合我國農業經營與社會經濟環境的變遷,進行過6次的修法,但因為1973年制定時是建立在農業保護時代,用農業經濟角度,以提高農業生產效率為主,著重在農地管理的一部農業憲法,雖歷經6次修法仍然無法因應加入WTO帶來開放系統下,我國三生一體與六級化產業的農業觀及環境、消費者與農業三者不可分割的普世新思維。針對此一情況,李前總統以他在總統任內憲法雖也修正了6次,但還是無法適應我國的國情一樣做為比喻。 所以農經學者出身,且有高度農業情懷的李前總統,體認到此一潮流趨勢,透過其辦公室通知於2005年8月某日約見筆者(正確日期不復記憶也未留有紀錄),充分表達前述觀點後,交付筆者協助邀集學者、專家,以積極研擬一部具有新時代觀與前瞻性的「農業基本法」之任務。 接獲此一任務後,隨即展開多方徵詢,拜李前總統交辦之賜,在不到一個月就順利組成一個囊括農業技術、農業經濟、鄉村發展、農業政策及法律等不同領域專家、學者的農業基本法研擬小組,包括筆者在內共計9位成員20。經過小組成員的分工與多次緊鑼密鼓的研討與整合會議,不負李前總統所託,在2006年3月7日提出「農業基本法」草案,並在4月25日於立法院舉辦公聽會,獲得非常好的評價。 依據公聽會結論加以修正後,為完成立法程序,李前總統將前述「農業基本法」草案,交付台聯立法委員尹伶瑛領銜、並由立法院跨黨派93名立法委員連署提出,在2006年9月19日付委審查。 為落實李前總統的呼籲,2006年12月1日發行的202期農訓雜誌之重點企劃,就以「農業要有出頭天-催生臺灣第一部農業基本法」為題,深入剖析制定農業基本法的必要性與時代意義。除此之外,當年12月12日農漁會智庫-農訓協會邀集全國各級農漁會總幹事,針對制定農業基本法舉辦一場研習會, 以凝聚農民組織的共識。同年12月15日李前總統應邀於2006年中華民國農學團體聯合年會發表專題演講,更是大聲疾呼請農學團體重視,並為制定一部符合世界潮流、我國國情及前瞻性的農業基本法,大家一起努力促成。 揆審立法院自尹伶瑛委員提出至今雖然總共有19個「農業基本法」草案版本,但都欠缺臨門一腳而未能完成三讀立法程序,無疑是李前總統在農業上一大未竟憾事,然無損於其高瞻遠矚,做為制定我國農業憲法首倡者與先驅者的地位。 ▌ 七、發展臺灣肉牛產業的先行者 經由媒體報導,相信不少國人都知道,李前總統成立源興居生技股份有限公司21,自任董事長全力發展臺灣肉牛市場。為什麼貴為國家元首的他在晚年會起了發展本土肉牛産業的念頭,而且還親力親為並付諸行動呢?請容筆者細說其中來龍去脈。 由於國人飲食消費習性改變,每人每年白米的消費量大幅下降,從1993年每人每年60.69公斤降到2002年的49.96公斤,10年間下降17.68%,加上每年進口雜糧數量都在600~800萬公噸,因而導致我國稻米生產過剩。 為降低稻米生產過剩壓力,政府從1984年起即推動稻米減產計畫,如「稻米生產及稻田轉作六年計畫」鼓勵稻田轉作雜糧或其他作物,並實施雜糧保價收購制度。其後配合我國加入WTO,開放稻米進口同時承諾各項補貼均須削減,而推動「水旱田利用調整計畫」,積極鼓勵稻田休耕22。在這規範下, 平地農業為配合政策大量休耕,但坡地農業卻任其開發的矛盾、荒謬的農業政策與現象於焉產生。 眾所周知臺灣是個資源相對稀少的國家,土地更是一項寶貴的天然資源, 所以李前總統對「山頂種菜山下休耕」現象與政策一直無法理解,多次在公開談話中痛心疾首地提及此一議題,並亟思找出解決之道。針對李前總非常關切的休耕議題,筆者只要有機會就向專家學者請益,同時也透過諮詢農會界的實務經驗,期能彙整歸納出可行解決方案供他卓參。 雲林縣斗南鎮農會張有擇總幹事,是2002年9月10日農業界請見李前總統7位代表之一,獲悉李前總統極度關心休耕議題並積極尋求解決之方,所以主動告知筆者該會自2011年推動農牧循環整合計畫,發現透過發展臺灣肉牛產業會是有效解決休耕問題的方法之一,並將相關資料提供給筆者參考。經多次與張總幹事就此事請教與研讀、剖析相關資訊後,也認同這是一件既可促進我國肉牛產業發展,又能解決休耕問題一舉兩得之事。 所以在一次約見時,將張總幹事此一觀點面報李前總統,引起積極為休耕問題找解方、又偏好牛肉的李前總統高度興趣與重視。之後李前總統2度致電筆者詢問我國肉牛產業目前實際情形,並依其囑咐彙整張總幹事實務經驗與相關的資料,完成「臺灣國產肉牛產業分析」報告之撰寫,於2013年4月23日呈請李前總統審閱。在記憶所及,呈上報告後不到二周,李前總統透過筆者約見張總幹事(正確日期因未留下紀錄無法確認),就發展國產肉牛產業與解決休耕事宜,進行廣泛討論與深入了解。 為何發展我國肉牛產業能有機會解決休耕問題呢?檢視2013年4月23日「臺灣國產肉牛產業分析」報告摘述如下: 回顧我國1960年代因看好肉牛產業的發展,故由畜產試驗所進行品種改良,但卻又在1975年開放進口牛肉,在低價的進口牛肉競爭下,本土肉牛產業發展契機被連根拔起。但隨著國民的生產所得越高,我國牛肉需求量,不斷逐年增加,自2009年起我國每年冷凍牛肉進口量約10萬公噸,而國產牛肉供給之市占率僅約6%。所以此時發展我國肉牛產業應是一個新契機,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議題。為何有如此大的市場需求,我國卻未能發展國產肉牛產業, 到底我國發展肉牛產業面臨甚麼問題呢? 其一、農委會不認為我國有發展國產肉牛產業的必要性,故在農委會也無本土肉牛產業的發展政策。由 2012年農委會擬具「美牛事件對我國肉牛產業影響及豬價穩定措施相關說明」、農委會畜牧處並無辦理肉牛產業專責人員,而僅由辦理乳牛產業的官員兼辦等可做為明證。 其二、臺灣長久以來本土並無優良肉牛品種,目前所用之肉牛以荷蘭公乳牛為主,雖其用途為乳、肉兩用,但換肉率及飼料利用率不如真正的肉牛品種。所以引進外國優良肉牛品種,為發展我國肉牛產業重中之重,但引進外國外國優良肉牛品種,種母牛購買、運費、保險、預備種母牛2年飼養費等費用所費不貲,一般農民根本無力負擔。 其三、開放瘦肉精美牛、量大且價格相對便宜,嚴重打擊國產肉牛產業。 其四、肉牛從小牛到肥育完成約2年飼養期長,平均每頭飼養成本約新臺幣6萬元。所需的資金龐大,且周轉期又長,乃是一般農民無法規模經濟飼養的主因,而未達規模經濟飼養,恰是導致經營成本無法降低的主因。 透過發展肉牛產業之同時如何也能解決休耕問題呢?除了政策支持發展我國肉牛產業及引進外國優良肉牛品種外,降低生產成本為發展我國肉牛產業最大挑戰,其中飼料成本為大宗。青割玉米及牧草乃是畜養牛隻的良好芻料,目前種植青割玉米及牧草,雖列為休耕轉作獎勵對象,但因當時政策上並不支持發展國產肉牛產業,所以僅能供應乳牛之用,導致休耕轉作青割玉米或及牧草面積不多。如配合發展我國肉牛產業,則可鼓勵休耕農地更擴大轉種植青割玉米及牧草面積,轉為我國肉牛飼糧來源,不但逐步實踐休耕農地活化的政策, 同時也達到輔導促進我國肉牛產業的發展等雙重之效益。 興許認同「臺灣國產肉牛產業分析」報告,與張總幹事實務經驗,所提出發展我國肉牛產業,也可同時解決休耕問題之論點,強調實踐的李前總統在2014年9月走訪日本北海道時,就將畜牧業做為參訪重點之一。 2015年1月27日,筆者陪同張總幹事就發展本土肉牛產業一事,再度晉見李前總統,面報目前臺灣發展肉牛產業現況、問題與尚待解決事項,並一起分享他去年在北海道參訪畜牧業,尤其是對日本肉牛產業的觀察與心得,同時也據此提出未來我國發展肉牛產業的看法與建議。 2016年7月李前總統出訪日本石垣島,了解日本和牛養殖、培育狀況為此行主要目的之一。 經由陪同張有擇總幹事2次面見李前總統及提供相關分析報告,加上2次赴日訪問對和牛畜養培育的了解,還有本身研讀日本發展肉年產業相關文獻,李前總統應有深刻體會到必須要先有優秀的肉牛品種,此乃發展我國肉牛產業當務之急。 基於和牛已被世界公認為高品質的肉牛品系,國人對和牛也有高度接受度,為突破臺灣缺乏優秀的肉牛品種的困境,筆者相信與日本關係密切又良好的李前總統,應會有引進日本和牛種牛想法並曾努力過,藉以解決發展我國肉牛產業當務之急,然而不知是日本對和牛種牛的管控嚴格,還是有其他原因之故,終究無法如願將其引進到臺灣。 然而就在臺灣為無法引進優質和牛品種倍感失望之際,2016年11月一次與李前總統於位在天母、有李總統餐廳之稱的興蓬萊餐廳會面時(正確日期未留下紀錄),他很高興告知筆者,機緣巧合下在陽明山擎天崗尋找到外型特徵近似日本但馬牛的19頭牛隻,並在當年9月時已由李登輝基金會全數買下。同時也正透過日本專家進行DNA比對,已確認是屬於日本那一種和牛品系23。再者,因為有了這19頭有日本和牛基因的牛隻作為基礎,可以解決長久以來我國因缺乏肉牛品種,但國外優質肉牛品系又難以取得,致使我國肉牛産業發展陷入困境的問題。當下也要求筆者將此一佳音,轉知斗南鎮農會張總幹事。 日後李前總統不畏年高,多次冒著舟車勞頓,親赴牛隻寄養所在花蓮縣鳳林鎮兆豐農場,以了解19頭被其命名「源興牛」的培育情況。他以實際行動展現出促進臺灣肉牛產業的發展期能解決休耕問題,為其人生最後一役的決心與堅定意志力,由此可見一斑。 準此而言,為臺灣尋找到有「原原種但馬牛」基因的牛隻,並以其為基礎積極推動臺灣肉牛產業之發展,無疑是一生以農業人自居的李前總統,對我國農業最後的一項貢獻。 結論 早在農業金融法通過後,於2003年10月14日陪同李前總統前往林邊鄉農會訪視途中,筆者就向李前總統提出,擬將他促成「1123 與農共生」農民運動與催生制定農業金融法等事蹟,予以記載並披露。沒想到他以和煦的口氣,笑笑對筆者說:「有幫到忙最為重要,如果什麼都要寫,怎麼寫都寫不完。」 此話一出讓筆者的想法只能束之高閣。雖然已事隔多年,但當年李前總統說話的手勢與表情神韻,恍如昨日般還是那麼清晰地一直刻劃在腦海中。 如今哲人已萎,又因不忍這段有著李前總統參與的農業史實,隨著時間久遠而盡成灰燼,所以筆者謹將手邊檔案紀錄,加上與李前總統在農業議題實際互動,依時間序自他總統卸任後與其有密切相關的7項農業事件,詳細地加以文字化,除了讓這段歷史公諸於世永流傳外,更藉以表達筆者對李前總統知遇之恩無盡的感念與追思。 曾有人問過筆者李前總統的農業觀為何呢?謹就和李前總統多年的互動與近距離的觀察、體會,筆者認為可用「以人性與人道為經,實踐及公義為緯,交織建構出他老人家的農業觀」一句話予以概括。 「千風之歌 」是李前總統晚年最喜歡的一首日文歌曲,歌詞中闡述著有堅定基督信仰的他,對死亡深深的體悟。祝願已化做千縷微風的李前總統,仍如在世一樣繼續照拂臺灣農業與守護著我國農漁會。 【註解】 18 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於存續期間,應指撥專款處理經營不善之信用部。 19 依據2005年5月31日修法通過的本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本條例修正施行後新增之金融業營業稅稅款,其運用總額以新臺幣1,100億元為限。所以20%做為處理經營不善信用部之用農業金融重建基金專款為220億元。 20 9位成員:蔡宏進(臺大農推系名譽教授) 、楊平世(臺大昆蟲系教授、臺大生物資源暨農學院前院長)、吳榮杰(臺大農經系教授)、郭華仁(臺大農藝系教授兼系主任)、林順福(臺大農藝系助理教授)、李元和(佛光大學經研所所長、前農委會農糧處副處長)、謝銘洋(臺大法律系教授)、胡忠一(東京大學農經博士、農委會企劃處副處長)、丁文郁(台大農推博士、農訓協會高級研究員兼處長)。 21 2017年由李前總統發起成立「源興居生技公司」,係以其臺北三芝的祖厝「源興居」命名。 22 在政策鼓舞下,我國休耕與轉作面積逐年增加,從1997年的14萬多公頃增加到2005年的28萬多公頃,種稻面積相對也從36萬多公頃減少到23萬多公頃,2004年更是首度休耕面積超過種稻面積。 23 2018年經過血液及基因檢測結果,認定該批19頭牛為「原原種但馬牛」,在長期近親繁殖下產生「基因純化」現象,保留了日本但馬牛的原始基因庫。19頭牛由李前總統以其祖厝「源興居」命名為《源興牛》,為了解密源興牛的身世,李登輝與日本和牛專家學者中村佐都志、長嶺慶隆展開研究,確認源興牛與黑毛和牛的遺傳關係,研究結果也以李前總統為第一作者,發表在當年《日本畜產學會報》。此一發現對臺灣肉牛產業與日本和牛發展都有重大意義。 【延伸閱讀】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上篇)/丁文郁 記一段與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農業奇緣(中篇)/丁文郁 *此文後續也將刊登於「農業推廣文彙」。 作者/丁文郁 臺灣大學農業推廣學博士、中華民國農民團體幹部聯合訓練協會高級研究員兼出版處長。經歷:全國農漁會自救會執行秘書、全國農業金庫獨立董事、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評價小組委 員、行政院農業委員農會漁會信用部賠付專款評價小組委員、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肥料價格審議小組

【尋味有機】食農尋根之旅 領略在地風土之美

多數在現代社會成長的孩子們,從未腳踏實地踩踏在田埂上,更別說養鴨餵鵝、割稻插秧,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們每日埋首書桌,學習書本知識,和土地的距離越來越遠,好像已遺忘大地之母的智慧與溫暖。倘若多親近土地,了解土地、食物與人類之間的關係,你會發現,農業不只是糧食生產,也是延續生態環境、農藝文化的實踐。

不只是民主先生——李登輝總統對臺灣農業的貢獻(下)

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於2020年7月30日晚間辭世,享耆壽98歲。他不僅是推動臺灣政治轉型的「民主先生」、求知若渴的哲人總統,更是學有專精的農業經濟專家;他從年輕時就投身農業研究,一生心繫農民,不曾停止對臺灣農業的關懷,多次在臺灣農業面臨轉型的關鍵時刻,擘劃政策協助農民因應各種挑戰,對臺灣農業發展影響深遠。

美豬美牛邊境查驗 陳時中:新品項前三批逐批抽驗

政府擬開放含萊克多巴胺豬肉進口,將針對進口美豬、美牛新品項逐批抽驗,加強邊境抽檢。陳時中18日表示,將對所有進口廠前3批肉品,每批抽驗,再視抽驗結果,逐步放鬆抽驗強度;至於所需經費、人力,現正向行政院申請、逐步擴充。

養豬百億基金用途拍板 穩定豬價每公斤70元至80元綠燈區

農委會、中央畜產會18日與各地養豬協會代表,舉行第二次養豬百億基金座談會,產業界對於百億基金用途表示認同並達成3項共識,包括簡化養豬產業牧場登記證換證程序、農委會負責與環保署協調養豬污水排放問題,以及若有需要即啟動調節措施,維持毛豬拍賣價穩定在每公斤70元至80元的綠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