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臺第一座!食農教育博物館在南投 看見小米穗曆裡的植物世界觀

踏在知本林道之中,小心翼翼的採藤取材。
文/歐北來工作室

座落在信義鄉群山間,全台第一座食農教育博物館梳理了原住民族世代對待植物的智慧,讓一草一木、一藤一花,說這片土地的故事。

「從神話到科學,想和大家談臺灣這塊土地上,植物在生活裡的種種日常。」築點設計主持建築師鍾秉宏,協助臺大實驗林規劃全臺灣第一個以「食農教育」作為主題的博物館,緩緩地從他口中定調出這座博物館的獨特氣質。

踏進展館,木頭香氣撲來,所有的物件無論是直接在木料上輸出、或用木頭搭配天然材質,整個館內有著獨特的氣味。很多東西放進博物館裡都是因為它死了(消失或在消失邊緣),但這裡的展是活的,無論是常設展或特展,採集進來的東西幾乎都還存在,隨著四季更迭。

這是很不一樣的觀點,期許大家走出館外就能直接成為守護的種子。

但也因為如此,整個策展過程受到環境、氣候、海拔轉換與時間壓力的影響,大大提高了採集的難度。負責執行的設計師陳正宗與採集人蔡昇達,憶起上山下海印象深刻的趣事。

從跨族群的常設展,到布農族特展,都傳達著同一個訊息:從材料到物件,製作的不是器物本身,而是向土地學習的智慧。

採集越艱難越深刻

「採黃藤的時候根本是拍『Mission Impossible』,因為黃藤附近很容易有虎頭蜂窩,一個叔叔無意間驚動到蜂窩,所有人開始慢速移動,10分鐘只走了5公尺,怕一個不小心直接成為植物的養分。」全亞洲最毒的大中華虎頭蜂成群拍翅聲響,讓蔡昇達餘悸猶存。

為了採集山薏苡的種子和畫面,因為季節不對,剛好是山薏苡結果的尾聲,踏遍整個海岸山脈,終於在花蓮豐濱山區找到幾株種子還未掉落的野生山薏苡,「當時拍攝團隊差點跪下感謝就在前方的阿美族聖山Cilangasan。」負責錄製植物生長現地狀態和環境音的導演王政一,仍然打從心底感謝。

將田野採集回來的生活智慧、無形文化資產,結合臺大實驗林與其研究人員植物學的專業論述,理性之餘同時創造觀展人的共感經驗。

最特別的還是來自於許多植物的傳說故事,那是原住民族的祖先透過生活經驗,把植物的特點融入故事情節或角色,讓孩子可以深刻記得植物的特性或有無毒性,誤食可能產生的身體反應,「這都不是我們用學術上的專有名詞,就能讓人一輩子記住的深層智慧。」協同策展人鍾秉宏坐在會場搭建的竹屋中,看著由赤楊木疊成的火堆,耳邊播放老人家說著故事的提醒,就像在部落裡聽口傳歷史般那樣真實。

跟著小米穗曆走

布農族特展區中,依循著丹社群中首次發現、全臺灣唯一類象形文字的「小米穗曆」整年時序,導引大家走進布農族的世界觀。走在小米歲時祭儀的同路上,透過各種器物,如祝福小米健康且快速生長的打陀螺工具、專屬小米的祭歌等,去感受對植物崇敬的力量。「其實所有被製成的物件,並不是要告訴大家用途,更重要的是背後人與自然共生的關係。」

製作弓和箭,是為了能夠分享獵物;上山挑選適合的木頭和形狀,只拿適合的枝段,不砍倒整棵樹,讓後代還有工具能繼續使用,每一草一木都是非常珍貴的。負責上山向樹借身體製作弓的臺東知本卑南族卡大地布部落前青年會長高詩捷,手上還持續打磨著剛採回來的箭竹。

卡大地布部落前青年會長高詩捷,傳承自祖父輩的藤編工藝。

超越言語的植物世界觀

展覽當中,也會看到原生植物如何製成材料,最後成為器物的完整過程,以及飲食用途外的祭儀、建築、醫療等功能,植物幾乎扮演了日常中的所有角色。再從神話寓言到真實場景,傳統作法到現代創新,以完整的系統性脈絡整理而成,賦予植物一個全新的觀看角度,看著看著,很容易就讓人在神遊中跌入這座島嶼的任何一處。

同時,因為植物有著強烈的地域性特徵,築點設計同時彙整了南投地區人文體驗的旅行地圖,將食農教育館視為一個基地,期待把人帶進地方,有著更高的共創使命感。如同入口處不斷循環播放的概念影片中,老人家溫柔的嗓音提醒著:「孩子,森林是我們的家,有工具、有食物、有藥材,你要懂得怎麼拿取,但要記得,夠用就好,這是祖先的叮嚀,你記得了嗎?」

本文轉載自《微笑台灣》,原文標題為〈全台第一座食農教育博物館座落南投 原住民族的採集智慧,發現小米穗曆裡的植物世界觀〉